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微信推荐

今日微博推荐

红尾(第四章)——美国陆航第332战斗机大队

发布时间:2013-04-14  原作者:双垂尾骑士   点击数:

原创不易 认可价值 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 以及来自空军之翼

第四章 野马的到来

  当第 332 大队正执行最后的 P-39 任务并换装 P-47 时,5 月 10 日第 99 中队带着久经战火的 P-40L 来到皮格那塔罗(Pignataro)机场,然后先后转场齐安坡(Ciampo)和奥尔贝特洛(Orbetelo)机场并做短暂停留。7 月 3 日中队最终来到拉米特里并正式加入第 332 大队——第 99 中队的一些人并不正面的看待这次调动。

机械师正在修理 P-40L 的灰背隼发动机,这种装备了和 P-51 后期型号一样发动机的 P-40 减少了两挺机枪,增加了 200 磅的装甲

  中队里许多飞行员都认为新大队太嫩并缺乏经验,对与他们一起飞行感到不满。另一些人则认为这是种族主义的逆袭,把他们从白人大队中摘出来然后一脚踢入黑人大队中。

  反过来第 332 大队的一些人担心领导权会被交给第 99 中队经验更丰富的人员,但这并没有应验。从行政观点来看,这样的一个四中队的大队——在陆航中也是少有的,给大队指挥官带来了额外的压力。更糟糕的是,塔斯克基陆航机场没办法训练足够数量的飞行员来满足 4 个中队并组建第 477 中型轰炸机大队的需求,这意味着飞行员们作战时间要远高于其他大队。

  但并不是所有的都是坏事。到 1944 年 7 月,第 332 大队全面从“雷电”换装 P-51B/C“野马”,后者更适合他们在第 15 航空队中要执行的远程护航任务。该机额外的航程和速度是受欢迎的优点。

100FS 中队的 P-51B Rattle Snake 正在拉米特里机场滑行准备起飞,地勤坐在机翼上引导,野马的大鼻子意味着飞机在地面上的视野非常有限

  不同机型间的换装训练依旧存在危险,奥瑟尔.迪克森(Othell Dickson)在训练中表现出色,在拉米特里机场上空表演特技飞行时在做一个倒飞机动时一头栽向地面,当场身亡。对事故原因的推测集中机身油箱上——加满时对重心产生了不利影响,导致迪克森不能从那个机动中改出。

马克.罗斯(Mac Ross)是塔斯克基的第一批毕业生之一,但是这并不妨碍他的同期生本杰明.戴维斯将他从 301FS 中队作战指挥官的位子上解职。1944 年,罗斯驾驶野马在俯冲时撞山身亡。传闻那是罗斯因为被解职而想自杀,但实际的情况是供氧系统失效

  “野马”的到来恰逢本杰明.戴维斯上校正在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解除第 301 中队指挥官查尔斯.迪波的职务,取代他的是第 99 中队作战经验丰富的李.雷福德,后者刚刚归队开始第二轮执勤。迪波没有达到戴维斯对其“空中领导能力”的期望,指挥官表示。戴维斯还解除了塔斯克基的同期生马克.罗斯第 301 中队的行动长官的职务。

二战中所有战果杰出的陆航作战单位都有一个共同点----一位强大受人尊敬的领导,他几乎每次都和队友们一起飞行。332FG 大队很幸运有本杰明.戴维斯这样的军官来担任联队长

  “野马”的到来提升了大队的士气,作为信心的象征,地勤们将所有野马的尾巴涂成了红色。“我希望美军轰炸机知道我们是来为他们护航的。”赫尔伯特.卡尔特尔说。“红尾巴也能让德国人知道是谁在护航。”

  1944 年 7 月 4 日,第 332 大队第一次驾驶“野马”执行任务——派出了 40 架飞机为第 5 和 47 轰炸联队护航。戴维斯上校领队,但是因无线电故障把指挥权移交给克劳德.戈万(Claude Govan)中尉。7 月 5 日第 100、301 和 302 中队派出 52 架 P-51 执行护航任务。所有飞机安全返航,但有 4 架飞机因为燃料不足降落在科尔西卡(Corsica)。机群发现 2 架 Bf 109,但德国人并试图攻击轰炸机,也没有把护航的“野马”诱离轰炸机。7 月 6 日 37 架 P-51 护航第 47 联队前往拉提萨纳(Latisana)和塔格里阿门托/卡萨尔萨(Tagliamento/Casarsa),第二天 47 架野马掩护了对维也纳的轰炸,所有飞机都安全返航。

查理.海尼斯(Charley Haynes)、詹姆斯.谢帕德(James Sheppard)、弗兰克.布拉德利(Frank Bradley)正准备给 P-51 挂上空的副油箱,副油箱对于 332FG 大队来说是必须的,因为他们的绝大多数任务都要飞越阿尔卑斯山

  当大队的其他年青中队忙于执行任务时,第 99 中队收到首批 P-51B/C。7 月 8 日老手们开始熟悉新飞机。

  同时大队的其他人渴望能遭遇德国空军,7 月 8 日他们中的一人达成了愿望。当天第 100、301、302 中队派出46架野马为轰炸慕尼黑多尔夫机场的第 306 联队护航,轰炸吸引了 15-20 架德机升空。在他们遭遇第 332 大队前先被一队 P-38 拦截。一架 Bf 109 摆脱了 P-38 在目标上空向埃阿尔.谢拉尔德(Earl S Sherrard)中尉发起攻击。谢拉尔德左右躲闪避开攻击,最后在漫长的追逐中甩掉了德机。

  不幸的是,Bf 109 刚从视线中消失谢拉尔德又遭到 P-38 的攻击,他被迫重复规避机动。摆脱“闪电”后谢拉尔德驾驶“野马”降落在前进机场,飞行员筋疲力尽,燃料光了。7 月 9 日第 100、301 和 302 中队的 32 架 P-51 为轰炸罗马尼亚普罗什耶蒂油田康科尔迪亚.维伽(Concordia Vega)炼油厂的第 47 联队护航——这将成为了大队经常光顾的地方。他们发现了 2 架 Fw 190 和 2 架 Bf 109 起飞拦截,却再次被其他大队的 P-51 拦截。

  此时第 99 中队正在“野马”较劲。7 月 10 日,几天前刚成为大队行动长官的马克.罗斯在驾驶 P-51B(42-106552)在缓慢下降过程中撞山身亡。调查发现了小小的生理学证据——供氧系统似乎的确发生了问题。第二天在换装飞行中,利昂.罗伯特斯上尉驾驶着 P-51C(42-103913)从高空坠入海中。事故原因再次推测在供氧设备上,在罗伯特斯坠机前他已经执行了 116 架次作战任务。

1944 年夏,99FS 中队飞行员的合影,从左至右分别是克拉伦斯.达特(Clarence Dart)、埃尔伍德.德莱弗(Elwood T Driver)、赫伯尔.豪斯顿(Heber Houston)和阿尔瓦.坦普(Alva Tample)

最新评论

欢迎广大航空迷投递稿件,内容可以是飞行器介绍、航空史、战史、航空趣闻、飞行器细品图片、与航空有关的文章都可以投稿。

投稿信箱:
arm007@vip.sina.com
afwing@gmail.com

扫一扫关注空军之翼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