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微信推荐

今日微博推荐

红尾(第十章)——美国陆航第332战斗机大队

发布时间:2013-04-14  原作者:双垂尾骑士   点击数:

原创不易 认可价值 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 以及来自空军之翼

第十章 尾声

  1945 年 6 月 8 日他们在卡托利卡举行了一次庆祝会,庆祝戴维斯上校因在 4 月 15 日作战中的指挥表现而获得银星勋章。几小时后戴维斯和 40 名军官搭上 B-17 返回美国,目标是重新组建 477BG 大队,完成后将吸收 332FG 大队成为 477CG 混合航空大队。

  477BG 大队不断在美国境内迁移基地——更糟糕的是,他们成为了种族主义的公开受害者而迟迟无法部署到战场。这样的轻视从提供不合格的设施到参谋部的决策都存在,第 1 航空军的指挥官弗兰克.亨特(Frank O D Hunter)将军公然表示了敌意,“只要我还掌管这第 1 航空军,就别想有黑人部队混进来。”这是他在 1944 年说的。

  罗伯特.赛尔维(Robert Selway)是 477FG 大队的白人大队长,他帮助亨特完成了目标。在 477BG 大队转移至印第安纳州的弗里曼(Freeman)机场后,赛尔维把军官俱乐部分成白人和黑人。他说 1 号俱乐部为学员开放,他们都是黑人。2 号俱乐部则为教官开放,他们几乎都是白人。1945 年 4 月 5 日 477BG 大队的马斯登.汤姆森(Marsden Thompson)和谢尔利.克林顿(Shirley Clinton)试图进入 2 号俱乐部而遭到逮捕,第二天罗杰.特里(Roger Terry)的尝试也没有成功。第二天 58 名黑人飞行员试图从白人指挥官那里争取自己的权利,但全部被宪兵带走。

  4 月 9 日赛尔维命令黑人军官签署一项声明接受他的种族歧视条例,保证不再闯进白人军官俱乐部,101 名军官拒绝签署,4 月 13 日他们被送至古德曼(Godman)机场。

  赛尔维认为自己平息了一场军官暴乱,因为他在得知所有的黑人军官准备在当晚上进入军官俱乐部后关闭了俱乐部。最后 101 名没有签保证书的军官得到了释放,只有最初闯入的 3 人还在关押中。3 人遭军事法庭的传唤,最后判决特里因踩踏宪兵并砸坏俱乐部的门而赔偿 150 美元。90 年代一份官方声明推翻了这次“弗里曼基地兵变”的说法。

  军事法庭结案后,赛尔维被解职,本杰明.戴维斯在 6 月 24 日接替他。477BG 大队第一次由一名黑人指挥官来掌管,爱德华.格里德担任作战指挥官,安德鲁.特纳担任副大队长,基地医护官凡斯.马奇班克斯(Vance Marchbanks)同样来自 332FG 大队,威廉姆.坎贝尔成为了 99FS 中队的新任中队长。7 月 1 日戴维斯掌管古德曼机场,他任命李.雷福德为此基地的作战指挥官。

  他们开始着手训练准备部署至太平洋地区,他们的野马也换成了 P-47N。但二战的结束使一大批飞行员都离开了军队,结果在 1946 年 2 月只剩下了 16 架 B-25H/J 和 12 架 P-47N。3 月他们转移至俄亥俄州哥伦布附近的卢克邦(Lockbourne)基地,那里也是美国陆军航空队唯一的一个黑人基地。

1946 年 2 月,重新换装 P-47N 的 332FG 大队

一架着陆中的 332FG 大队的 P-47N

  他们在机场上的欢迎仪式体现了种族主义是如何地无孔不入,即便是在俄亥俄。哥伦布的《公民》杂志编辑对于黑人的到来充满敌意,声称这仍旧是“白人的国度”,而且完全无法接受美国人的战争居然可以让“仆人”去参加。

  332FG 大队和一群白人雇员之间的敌意开始逐渐强烈,他们害怕因为黑人的到来而丢掉自己的工作。戴维斯上校与这些雇员召开了一次会议,保证他们可以尽可能长时间的在基地工作。“他们成为了我们最重要的盟友和与当地住民公共关系的典范。”

  戴维斯同样也表达了对于自己手下的期待,“我很早就向他们阐述了将要把卢克邦基地建成空军最好的基地的想法。”戴维斯说,“而且在1948年,一份调查报告指出这个基地是空军的模范基地。”

本杰明.O.戴维斯在1953 年担任 51FIW 联队长,驾驶 F-86 参加了朝鲜战争的最后一程,但是未获得战果。他此后相继担任过 12 航空军指挥官和美国空军驻欧洲指挥部的副参谋长,以及菲律宾克拉克基地的指挥官和美国本土打击指挥部的副指挥官。戴维斯于 1970 年 2 月 1 日退休,2002 年 7 月 4 日因饱受老年痴呆症的困扰而去世,享年 90 岁。为了纪念这位杰出的黑人领导,美国加州康普顿建立了一所以本杰明.戴维斯为名的中学,还有俄克拉荷马州克利夫兰的本杰明.戴维斯飞行学校,还有即将在 2012-13 年在德克萨斯州豪斯顿建成的本杰明.戴维斯高中

