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微信推荐

今日微博推荐

红尾(第三章)——美国陆航第332战斗机大队

发布时间:2013-04-14  原作者:双垂尾骑士   点击数:

原创不易 认可价值 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 以及来自空军之翼

第三章 “飞蛇”和“雷电”

  1943 年 12 月 22 日,一列火车离开了密歇根州的奥斯科达(Oscoda)机场,向弗吉尼亚州的帕特里克.亨利(Patrick Henry)堡驶去。火车里乘坐的是第 100、301 和 302 中队的人员。在美国塔斯克基和其他基地完成训练后,大队现在由本杰明.戴维斯中校指挥。以他在第 99 中队获得的作战经验来看,一开始这个大队让人失望。他把他们称为飞行员的“鹅群”,“一直在东奔西跑,到不同的学校上课,还不足以作为一个部队飞行。”

1943 年在奥斯科达(Oscoda)机场训练的 332FG 飞行员

  第 99 中队的训练时间有 9 个月,但第 100、301 和 302 中队享受不到这么长的时间。戴维斯指出部队的早期问题就是缺少一批能把经验和态度传授给其他人的训练有素的飞行员和地勤。他们同样还因缺少螺旋桨战斗教练机而出了事故——他们在奥斯科达使用的老旧 P-40C 直接导致了威尔梅斯.萨达特.辛格(Wilmeth Sadat-Singh)和杰尔莫.爱德华斯(Jerome Edwards)少尉的死亡。

  大队最初的指挥官是萨穆埃尔.韦斯特布鲁克(Samuel Westbrook)中校,1943 年 6 月罗伯特.赛尔维(Robert Selway)上校接替了职务,他的工作很有成效——后来在第 477 中型轰炸机大队推行种族隔离政策,有效阻止了该大队的参战。幸运的是,1943 年 10 月赛尔维被戴维斯中校接替,就在圣诞节大队准备开拔前。

戴墨镜者就是罗伯特.赛尔维(Robert Selway)上校

  第 332 大队的第一场“战斗”发生在弗吉尼亚州,当地的一家电影院专门用绳圈出一块地方给有色人种士兵。戴维斯命令愤怒的士兵待在宿舍里,然后警告基地指挥官如果电影院不停止种族隔离的做法他将无法对手下的行为负责。虽然绳索得以拆除,但是气氛依旧紧张直到 1944 年 1 月 2 日大队乘坐运兵船离开为止。在航行中第 99 中队在安齐奥上空的胜利的消息鼓舞的他们的士气。

  32 天后第 332 大队抵达了意大利塔兰托港。“由于轰炸,眼前的景象触目惊心。”萨穆埃尔.寇蒂斯(Samuel Curtis)说。“生锈的船只倾覆在港口,大多数意大利建筑是用石头建造的,先是被美国人轰炸,在盟军占领之后又被德国人轰炸。到处都是白色粉末,空气中弥漫着让人恶心的味道。船停靠在码头时,我们看见这里的人衣衫褴褛,带着小孩。他们到处乞讨并翻检垃圾桶寻找食物。这是让人不安的一幕。”

遍布德军飞机残骸的意大利机场

  2 月 5 日第100中队驻扎在蒙特科尔维诺(Montecorvino)机场,此前装备 P-38 或全新 P-63“眼镜王蛇”传言很快被击碎,在机场上等待他们的是老旧的 P-39。当天该中队就在指挥官罗伯特.屈斯维尔(Tresville)的带领下执行了第一次 P-39 任务。两天后,第 301 和 302 中队分别在查尔斯.迪波和爱德华.格里德(Edward Gleed)的带领下执行了第一次作战任务。

当 332FG 抵达意大利蒙特科尔维诺(Montecorvino)机场,等待他们的却是老旧的“飞蛇”

  驾驶二手 P-39 进行海岸巡逻并不是中队所期盼的任务,飞行员要监视从帕勒莫和珀里卡斯特罗(Policastro)湾到邦吉亚尼(Ponziane)群岛之间的水域。戴维斯称接到任务时就像“脸上被打了一巴掌。”驾驶旧飞机在海洋上空飞行,即便没有敌机相当危险的。

  “我们来到这里真的很兴奋。”萨穆埃尔.寇蒂斯说。“我们将参加战斗并准备大显身手。但是却遭受了第一个伤亡。”第 100 中队的克莱蒙梭.吉文斯(Clemenceau Givings)因发动机故障只能从 P-39 中跳伞,但是他被降落伞的绳子缠住淹死在那不勒斯港。“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个家伙,因为他是中队的一员。”寇蒂斯回忆道。“他是个活泼的家伙,是我们失去的第一人。那天我们返航后他们说‘克莱门死了’,让我十分震惊。那时起我们才真正意识到已身处战区。”

萨穆埃尔.寇蒂斯的 P-39Q 座机 QUANTO COSTA

  2 月 15 日大队发现“飞蛇”很不合适空战。第 302 中队的罗伊.斯班瑟和威廉姆.米尔顿发现一架 Ju 88 在那不勒斯港外的邦萨(Ponsa)角附近执行侦察任务。两人都击中了德国飞机,但 Ju 88 还是能爬升并加速摆脱了追兵。

332FG 的官兵与 P-39 合影

  6 天后第 100 中队转移到卡坡蒂奇诺机场,此时第 99 中队仍隶属于第 79 大队。后者正参加“扼杀”行动,第 332 大队只获得了较低级别的港口巡逻任务。屈斯维尔和格里德在无聊的任务中,且没有得到戴维斯批准的情况下制定了一条靠近安齐奥滩头的飞行路线,希望能发现德国战斗机。

爱德华·格里德在做任务简报

  戴维斯发现后大发雷霆,狠批了屈斯维尔一顿,但是格里德却死不悔改,计划了另一个类似的任务——16 架飞机起飞后先向滩头飞去,然后再转向内陆。由于发动机故障格里德不得不返航,但第 302 中队的行动长官温德尔.普瑞特(Wendell Purit)继续向罗马飞去,此时燃料开始逐渐不足。

  P-39 的直线返航使他们要直接穿过罗马和滩头之间的高射炮走廊,沃尔特.威斯特莫兰德(Walter Westmoreland)的 P-39L(42-4778)被高炮击落,他在跳伞中摔断了腿。由于这次未经批准的行动,愤怒的戴维斯解除了格里德第 302 中队指挥官的职务并把他踢到第 301 中队。梅福林.“红色”杰克森(Mevlin Jackson)继任第 302 中队的指挥官。

332FG 使用的 P-39 的涂装式样

最新评论

欢迎广大航空迷投递稿件,内容可以是飞行器介绍、航空史、战史、航空趣闻、飞行器细品图片、与航空有关的文章都可以投稿。

投稿信箱:
arm007@vip.sina.com
afwing@gmail.com

扫一扫关注空军之翼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