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微信推荐

今日微博推荐

红尾(第五章)——美国陆航第332战斗机大队

发布时间:2013-04-14  原作者:双垂尾骑士   点击数:

原创不易 认可价值 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 以及来自空军之翼

第五章 从地平线到云层上

  为了支援盟军对法国南部发起的“龙骑兵”行动,第 332 大队受命执行一系列的对地攻击任务,同时还要兼顾无尽的轰炸机护航任务。8 月 12 日开始了第一次行动,代价巨大。

  为了保证登陆顺利,第 332 大队的被派去敲掉马赛(Marseilles)港周围的德军雷达站,所有四支中队都被分配了具体目标——这些目标结果被证明防护森严。第 99 中队的目标在蒙特皮雷尔(Montpelier)和赛特(Sete),需要摧毁这处雷达站。在扫射过程中,新人迪克.马孔(Dick Macon)少尉的座机下方被击中,他在低空跳伞,飞机撞入一栋房屋。他肩膀复合骨折,4 节颈椎骨折,迅速被俘。

  第 302 中队的目标那波尼(Narbonne)和留卡特(Leucate)的雷达站,需要扫射主要目标和附近的设施。在他们接近目标时,阿尔东.巴拉尔德(Alton Ballard)、维吉尔.理查德森、约翰.丹尼尔斯和亚历山大.杰弗森的 4 机编队在 15,000 英尺遭到高炮的猛烈射击。“我向后寻找杰弗森时,注意到前方丹尼尔斯的飞机开始冒烟。”理查德森说——丹尼尔斯的“野马”坠入港中。理查德森拉起并跟着巴拉尔德飞行时,杰弗森也被击中了。迫使他跳出正在燃烧的野马,很快被德国人俘虏,和马孔、丹尼尔斯关在了一起。

  第 100 中队要关照马赛和克罗尼角(Cape Couronne)之间的 3 座雷达站,摧毁了全部目标。同时第 301 中队攻击土伦地区的目标,包括有一个雷达站。雷达天线在扫射中倒塌,但是约瑟夫.戈登和朗顿.约翰森中尉被高炮击落身亡。

  第二天,在 61 架飞机完成了为轰炸阿维格农地区铁路桥梁的第 304 联队的护航任务后,大队又接到一个扫射任务。第 301 和 302 中队攻击卡普博兰克(Cap Blanc)、卡梅拉特卡佩特(Camerat Capet)和拉齐奥塔特(La Ciotat)的雷达站,第 99 和 100 中队在土伦(Toulon)进行战斗机清扫。卢克.威瑟斯(Luck Weathers)中尉和第 301 中队的另两名飞行员攻击了一个雷达站,并看着雷达天线倒下去。第二个小队冲过头了,所以他们扫射了附近的 6 栋小房子。

  同时第 302 中队的第一个小队在低空攻击了一个 6 厘米波长雷达天线,目击到碎片和火花溅落,然后继续扫射附近的一处重机枪阵地。在扫射任务中损失了两架飞机,克拉伦斯.阿伦中尉在艾尔巴(Elba)上空从受伤的座机里跳伞。很快被救起,还有罗伯特.奥尼尔在土伦附近的海滩迫降并被自由法国部队救走。

  此时在附近的战斗机清扫任务中第 100 中队的一个小队迷航。当他们试图摸清方向时,2 架 Bf 109 和 2 架 Fw 190 从上方 5 点钟方向冲下来,“野马”转向攻击者,并极力摆脱这场伏击。乔治.罗德斯中尉发现正处于射击位置,以 15~20 度的偏角向一架 Fw 190 射击了几次。福克-沃尔夫的左翼被打断,侧翻着栽向地面。

  8 月 15 日大队又回到高空的轰炸机身边,64 架“野马”护送第 55 联队前往法国南部的蓬圣.埃斯普利特(St Esprit)、道扎雷(Douzare)、拉泰尔(Le Teil)、鲍格(Bourg)和圣.安蒂尔(St Andeal)。有两架德机出现在视野内,但距离太远没有拦截。威尔森.伊格尔森中尉的座机被高炮中发动机冷却液泄露,但是他没有放弃“野马”直到“灰背隼”发动机停车后才跳伞。此时他已在盟军占领区上空,一队美军看到了他跳伞。他步行半英里到附近的公路上,大兵们已经在吉普车上等着他并把他直接送回拉米特里。

