今日微信推荐

今日微博推荐

用“核”防空的疯狂岁月

发布时间:2017-05-21  原作者:李昭辉   点击数:

原创不易 认可价值 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 以及来自空军之翼

射击约翰

  1956年4月,艾森豪威尔总统签署了《防空核武器经费授权法案》,该法案授予了军方“在美国抵御空袭的某些情况下,例如当一架飞机‘发起敌对行为’或表现出‘明显的敌对意图’时”先于敌人使用核武器的权力。1957年,北美防空司令部参谋长厄尔•帕特里奇将军(Gen. Earle E. Partridge)在一次接受《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的采访中不小心透露了该政策的存在,结果在当时引起了很大的轰动。

  对此,美国空军也急于表明,核防空武器不会给地面上的一切造成伤害,因为这些武器的爆炸当量足够小(只有千吨级),且只被用来在很高的高空作战。结果,在1957年7月,美国军方联合原子能委员会(Atomic Energy Commission)在内华达试验场进行了一次实地核试验──从一架专门改装的F-89战斗机上发射了一枚核空对空火箭弹。

  防空司令部的新闻发言人亚瑟•奥德菲尔德上校(Col. Arthur B. Oldfield)后来回忆说,帕特里奇将军当时指示他在介绍“妖怪”核火箭弹时使劲夸奖一下。他说,帕特里奇将军“想要让这款武器‘变得家喻户晓’”。有5位在防空司令部工作的军官在听说了这项任务后表示愿意自愿站在“妖怪”核火箭弹爆炸火球的下方以亲自证明这款武器不会对地面上的人员造成伤害。这次实验行动的代号为“射击约翰”(Shot John)。

“射击约翰”试验中“妖怪”核火箭弹爆炸后产生的“蘑菇云”
“射击约翰”试验中“妖怪”核火箭弹爆炸后产生的“蘑菇云”

  “妖怪”核火箭弹将在指定的“空中零点”(air zero,这是一个专用名词,用来指代原子弹在空中的爆炸中心点)被引爆 ──位于5名志愿者和1名空军摄影师头顶上方18000英尺(约5500米)的空中。这些军官们站在一块写有“地面零点 5人”(ground zero population 5)字样的纸板旁边,这块纸板是一张衬衫包装里面的硬纸板,上面的字样是奥德菲尔德上校亲手写上去的。

  诺曼•班丁格尔少校(Maj. Norman Bodinger)通过无线电向这次试验的指挥中心汇报着具体的过程。他的通话在冲击波袭来时暂时中断了(译者注:原文如此,似乎说在核电磁脉冲的影响下无线电通话中断要更合适一些)。地面上的观察员们在核爆炸过后经历了短暂的“恢复期”,接着他们开始相互兴奋地握手并围在一起庆祝。

照片中的这5人就是那5名愿意担任志愿者的美国空军军官。1957年7月19日,一枚“妖怪”空对空核火箭弹在内华达州测试场的上空被引爆了,爆心就位于这5名志愿者的头顶上方。这次试验也是美国空军试图在部署核武器时“更加公开”的一部分(译者注:原文用的是“out in the open”,这里似乎是借用了狄更斯的那句名言“It is out in the open, and therefore under control”,大意是“公开以便于控制”)。旁边就是那块写着“ground zero population 5”的纸板
照片中的这5人就是那5名愿意担任志愿者的美国空军军官。1957年7月19日,一枚“妖怪”空对空核火箭弹在内华达州测试场的上空被引爆了,爆心就位于这5名志愿者的头顶上方。这次试验也是美国空军试图在部署核武器时“更加公开”的一部分(译者注:原文用的是“out in the open”,这里似乎是借用了狄更斯的那句名言“It is out in the open, and therefore under control”,大意是“公开以便于控制”)。旁边就是那块写着“ground zero population 5”的纸板

  这种测试在今天几乎是难以想象的,可在当时却得到了猎奇媒体铺天盖地的新闻报道。“他们(志愿者)说,他们所经历的一切不过是‘突然间的来自空中的冲击,以及像打雷一样的拍击声’”,《纽约时报》在第二天这样报道说。“志愿者们在核爆炸后的一个小时内始终在现场并开着盖革计数器,他们表示几乎无法检测到落下的放射性尘埃。”《时代》杂志描述说志愿者们先是看到了一个“火球”,接着火球变成了“玫瑰状,或者说甜甜圈形状的云”。

《时代》杂志描述说志愿者们先是看到了一个“火球”,接着火球变成了“玫瑰状,或者说甜甜圈形状的云”
《时代》杂志描述说志愿者们先是看到了一个“火球”,接着火球变成了“玫瑰状,或者说甜甜圈形状的云”

  班丁格尔少校和他的同僚们在当年举办的美国空军协会全国大会(Air Force Association National Convention)上受到了隆重的款待,而且他们参加“射击约翰”的试验经历也导致他们受到了许多其他演讲会场的邀请,他们和奥德菲尔德上校在这些演讲中把美国的核防空系统大大地夸奖了一番。

  到了第二年(1958年),已经有268架F-89战斗机进行了必要的改装,包括翼下挂架和火控系统方面的改装,目的是为了能发射“妖怪”核火箭弹。随着F-101战斗机和F-106截击机相继在1957年和1959年进入美国空军服役,这些飞机也进行了相应的改装,以便能够挂载AIR-2A核火箭弹。

  最终,在全美国20个州的空军设施中总共成立了31支飞行部队,装备了约3150枚防空核武器──这些飞机和武器都部署在“警戒机库”附近,也就是说截击机已经加满了油、挂好了弹,并随时准备起飞。

  除非在古巴导弹危机这种例外情况期间(在古巴导弹危机期间,截击机都是直接挂载核火箭弹飞到各个分散机场的),在其他情况下截击机绝不允许挂载核武器飞行。美军条令规定,第一架被派出去与未知飞行器进行接触的飞机必需只挂载常规武器,后续派出的截击机才会装备核武器。

  飞行员和武器操作军官都要在相关模拟器上进行训练,并在不携带核弹头的教练型截击机上进行模拟发射训练。地勤人员也在练习从仓库中取出核武器,并迅速地将其挂载到数目众多的战斗机上。单就F-89战斗机而言,“妖怪”核火箭弹能够相对较为容易且较为迅速地挂载到其翼下。然而,为其他一些飞机挂载核武器是一项艰巨的任务。F-101“巫毒”战斗机和F-106“三角标枪”截击机挂载的MB-1型“妖怪”火箭弹(译者注:“妖怪”在1957年进入美国空军服役时被赋予的代号是MB-1,在1962年被重新命名为AIR-2A,所以会出现前后代号不统一的情况)是内置于机舱中的,要想将火箭弹装进如此狭小的空间,地勤人员需要把自己的身体使劲儿地扭曲。

F-106从弹舱中发射“妖怪”核火箭弹
F-106从弹舱中发射“妖怪”核火箭弹

F-106A使用“妖怪”核火箭弹进行截击的模式
F-106A使用“妖怪”核火箭弹进行截击的模式

最新评论

欢迎广大航空迷投递稿件,内容可以是飞行器介绍、航空史、战史、航空趣闻、飞行器细品图片、与航空有关的文章都可以投稿。

投稿信箱:
arm007@vip.sina.com
afwing@gmail.com

扫一扫关注空军之翼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