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微信推荐

今日微博推荐

B-52在柬埔寨的“影子战争”

发布时间:2017-12-07  原作者:李昭辉   点击数:

原创不易 认可价值 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 以及来自空军之翼

“越共庇护所”

  西哈努克此时已经在怀疑他与北越和越共所做的这笔“交易”了——北越方面派出了30多万人的军队,占领了柬埔寨北部的几个省份,并把当地的大部分柬埔寨人都赶了出去。考虑到被越南统治这一历史上就存在过的威胁,西哈努克打算做两手准备了:在1968年,他几乎是“邀请”美国人发起了进攻。

  “我们不想在柬埔寨的土地上有任何越南人”,西哈努克对前来的一位美国使节这样说道。“如果你们能解决我们的问题,那么我们将会非常高兴。我们并不反对(美军)在无人居住的地区(对越共)穷追不舍。我想要你们迫使越共离开柬埔寨——在那些没有柬埔寨人口居住的‘无人区’,在这种情况下,我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尼克松在入主白宫之后倾向于采取行动(译者注:尼克松在1969年1月20日正式就任美国总统)。据基辛格所说,早在举行就职典礼前,还在致力于竞选活动的尼克松就给他发来过一张便条,要求他提供一份关于柬埔寨的报告,而且尼克松还说:“我们正在采取什么行动——如果有的话——来摧毁(越共)在那里的建设活动呢?”

B-52地毯式轰炸留下的弹坑
B-52地毯式轰炸留下的弹坑

  1969年2月,美国军事援助越南司令部(Military Assistance Command)的克赖顿•艾布拉姆斯将军(Gen. Creighton W. Abrams)再次要求轰炸位于柬埔寨境内的“越共庇护所”。美国驻南越大使埃尔斯沃思•邦克(Ellsworth Bunker)支持这一提议,但国务卿威廉•罗杰斯(William P. Rogers)和国防部长梅尔文•莱尔德(Melvin R. Laird)则表示反对。

  尼克松在回忆录中说:“他们担心,如果我把战争扩大到柬埔寨,就会引发国会和媒体的愤怒。”实际上情况并非如此。莱尔德反对的是“保密”,而不是“轰炸”。莱尔德说:“我全心全意地希望能空袭位于柬埔寨境内的那些目标,但我希望将这一切公之于众。”

  正如基辛格后来所说的那样,保密应该是暂时的。“我们最初的打算是只要柬埔寨或北越方面有所回应就承认我们最初发起的空袭——我们确信柬埔寨或北越方面是会作出回应的”,基辛格这样说道。“可没想到河内方面并没有进行抗议,而西哈努克不但没有表示反对,反而把轰炸当成了一件与他无关的事,因为轰炸发生在完全被北越军队所占领的地区。”

  虽然北越和柬埔寨方面没有作出回应,但美国政府在接下来三年的时间里也始终保守着轰炸柬埔寨这一行动的秘密。

秘密命令

  五角大楼派出一名在运用B-52轰炸机方面有丰富经验的联合参谋军官与基辛格就可能的选项进行了讨论,并最终提出了一个计划大纲。他们认为,定期由关岛起飞空袭南越境内目标的B-52轰炸机(这一任务代号为“弧光行动”)可以用来对轰炸柬埔寨的行动进行掩护:一旦这些B-52轰炸机升空,机组人员就会收到新的目标指示。对柬埔寨的空袭将由地面上的“定点轰炸”(Combat Skyspot)雷达系统控制——该系统将引导着B-52越过柬越边界前往投放炸弹的准确地点。

在“弧光行动”的一次任务期间,一架B-52轰炸机正在投弹
在“弧光行动”的一次任务期间,一架B-52轰炸机正在投弹

  基辛格原本建议,参与行动的B-52机组人员不应被告知他们的真实目的地,但有人告诉基辛格说飞行员和领航员通过飞机上搭载的仪器设备能够知道他们已经飞到了柬埔寨上空。

  那些被认为“需要知道这件事”的人的名单是很短的。在尼克松的指示下,基辛格向国会中的一些领导者简要介绍了相关的情况。在五角大楼里,只有国防部长、参谋长联席会议成员和其他一些人才知晓此事。甚至连美国空军部长和空军副总参谋长都没有被告知此事。

  在美国战略空军司令部里,只有战略空军总司令和一位作战计划人员知道此事;在太平洋司令部以及驻扎在西贡的军事援助越南司令部和第7航空队中,也是只有最低数量的人员才知道此事。在关岛的安德森空军基地,战略空军司令部空中分部的指挥官亲自向执行任务的B-52飞行员和领航员简要通报情况,但其他的机组人员则一个也不通知。所有的此类任务都将在晚上进行。

  上述“任务链”中的一个关键节点是位于南越边和(Biên Hòa,该市是越南南部同奈省的省会,位于西贡市以东30千米处)空军基地的“定点轰炸”雷达站,该雷达站由战略空军司令部的人员操纵,但处在第7航空队的作战控制之下。1969年时边和空军基地雷达站的主管是哈尔•奈特少校(Maj. Hal Knight)。

  在执行这类任务的前一个下午,一位特殊的信使会把所要轰炸的新目标装在一个扁平的马尼拉纸信封里并带给奈特少校。奈特少校手下的雷达操纵人员会准备好计算机和输入数据的磁带,并在当天夜间晚些时候将目标坐标传送给B-52轰炸机。在空袭完成后,奈特少校会收集并烧毁每一张写有实际空袭地点的纸片。在之后撰写的空袭报告中,奈特少校会在“原始轰炸目标”一项中填上位于南越境内的地理坐标(译者在这里忍不住想评论一句:可见即便是那些所谓的“原始资料”有时候也是不可信的)。

  正如越南战争时期美军第2野战部队(Field Force Ⅱ)的指挥官小布鲁斯•帕尔默陆军上将(Gen. Bruce Palmer Jr.)在他的《二十五年战争》(The 25-Year War)一书中所说的那样,这套体系“把军方置于一个不可能的位置上,即针对一场完全合法的战时行动而彻底对公众撒谎”。这种做法对“让敌人无法知道这一行动”没有任何作用,因为我们必须让敌人知道这一切;这一决定在“提高参战机组人员发动空袭时的安全”方面也没有丝毫的作用。

最新评论

欢迎广大航空迷投递稿件,内容可以是飞行器介绍、航空史、战史、航空趣闻、飞行器细品图片、与航空有关的文章都可以投稿。

投稿信箱:
arm007@vip.sina.com
afwing@gmail.com

扫一扫关注空军之翼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