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微信推荐

今日微博推荐

珍珠港事件再回首

发布时间:2016-12-08  原作者:李昭辉   点击数:

原创不易 认可价值 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 以及来自空军之翼

  译者注:本文原文发表在2016年11/12月份出版的美国《空军》杂志(AIR FORCE Magazine)上,原作者是《空军》杂志的特约编辑约翰•T.科雷尔(John T. Correll)。科雷尔曾担任过18年的《空军》杂志主编。译文所配图片有改动。

  “历经七十五年的时光和十次官方调查,人们的怀疑和指控却依旧没有结束。”

往事回首

  珍珠港遭受袭击后,沿着“战列舰大街”散发出的硝烟还没有褪尽,人们的疑问就已经开始了。为什么美国海军和陆军在1941年12月7日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而且几乎是完全没有防备?谁该为此而受到谴责?袭击过后的第二天,海军部长弗兰克•诺克斯(Frank Knox)便专程从华盛顿飞到珍珠港以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问题。

  诺克斯部长在提交给富兰克林•D.罗斯福总统的报告中指责了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赫斯本德•E.金梅尔海军上将(Adm. Husband E. Kimmel)和驻夏威夷陆军部队司令沃尔特•C.肖特中将(Lt. Gen. Walter C. Short),指控的原因是他们在面对攻击时缺乏准备。当年12月16日,金梅尔和肖特被解除了司令的职务,他们二人的军衔也被永久性地降为二星少将。

  同样是在1941年的12月份,在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欧文•罗伯茨(Supreme Court Justice Owen Roberts)的带领下展开了第二次调查,调查结果指控金梅尔和肖特“失职”。 他们两人都被降级退役并被赶出了军界──肖特是在1942年的2月28日,金梅尔是在1942年的3月1日。

  “记住珍珠港!”瞬间成了这个国家团结一致的呼声。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持续时间最久的一句口号,在美国的公众文化中也作为一个符号而流传了许多年。然而,并不是每个人都会以同样的方式记住珍珠港的。

  基本的事实是众所周知的:一支下辖六艘航空母舰的日本机动舰队在人们毫无觉察的情况下抵达了瓦胡岛以北220英里(约350千米)处,当空袭从1941年12月7日这个星期天的清晨7点55分发起时,夏威夷群岛上的美国海军和陆军正在轻松地度周末。

1941年12月7日正在遭受攻击的“战列舰大街”。位于照片中央的正在燃烧的是美国海军的“亚利桑那”号战列舰,该舰之前发生了一次大爆炸,导致1100多名海军官兵遇难。“亚利桑那”号左边的是“田纳西”号战列舰,再左边的是“西弗吉尼亚”号战列舰。“田纳西”号战列舰在空袭中幸存了下来,“西弗吉尼亚”号则被击沉,但不久即被打捞出水并修复
1941年12月7日正在遭受攻击的“战列舰大街”。位于照片中央的正在燃烧的是美国海军的“亚利桑那”号战列舰,该舰之前发生了一次大爆炸,导致1100多名海军官兵遇难。“亚利桑那”号左边的是“田纳西”号战列舰,再左边的是“西弗吉尼亚”号战列舰。“田纳西”号战列舰在空袭中幸存了下来,“西弗吉尼亚”号则被击沉,但不久即被打捞出水并修复

  日本飞机在前后两个攻击波中袭击了珍珠港,以及希凯姆(Hickam)和惠勒(Wheeler)两处机场。8艘战列舰和10艘其他舰船被击沉、倾覆或重创,76架美国飞机被击毁。共有2403人死亡、失踪或伤重不治身亡,另有1178人受伤。

  14名美国飞行员履行了他们的使命,他们驾驶着自己的P-40和P-36战斗机升空并击落了10架参与空袭的日军飞机。

  幸亏美军的航空母舰在海上,否则损失会更惨重。9个小时之后,驻扎在菲律宾的美军部队再次遭到突袭,在菲律宾的美军空中力量都停放在地面上,而且毫无防备。约100架飞机被摧毁或破坏了,美军遭受的伤亡为225人(驻菲美军负责的指挥官几乎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去应对这一切)。

  1942年1月,罗斯福在报纸上发布了罗伯茨的调查报告,许多报纸对此进行了全文刊登。后来人们普遍认为:“失职”的结论太苛刻了,但是因为战时保密,金梅尔和肖特在1945年之前没有任何反驳的机会。

“珍珠港事件”发生时任美国太平洋舰队总司令和美国舰队总司令的赫斯本德•E.金梅尔海军上将
“珍珠港事件”发生时任美国太平洋舰队总司令和美国舰队总司令的赫斯本德•E.金梅尔海军上将