  1947 年 4 月 477BG 大队在扔掉了 B-25 后并入 332FG 大队,3个月后改称 332FW 联队,规模进一步缩减。美国陆军航空队的种族歧视政策意味着黑人军官和士兵没有多大的发展空间,他们被禁止与白人军官一起竞争工作岗位,只能在他们的工作范围内和黑人竞争——换句话说他们只能在卢克邦工作。

  2 年后这样的情况似乎要结束了——哈里.杜鲁门总统在 1948 年的电台竞选演说中提到美军要对所有士兵一视同仁,不分肤色、信仰和民族。

  但是执行起来还得花上一段时间,而且美国军队的种族歧视习惯抹杀了 332FG 在战时的贡献。

  与此同时他们继续进行飞行训练,1948 年 3 月 28 日 5 架飞机从南卡罗来纳州格林维里(Greenville)旁的肖(Shaw)基地起飞进行武装侦察训练。其中 4 名飞行员的最终目的地是卢克邦基地,除了哈里.斯图亚特(Harry Stewart)。

  “我们在肯塔基州东面飞行,穿过一片雷雨云,我的发动机在 20,000 英尺高度失效了。”他说,“我降到 10,000 英尺后还在云里飞,我知道附近到处都是山。”

  相比撞山的危险,斯图亚特这位执行过 43 次作战任务的飞行员最终选择了跳伞。他打开座舱盖,解开安全带,“我把操纵杆向前推,这样当飞机往下冲时就会把我甩出座舱。”他解释道,“不幸的是一阵乱流把我往后抛,左腿撞上飞机的尾巴,小腿和脚踝两处骨折。”

  斯图亚特降落在肯塔基州的矿山小镇凡.里尔(Van Lear),他的 P-47 从韦伯家的墓地上方飞过坠毁在一个山头上,而这个山头正好可以看到未来歌星洛瑞塔.林(Loretta Lynn)的家。飞机爆炸后留下一个 10 至 15 英尺深的坑。

  “我伤腿上的鞋子也飞了,鲜血直流。”斯图亚特说,“我肯定是被撞晕了,因为我还在想什么时候穿了一只棕色的袜子和一只红色的袜子。”他用自己白色的围巾包住受伤的大腿,然后开始开始如何自救。“我远远地听见一个声音‘Hello!Hello!’我自然也大声的‘Hello!’回应他,我想让他们听见我的呼救。”

  一位名叫拉菲.丹尼尔斯(Lafe Daniels)的平民发现了躺在石壁上的斯图亚特,然后把他放在马背上带回家,并让妻子玛丽清理伤口并重新包扎,然后把他送至潘特斯维里(Paintsville)附近的一家诊所。医生给他打了一针吗啡止痛。斯图亚特说,“眼前冒出的金星和吗啡把我带到了另一个世界。”

  “我清楚地记得村民们在门外排开围观。”斯图亚特说,“镇长首先进来自我介绍,然后是警长和地方警官,还有一位《潘特斯维里先驱报》的记者。”很快当地的报纸都刊登了这则飞机坠毁的消息,只是没有提及飞行员是黑人。

  斯图亚特的雷电也成为社会所关注的对象,空军去坠机地点调查时那架P-47已经被拆得精光,当地村民拿走了所有能拿走的东西,其中包括斯图亚特的帽子、机枪子弹、甚至是螺旋桨,一位佣人说最后一次看见的是洛瑞塔.林的丈夫的吉普车停在旁边。最终村民们用了 3 头驴把残骸从山上拖下来装车并运往阿仕兰德(Ashland),卖了 70 美元。斯图亚特伤愈后重新归队。

  1949 年 4 月新成立的美国空军在拉斯维加斯的卢克基地举办了一次全国性的射击竞赛大会,所有战斗机大队都派出一支代表队前去参加。332FW 联队则派出了哈里.斯图亚特、阿尔瓦.坦普和詹姆斯.哈维(James Harvey),这些飞行员在那里与其它飞行员展开 6 个项目的竞赛——10,000 英尺和 20,000 英尺空对空射击、火箭弹射击、跳弹轰炸、俯冲轰炸和低空扫射。

1946 年参战美国空军射击竞赛的 332FG 大队的飞行员----阿尔瓦.坦普、哈里.斯图亚特、詹姆斯.哈维、和替补哈尔伯特.亚历山大

最新评论

欢迎广大航空迷投递稿件,内容可以是飞行器介绍、航空史、战史、航空趣闻、飞行器细品图片、与航空有关的文章都可以投稿。

投稿信箱:
arm007@vip.sina.com
afwing@gmail.com

扫一扫关注空军之翼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