拉米特里机场被 15 航空军用来作为轰炸机的紧急降落机场,然而狭窄的跑道需要轰炸机飞行员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才能安全降落。照片中,332FG 大队的飞行员在一架前来拜访的轰炸机边合影

  第二天,在护送第 55 联队前去轰炸德国奥伯尔拉蒂拉赫化学工厂时,又有一名飞行员被迫跳伞。第 99 中队的赫尔伯.特克拉克(Herbert V Clack)中尉是中队的一个小队领队,被高炮击落。他逃避了德军的追捕,被意大利北部的抵抗组织营救,1945 年 5 月 7 日战争刚结束时归队。

  8 月 17 日,55 架“野马”为轰炸普罗什耶蒂的第 304 联队护航。包括路易斯.普尔奈尔座机在内的两架高炮击中,迫降在南斯拉夫海边的维斯(Vis)岛上,被紧急营救。

1944 年 8 月 17 日,路易斯.普尔奈尔(Louis Purnell)的座机在普罗什耶蒂上空被击中,最后在南斯拉夫的维斯岛上成功迫降

  两天后 50 架 P-51 护送第 47 联队再次前往普罗什耶蒂。威廉·托马斯中尉在起飞后 20 分钟就迫降在皮亚诺萨岛。托马斯获空投救生艇营救归队。

  8 月 20 日的战斗证明了第332大队逐渐上涨的声望和敌人反抗的减弱。59 架“野马”掩护第 5 联队前往波兰奥斯维辛(Osweicim)炼油厂。大队遭遇 18 架 Bf 109 和 Fw 190 的威胁,他们排队攻击最后的 P-51 小队,但是当 4 架“野马”转向他们时,德机四散逃走了。

  第二天埃尔文.劳伦斯上尉率领 52 架“野马”为轰炸维也纳旁柯尼堡(Kornenburg)石油精炼厂的第 55 联队护航。轰炸机抵达汇合点时迟到了 18 分钟,劳伦斯命令编队盘旋等待。护航过程中在巴拉顿湖附近发现了 20 架 Bf 109,还有 3 架在高空向轰炸机编队飞去,但被一小队“野马”赶跑了。

  在目标上空一架孤独的“喷火”突然掠过混合编队,并错误地将机鼻指向轰炸机时,大队差点擦枪走火。一小队“野马”对其进行了一次射击通场,无武装的“喷火”赶忙摇摆机翼扬长而去。

  同一天 18 架“野马”在下午为向游击队空投给养的 6 架 C-47 护航。任务平淡无奇,所有飞机都安全返航。

  8 月 22 日,60 架野马为轰炸德国马克尔斯多夫(Markersdorf)机场的第 55 联队护航。目标上空有 14 架 Bf 109 前来拦截轰炸机。其中 7 架组成鲁夫贝里圈(Lufbery Circle,译者注:飞机编队在老旧的航炮时代的典型防御阵型,圈中的所有飞机保持相同的距离朝一个方向水平盘旋,任何一架敌机企图切入其中一架飞机后方攻击时都会遭到后面那架友机的攻击,由一战法国空军拉法叶中队的王牌飞行员劳尔.鲁夫贝里(Raoul Lufbery)发明而得名)。然后俯冲穿过轰炸机编队,但攻击没有成效。威廉姆.希尔和卢克.威瑟斯中尉咬住其中一架,跟近至 250 码,从 24,000 英尺一直打到低空。他们宣称的战果需要等待确认,28 日在照相枪的胶卷冲洗出来后,他们分享了这个战果。

最新评论

欢迎广大航空迷投递稿件,内容可以是飞行器介绍、航空史、战史、航空趣闻、飞行器细品图片、与航空有关的文章都可以投稿。

投稿信箱:
arm007@vip.sina.com
afwing@gmail.com

扫一扫关注空军之翼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