  在此期间,美国海军和陆军又进行了六次调查和讯问,并指出了在相当大范围内发生的错误和过失,不过美国的两大军种(陆、海军)总是认为对方才应该承担更多的关于失职的责难。

  指控首先发生在1944年的总统竞选活动期间,当时,可能是出于政治目的,一些秘密信息似乎要证明珍珠港事件的罪责将“扩展到华盛顿的高层”。散布这些消息的主要是一些零散的政治活动家,而当时身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托马斯•E.杜威(Thomas E. Dewey)与此则没有任何关联。

“珍珠港事件”发生时任驻夏威夷陆军部队司令的沃尔特•C.肖特中将。肖特中将和金梅尔上将两人都因为缺乏准备而饱受指责,并被迫退役
“珍珠港事件”发生时任驻夏威夷陆军部队司令的沃尔特•C.肖特中将。肖特中将和金梅尔上将两人都因为缺乏准备而饱受指责,并被迫退役

  然而,进一步调查的呼声导致美国专门成立了一个“国会联合委员会”对珍珠港事件展开了大规模的调查,听证会从1945年的11月一直持续到1946年的5月。这个委员会所积累的如山的数据和证词仍然是我们今天关于“珍珠港事件”所知道的和所谈论的一切的基本信息来源。

在日军空袭珍珠港时降落在希凯姆机场上的一架B-17轰炸机,从背景中可以看到升起的滚滚浓烟。这架飞机很可能是卡尔•巴特尔默斯中尉(1st Lt. Karl Barthelmess)驾驶的,巴特尔默斯中尉后来在地中海战区服役期间因为作战勇敢而荣膺银星勋章
在日军空袭珍珠港时降落在希凯姆机场上的一架B-17轰炸机,从背景中可以看到升起的滚滚浓烟。这架飞机很可能是卡尔•巴特尔默斯中尉(1st Lt. Karl Barthelmess)驾驶的,巴特尔默斯中尉后来在地中海战区服役期间因为作战勇敢而荣膺银星勋章

  该联合委员会称:“夏威夷群岛上的司令官们所犯的错误是判断上的错误,而不是渎职。”该委员会还承认,华盛顿的陆军和海军高层可以而且应该提供更多的信息。

  不过,这并没有让金梅尔和肖特摆脱被谴责的境地。调查发现,他们没有“根据从华盛顿收到的警告、他们所拥有的其他情报来源和相互合作的指挥原则”来履行他们的职责。

  委员会在报告中指责了夏威夷群岛上的美军指挥层,称他们疏于整合各自的努力并一起工作,没有“在其能力范围内进行有效的侦察”,没有保持一种“战备状态”,还指责他们没有“利用他们的资源击退日本突袭者或减少日军成功的攻击所造成的影响”。

  金梅尔和肖特则继续努力以挽救他们的声誉。肖特在1949年去世,金梅尔在1968年去世,但他们的家人──特别是金梅尔的家人──始终在进行挽回其名誉的活动。美国政府曾时不时地考虑是否应该在退役名单上把金梅尔和肖特晋升到他们最高的战时军衔,但在1957至2015年间美国政府又九次决定不这样做。

福特岛海军航空站的水兵们目睹了在远处的美军“肖”号驱逐舰(USS Shaw)发生的爆炸
福特岛海军航空站的水兵们目睹了在远处的美军“肖”号驱逐舰(USS Shaw)发生的爆炸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一段时期内,出现了一场“修正主义”运动,参与这场运动的人士认为罗斯福事先知道日军的攻击计划,但却故意让它发生,这就是为了实现他个人的目标──裹挟着美国投入战争。更极端的是,一些阴谋论者指责是罗斯福故意挑起了攻击。

  历史学家戈登•W.普兰奇(Gordon W. Prange,译者注:普兰奇博士也是《中途岛奇迹》一书的作者之一)研究珍珠港事件研究了将近四十年。他工作的成果在1982年以《我们沉睡在清晨》(At Dawn We Slept)一书的形式出版,该书的观点基本上与1946年国会联合委员会的调查结果一致。普兰奇的研究被广泛认为是决定性的。

  有关珍珠港事件的争论主要沿着两个大的方向进行:华盛顿和夏威夷的情报官员们在攻击发生前究竟知道些什么?以及,作为他们所了解的一切的结果,他们究竟采取了何种举动?

最新评论

欢迎广大航空迷投递稿件,内容可以是飞行器介绍、航空史、战史、航空趣闻、飞行器细品图片、与航空有关的文章都可以投稿。

投稿信箱:
arm007@vip.sina.com
afwing@gmail.com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扫一扫关注空军之翼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