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微信推荐

今日微博推荐

“沃森盗窃团伙”,揭秘二战末期美军对纳粹德国航空航天技术和人才的搜刮

发布时间:2018-05-23  原作者:李昭辉   点击数:

原创不易 认可价值 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 以及来自空军之翼

  译者注:本文原文发表在2017年1月份出版的美国《空军》杂志(AIR FORCE Magazine)上,原作者是美国国际和战略关系独立研究所(IRIS)的总裁瑞贝卡•格兰特(Rebecca Grant)。译文所配图片有改动。

韦纳•冯•布劳恩(Wernher von Braun)与一枚“土星5号”(Saturn Ⅴ)运载火箭的合影,照片摄于1969年,地点位于美国佛罗里达州的肯尼迪航天中心(Kennedy Space Center)。美国人是在冯•布劳恩的帮助下才研制成功“土星5号”的。当第二次世界大战在欧洲地区结束后,冯•布劳恩带领着众多德国科学家向美国军队——而不是苏联军队——投降
韦纳•冯•布劳恩(Wernher von Braun)与一枚“土星5号”(Saturn Ⅴ)运载火箭的合影,照片摄于1969年,地点位于美国佛罗里达州的肯尼迪航天中心(Kennedy Space Center)。美国人是在冯•布劳恩的帮助下才研制成功“土星5号”的。当第二次世界大战在欧洲地区结束后,冯•布劳恩带领着众多德国科学家向美国军队——而不是苏联军队——投降

  “二战在欧洲结束时,同盟国各国都派出小组竞相掳获和发掘德意志第三帝国那些最聪慧的头脑。”

背景概述

  在1945年的5月份,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火在欧洲地区还没有熄灭之前,在德国和奥地利边境的哨位上执勤的来自威斯康辛州希博伊根(Sheboygan)的列兵弗莱德•西涅科特(Fred Schneikert)发现一位年轻的德国人正骑着一辆自行车向他驶来。这位年轻的德国人告诉西涅科特说,他的哥哥是纳粹德国V-2导弹的发明者,现在想要向美军投降。

  西涅科特觉得这个年轻人是在胡扯,他告诉这个德国年轻人不要瞎说,不过他还是把这位名叫马格努斯•冯•布劳恩(Magnus von Braun)的德国人羁押了起来,并对他说美国人会对这一切进行调查。

德国V2火箭之父冯·布劳恩博士,很多人把他当做英雄,也有不少人指责他是纳粹的帮凶
德国V2火箭之父冯·布劳恩博士,很多人把他当做英雄,也有不少人指责他是纳粹的帮凶

  到了第二天早上,西涅科特所在的反坦克连已经“收容”了数位来自德国佩内明德(Peenemünde)火箭基地的工程师——他们都在试图越过邻近奥地利的德国边境地区。

  他们的领头人物是韦纳•冯•布劳恩(Wernher von Braun),冯•布劳恩确实是V-2导弹的设计者,他现在希望被美国人俘虏,而不是被苏俄红军俘虏。

美军轰炸机在空中拍到正以4马赫冲向目标的V2
美军轰炸机在空中拍到正以4马赫冲向目标的V2

  在战争结束时,美国人在整个欧洲的范围内四处奔走,意在搜集纳粹德国努力用于战争的科学财富,这种行为在今天也许可以称作是一种“预先扣押”(preoffset)——从Me 262喷气式战斗机的装配钻机到来自佩内明德基地的弹道导弹数据,再到那些科学家本身,这些巨大的飞跃开启了美国空军在战后年代的技术优势。

  随着战争的结束,美国陆军航空队的总司令亨利•H•“哈普”•阿诺德(Henry H.“Hap” Arnold)就已经把他的目光投向了德国技术。

时任陆军航空队司令的“美国空军之父”阿诺德将军在结业典礼上检阅女飞行学员
时任陆军航空队司令的“美国空军之父”阿诺德将军在结业典礼上检阅女飞行学员

  阿诺德成立了“航空技术情报小组”(Air Technical Intelligence teams),小组在整个战争期间都在监测敌方的技术进展。阿诺德将军的顾问西奥多•冯•卡门(Theodore von Kármán)一俟战争结束就组建了一个由众多渴望对德国的先进科技加以发掘利用的科学家组成的智囊团。在1944年底,“航空技术情报小组”开始在位于俄亥俄州的赖特空军基地(Wright Field)开列由他们最想要的德国飞机组成的“黑名单”。

