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微信推荐

今日微博推荐

“网线袋”突袭塔兰托77周年

发布时间:2017-11-09  原作者:李昭辉   点击数:

原创不易 认可价值 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 以及来自空军之翼

好运气,坏运气

  由于发生了一系列意想不到的突然事件,导致空袭机群的构成和空袭时间都发生了改变。1940年10月18日,也就是在预定要发起空袭任务的前3天,一位机械师在为其中一架“剑鱼”安装辅助副油箱时失手掉落了一件工具,此举擦出的火花引发了一场火灾,大火烧毁了2架飞机,并严重毁坏了另外3架飞机。

  空袭必须被推迟──在11月中旬以前,不会再有满月的夜晚了,而满月的辉光将使机组人员能够更好地看清塔兰托港内的情况,并在黑暗中返回航空母舰。行动日期被重新安排到了11月11日,而且参加行动的飞机数量也被迫削减了。

  接下来的一场事故发生在11月初,当时人们发现“鹰”号航空母舰需要紧急维修,原因是在夏季作战期间,“鹰”号航空母舰的船体受到了近失弹爆炸的冲击,这损坏了船内输送航空燃油的管道。由于发生火灾或爆炸的危险是如此之大,以至于“鹰”号被迫从作战行动中撤出。

  “光辉”号成了唯一一艘参加此次空袭的航空母舰。在11月9日至10日的若干事故中,该舰又损失了数架飞机,最终导致“光辉”号上搭载的空袭部队只剩21架“剑鱼”可用了。

英国皇家海军的“光辉”号航空母舰
英国皇家海军的“光辉”号航空母舰

  不过,这些不幸又被英国人经历的几件充满了好运气的事情所抵消了:最初,塔兰托港得到了90个防空气球的保护,这些防空气球系在钢丝绳上,可以将在低空飞行的飞机的机翼撕下来。然而在11月6日,60个气球在一场风暴中丢失,而且一直未能得到补充。意大利人只剩下了30个气球,他们把系留气球的钢丝绳间距增加到了900英尺(约274.32米)──这是此前钢丝绳间距的三倍,这就使得英军的“剑鱼”有足够的空间在这些防空气球之间进行来回穿梭。

这就使得英军的“剑鱼”有足够的空间在这些防空气球之间进行来回穿梭
这就使得英军的“剑鱼”有足够的空间在这些防空气球之间进行来回穿梭

  1940年11月11日,即发起空袭行动的当天,意大利人在海上安排了一场炮术演习,并且把当天早上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完成“去掉舰艇周围的防鱼雷网”这一艰巨的任务上了。这次演习后来被取消了,但防鱼雷网却并没有被重新安装回去。

  另外,在“MB8行动”(译者注:“MB8行动”是英国皇家海军于1940年11月4日至11日期间在地中海开展的一系列行动的总称,有多支部队参加,其最终、也是最主要的内容就是突袭塔兰托)这一更广泛的大背景下,“光辉”号航空母舰的行踪被隐藏了起来。在其他一系列意在分散意大利人注意力的行动中,一大批巡洋舰和驱逐舰将稍微先行于“光辉”号,并进入了“光辉”号航空母舰和塔兰托港之间的海域。

  由于10月18日的火灾而导致的行动推迟直接把对塔兰托港的突袭行动推迟到了意大利入侵希腊的10月28日之后,这进一步掩护了英国舰队的活动。

“剑鱼”出击

  1940年11月11日,在袭击发起前几个小时,一架从马耳他起飞的英国皇家空军的侦察机飞临了塔兰托港,并确认意大利舰队仍然在港内:停泊在内港和外港中的共有6艘战列舰、9艘巡洋舰、28艘驱逐舰以及数艘其他船只。

  “剑鱼”被分成了两个攻击波,因为“光辉”号航空母舰一次只能放飞12架“剑鱼”式飞机。第一攻击波由肯尼思•威廉姆森海军少校(Lt. Cmdr. Kenneth Williamson)率领,在11月11日晚上8点30分起飞,编队共包括12架飞机,其中6架挂载着鱼雷,4架挂载着炸弹,另有2架挂载着照明弹和炸弹。

  在途中,他们遇到了浓雾。中队里的大多数飞机按照标准命令爬升到了更高的高度,以飞到浓雾上方,但伊恩•斯韦恩海军上尉(Lt. Ian Swayne)并没有这样做。斯韦恩上尉与其他人失散了,他认为自己已经落后了,于是在较低的高度快速飞往塔兰托港,打算补上被别人落下的时间。事实上,斯韦恩上尉飞得太超前了,他比他的同僚们提前15分钟抵达了战场,结果他惊动了港内的防空部队,后者纷纷从岸上的高炮阵地朝空中开火射击。

  意军的声音检测装置在斯韦恩上尉离塔兰托港还有一段距离时就捕捉到了他的行踪,但附近却没有意大利空军的夜间截击机。事实上,在那天晚上,意大利人连一架战斗机也没有起飞过,这对于速度很慢的“剑鱼”的生存和突袭成功是至关重要的。

英军空勤人员正在接受关于费尔雷“剑鱼”式鱼雷轰炸机如何投放鱼雷以及飞机上安装的投放机构如何工作的指导,地点是苏格兰的克雷尔(Crail)
英军空勤人员正在接受关于费尔雷“剑鱼”式鱼雷轰炸机如何投放鱼雷以及飞机上安装的投放机构如何工作的指导,地点是苏格兰的克雷尔(Crail)

  一俟威廉姆森少校麾下的最后一架飞机离开了母舰,“光辉”号上的舰员们就开始迅速把组成了第二攻击波的9架飞机提升到了甲板上──在这9架飞机中,5架挂载着鱼雷,2架挂载着炸弹,另有2架挂载着照明弹和炸弹。第二攻击波由黑尔海军少校(Lt. Cmdr. J. W. Hale)率领,于晚上9点20分开始起飞。

  最后起飞的2架“剑鱼”在甲板上滑行时机翼撞到了一起。莫福德海军上尉(Lt. W. D. Morford)顺利地起飞了,但爱德华•克利福德海军上尉(Lt. Edward W. Clifford)的飞机却被留在了甲板上,直到维修人员修好了他的飞机所受的损伤为止,整个过程大约花费了15分钟。克利福德海军上尉最终还是驾机起飞了,并希望能赶上其他飞机。

  与此同时,莫福德海军上尉的飞机却遇到了问题:碰撞给他的飞机造成的损害比肉眼可见的要更加严重──飞机上用来固定副油箱的皮带脱落了,副油箱落到了海里。莫福德海军上尉被迫终止任务并返回了航空母舰。

  现在,用来执行任务的“剑鱼”的数量下降到了20架,而且其中1架已经提前飞到了塔兰托,还有1架要晚到一会儿。

最新评论

欢迎广大航空迷投递稿件,内容可以是飞行器介绍、航空史、战史、航空趣闻、飞行器细品图片、与航空有关的文章都可以投稿。

投稿信箱:
arm007@vip.sina.com
afwing@gmail.com

扫一扫关注空军之翼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