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微信推荐

今日微博推荐

盛大的演出——记自由法国空军二战最高王牌——皮埃尔.克洛斯特曼

发布时间:2016-09-29  原作者:双垂尾骑士   点击数:

原创不易 认可价值 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 以及来自空军之翼

原载于英国航空杂志《FlyPast》2016年10月号

作者James Holland

双垂尾骑士(译)

  在卡昂(Caen)南部穿过浓厚的云层爬升,7架第602中队的“喷火”Ⅸ收到地面管制员的通知,睁大眼睛,搜索周围未知身份的飞机。穿过云层,他们看见了一群可疑的黑点在云里穿行。时间是1944年7月2日下午16:00前,这些“喷火”驻扎在诺曼底的滨海隆盖(Longues-sur-Mer)。编队长机弗兰克.伍利(Frank Woolley)上尉在无线电里说:“注意,伙计们,准备向左转。”

  这支战前名为“格拉斯哥市”的辅助中队的这7名飞行员里,1人来自澳大利亚、1人来自新西兰、3人来自法国。后者中包括了驾驶MJ305号机的皮埃尔.克洛斯特曼(Pierre Clostermann)上尉,他是一名法国外交官的儿子,出生在巴西,也就让第602中队多国籍飞行员混成性质更加自然。克洛斯特曼此时已经是一名王牌,而且获得过优异飞行十字勋章(DFC),他在1943年离开自由法国空军的第341中队并加入了英国皇家空军第602中队。

皮埃尔.克洛斯特曼在第341中队时的中队长是勒内.穆肖,他在该中队里首尝胜果
皮埃尔.克洛斯特曼在第341中队时的中队长是勒内.穆肖,他在该中队里首尝胜果

来自不同国家的盟军飞行员,后排左四是皮埃尔.克洛斯特曼
来自不同国家的盟军飞行员,后排左四是皮埃尔.克洛斯特曼

  随着他和他的同伴们向左转,克洛斯特曼向上瞥了一眼,被上方大量的敌机吓了一跳。据报告说大约有40架战斗机从他们上方的云层中俯冲下来,他不知道是福克.伍尔夫的Fw 190还是梅塞施密特的Bf 109,但他知道那是德国人。飞机主翼紧张的摆动和编队自然的松散是明白无误的。克洛斯特曼对喜悦和恐惧感到很自然,他把安全带扣紧,在座椅上坐稳了,将脚踩在脚蹬上。恐惧突然间被飙升的肾上腺素和自信所取代,他看着敌机扔下副油箱,散开,并朝着“喷火”俯冲下来。伍利大叫道:“快散开!爬升!”

《The Big Show(盛大的演出)》——皮埃尔.克洛斯特曼的战争,这幅画由亚当.托比(Adam Tooby)绘制,描绘的是1944年7月2日的那场空战
《The Big Show(盛大的演出)》——皮埃尔.克洛斯特曼的战争,这幅画由亚当.托比(Adam Tooby)绘制,描绘的是1944年7月2日的那场空战

利落地一击

  这些敌机是Fw 190,克洛斯特曼拦截了第一支机群,后者的注意力集中在伍利的编队上。他朝这些敌机开火了,看见自己的曳光弹飞了出去。2架Fw 190笔直地朝克洛斯特曼飞来,漫长而又明亮的曳光弹朝他飞来,但是没有击中他。就在他们相互掠过之际,克洛斯特曼发现自己被卷入了一场混战之中。

  在这样的环境下,克洛斯特曼知道他应该去凭感觉,而不是用肉眼发现了一架敌机才进行追击。这次,他选择了一架正在盘旋中的福克.伍尔夫,这架敌机的座舱盖反射的阳光在云层中闪闪发亮。克洛斯特曼紧盯着这架敌机,他等着,向其靠近,但他的对手发现了他,并朝右大过载转向,接着再次爬升,速度很快,而且几乎是垂直的。这架Fw 190翻过身来准备俯冲,可这么做却给了克洛斯特曼向他机腹开火的机会。

  克洛斯特曼的拇指按下炮钮,感到这架“喷火”在2门希斯派诺20mm航炮的震动中反冲。轻微地调整了一下操纵杆,他让航炮瞄准具上的光点跟着这架敌机移动。这名法国飞行员现在距离靠得是如此之近,以至于他可以清晰地看见一切:福克.伍尔夫发动机排气管的蓝色尾焰、翠绿的机身、苍白的底部。突然,这幅清晰的画面震动并解体了,作为安全庇护所的座舱一瞬间变成了碎片。之后,发动机吐出火舌,接下来是火焰,拉着又浓又黑的烟。一秒钟后,克洛斯特曼做出规避机动,躲开这架像流星一样掉下来的德国战斗机。克洛斯特曼写道:“击落一架敌机后,我感到了一阵从未有过的恐慌在抓着我的喉咙。你身上被压抑的能量突然间释放出来,唯一感觉到的就是懒散,你的自信也随之消失了。”

皮埃尔.克洛斯特曼标准照
皮埃尔.克洛斯特曼标准照

直射

  但这场疯狂而又混乱的空战还没有结束,克洛斯特曼回过神来,再一次理清自己的思路,让自己和座机融为一体。很快,他发现出生于阿根廷的肯.夏尼(Ken Charney)正在向一架福克.伍尔夫冲下去,却进入了螺旋俯冲,他飞过去掩护自己的同伴。此时,一道影子从他的座舱里掠过,这名法国飞行员抬头望去,看见一架肚皮油污的Fw 190在上方100英尺处轰鸣。克洛斯特曼收回油门,把德国人套入瞄准具,几乎就在他的正后方,然后开火了。

  机枪子弹和航炮炮弹钻入这架福克.伍尔夫的右主翼翼根处,这架战斗机在剧烈的滑动,然后主翼在一顿乱打中向上折起来,从机身上断裂,倒转过来,朝地面落下去。过了一会儿,又有6架德机向他开火,但克洛斯特曼成功地俯冲转向脱离。他进行了第三次射击,并在第四次射击后打光了所有弹药,这时,敌人决定脱离战斗,消失在南边。克洛斯特曼朝着云层爬升,转向回家:“我沉溺在于隆盖上空获得的2个战果里,给家乡的同伴带来了欢乐。”他是有理由来庆祝的,他声称击落了一架Fw 190,还击伤了4架。

最新评论

欢迎广大航空迷投递稿件,内容可以是飞行器介绍、航空史、战史、航空趣闻、飞行器细品图片、与航空有关的文章都可以投稿。

投稿信箱:
arm007@vip.sina.com
afwing@gmail.com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扫一扫关注空军之翼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