  传记作家狄克•A•达苏(Dik A. Daso)在《空天力量杂志》(Air & Space Power Journal)中这样写道,阿诺德将军“意识到美国及其盟国绝对称不上是在领导着世界军事航空的发展”。在二战开始前,面对发动机和飞机科研活动的快速创新,美国在设计方面已经滞后了,美国工厂仅仅在产量上才能彻底压倒轴心国。虽然美国在几个关键领域保持着领先地位——例如加密和雷达,但在其他领域美国却是落后的,甚至在战争最激烈的时期也是如此。真正意义上的美国喷气式战斗机直到太平洋战争结束之后才投入使用。

  最令人震惊的是,没有一个胜利的同盟国可以在火箭研发团队方面与纳粹德国相匹敌,德国人的V-2导弹已经对伦敦和低地国家构成了巨大的威慑。在打击固定目标时,这款导弹的速度和突防能力使其具有巨大的破坏力。

V2飞弹造价比较高,大约12万马克,换句话说,德国发射的3000多枚V2飞弹仅仅制造费用就花费了4亿5000万马克,这个代价偏高
V2飞弹造价比较高,大约12万马克,换句话说,德国发射的3000多枚V2飞弹仅仅制造费用就花费了4亿5000万马克,这个代价偏高

  时任盟军最高统帅的德怀特•D•艾森豪威尔将军推测说,如果德国人在六个月前就研制完成V-2导弹的话,那么作为诺曼底登陆集结地域的朴茨茅斯(Portsmouth)和南安普敦(Southampton)将被列入德国人的打击目标,代号“霸王行动”(Operation Overlord)的诺曼底登陆“也许早就一笔勾销了”,艾森豪威尔在他1948年的战争回忆录中这样写道。

  身在华盛顿的参谋长联席会议(Joint Chiefs of Staff)给艾森豪威尔下达的命令是“保存并搜集在你控制之下的与德国军事研究组织有关的记录、计划、书籍、文件、文献、函件,以及科学、工业和其他情报及数据,并保护它们免遭破坏。”

  欧洲战区空中力量指挥官卡尔•安德鲁•“图伊”•斯帕茨将军(Gen. Carl A. “Tooey” Spaatz)命令所有“不承担关键作战职责”的人都要帮助搜寻能够“在进行对日战争的过程中提供物质援助”的“技术和科学情报”。

  首个用来发掘利用德国技术的总体方案的名字是“遮盖计划”(Operation Overcast),在这项庞大的计划下,美国陆军航空队(AAF)自身的分计划称为“‘精力充沛’行动”(Operation Lusty),该行动的代号“精力充沛”(Lusty)是“纳粹德国空军科学技术”(Luftwaffe Scientific Technology)这几个词的缩写。

  “精力充沛”行动始于1945年4月22日,这时美军的战时技术情报小组与新成立的“科技搜集开发部”合并到了一起。该倡议将得到了时任陆军部副部长空中力量助理的罗伯特•A•洛维特(Robert A. Lovett)以及阿诺德将军、斯帕茨将军和其他人士的高度支持——在“其他人士”中,就包括柯蒂斯•E•李梅(Curtis E. LeMay)将军,他将在战争结束后的一年间担负起领导研究和开发工作的职责。

柯蒂斯•E•李梅将军
柯蒂斯•E•李梅将军

最新评论

欢迎广大航空迷投递稿件,内容可以是飞行器介绍、航空史、战史、航空趣闻、飞行器细品图片、与航空有关的文章都可以投稿。

投稿信箱:
arm007@vip.sina.com
afwing@gmail.com

扫一扫关注空军之翼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