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微信推荐

今日微博推荐

截断贪婪之手——巴苏空战

发布时间:2013-04-15  原作者:小熊爸爸   点击数:

原创不易 认可价值 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 以及来自空军之翼

  1979 年 12 月下旬,苏联入侵阿富汗。当时,冷战正处于最高潮,苏联的这一举动不可避免地引起了西方世界的惊讶和激动,因为这个举动将间接地影响波斯湾地区的局势,尤其是当美国失去了在该地区最重要的盟友伊朗国王以后——后者在同年二月被革命推翻。然而接下来,除了外交抗议以外,西方列强并没有采取任何实质性的行动来反对苏联,阿富汗人民不得不依靠自己的力量来打击侵略者。

  最初,巴基斯坦军方很担心苏军的南下,但是接下来对苏军动向的情报分析表明,从目前的情况看,苏军并没有对巴基斯坦构成直接威胁。相反,在阿富汗战争的第一年里,苏联人主要是忙于建立据点以及在占领区建立统治秩序。司令部设在土库曼斯坦苏维埃共和国特麦兹的苏联第四军下辖四个航空团,每一个团都装备有 米格-21 战斗机和 米-24 武装直升机,其中的两个团还装备了 米-8 直升机。他们的飞行员接到的指示是“严禁飞进距离巴基斯坦边境线 15 公里的范围内。”实际上,开始的时候苏联人非常担心来自伊朗的干预,这也是为什么他们要在该地区部署大量防空武器的原因。苏联人的这种多虑和保守的策略给了抵抗运动太多的时间,使他有机会组织一系列的起义。很快地,对于巴基斯坦来说,局势变得明朗起来,他们可以放手组织对抵抗运动的支持和援助,而这种援助行动将不会遭到来自苏联的反击。

  然而,从 1981 年的早些时候开始,隶属于苏联第四军的飞行团的数目增加了,同时,他们的战斗机和直升机开始沿巴基斯坦-阿富汗的边境线巡逻——有时候甚至深入到巴基斯坦境内。开始的时候仅仅是侦察,但是很快就开始了对巴境内难民营的轰炸,因为这些难民营被抵抗运动用来进行补给和训练,而巴基斯坦人也在这里为抵抗运动招募新兵。由于形势的变化,巴基斯坦立即向美国人提出购买新式武器装备的要求,包括新式飞机(开始时他们想要 A-7“海盗”)、地对空导弹、雷达以及电子战设备。五角大楼做出的回答是,向他们提供 F-5E“虎II”战斗机和 A-10A“雷电”攻击机。然而这一方案并没有得到实施,因为巴基斯坦人认为这些飞机的技术含量太低,并不足以对抗他们所面临的威胁。当时,巴基斯坦空军主要装备的是中国和法国的飞机,如 歼-6 截击机和幻影III/V 战斗机,无论是 F-5E 还是 A-10A 都无法使战斗力得到显著提升。

  到 1981 年底,局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巴基斯坦军方开始直接参与组织、支援以及“指导”阿富汗抵抗运动,而美国人也决定参加进来。开始时,他们仅仅向“圣战者”们提供武器装备,但是很快地,随着苏联空军在巴基斯坦边境地区的活动频率越来越高,美国人终于做出了决定:向巴基斯坦提供 F-16 战斗机。1981 年 12 月,巴基斯坦和美国正式签署协议,巴方购买美方 40 架 F-16“隼”式战斗机。其中,美国将提供 32 架 F-16A 和 8 架 F-16B,但是此后,巴基斯坦人将比例改为了 28 架 F-16A 和 12 架 F-16B(全部是 Block 15 标准),因为巴基斯坦空军考虑到将来可能需要在国内进行飞行员训练。1982 年 10 月,第一批的 2 架 F-16A 和 4 架 F-16B 准备交货,同时,首批巴基斯坦飞行员也在位于犹他州希尔空军基地的第 421 训练飞行联队完成了全部训练课程。第一批战斗机从佛罗里达州的麦克迪尔空军基地起飞,飞越大西洋,经亚速尔群岛,到达沙特阿拉伯的达兰,在那里,巴基斯坦飞行员接替了他们的美国同行,驾驶飞机飞回国内。

1983 年 1 月 15 日,巴空军司令欢迎第一架接收的 F-16

第一次小心翼翼的接触

  在获得新式飞机的同时,巴基斯坦空军和陆军也在巴-阿边界地区布署好了阵地。这是一件很艰难的任务,因为该地区山地崎岖,不便装备和补给品的运输,此外,为了更好地控制领空,军方在选择合适的地点建立雷达站和观察点网的问题上着实费了一番功夫。最后,在兰迪科塔地区和阿拉瓦里地区建立了 #4084 和 #4102 两个早期预警雷达站,而隶属于第 483 中队的其他雷达装备则建立在斯瓦特和米兰沙之间地区,另外还建立了一些活动的低空雷达系统和一些流动的观察哨。以上这些雷达站点以及设在马克拉科和科霍贾尔两地附近的两座雷达不仅仅负责监视苏联空军和阿富汗空军的行动,同时还负责引导白沙瓦和萨蒙格里两空军基地的巴基斯坦截击机。

  白沙瓦空军基地最初由第 15 中队的歼-6 驻防,他们在 1979 年末就已经在那里了。在此后的几年里,15 中队执行了一些——次数不是很多——的战斗巡逻任务,在当时,巴基斯坦空军在搜索及拦截苏联和阿富汗飞机方面还存在着很多问题(当时苏联和阿富汗的飞机一般仅仅侵入巴基斯坦领空 2-3 千米,巴最高当局不想为此而触怒苏联人),他们接到的命令是严禁与苏联飞机发生摩擦。一份报告称,从 1981 年到 1986 年,巴空军的飞行员从未得到过可以向入侵者开火的许可,而仅仅是监视他们飞离巴基斯坦领空。实际上,在多数情况下,巴空军的歼-6 甚至很难接近他们的对手:虽然歼-6 有较高的推重比和优良的空中机动性,但是歼-6 比大多数敌机的速度慢。尽管处于劣势,在 1980 年 3 月 1 日,两架歼-6 还是拦截了一架苏联的 伊尔-76 并将其驱逐出了巴领空。

  接替第 15 中队驻防的是原驻在萨蒙格里的第 23 中队,1983 年 5 月,第 23 中队又被第 17 中队代替,1984 年 10 月,同样装备歼-6 战斗机的第 26 中队进驻。到了这时候,巴基斯坦空军对领空的控制能力有所加强,然而同时苏联和阿富汗飞机的入侵也更频繁了,因此发生了很多次空中冲突——尽管没有开火。由于缺少在边界多山地区的有效预警手段,巴基斯坦空军常常无法及时起飞拦截入侵者。1984 年 7 月 16 日,当一架阿富汗的 米-25 降落在巴基斯坦境内时,它附近居然没有巴空军的战斗机在巡逻!

巴空军歼-6 编队

幻影和 F-16 的到达

  形势在 1985 年 11 月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苏军和阿富汗政府军发起了一系列的猛攻以消灭帕克提亚省的反抗力量,阿富汗战争进入到了白热化阶段。苏军的这些行动得到了战术空军的有力支持,圣战者们遭受到了巨大的压力,他们失去了一个又一个阵地。这时候,巴基斯坦军方开始直接介入——他们向阿富汗派去了一个装备“吹管”导弹的小分队——但这无济于事,“吹管”导弹表现得极不稳定,一次战斗中,至少发射了一打“吹管”却无一命中,在苏联人随后的反击中,一些巴基斯坦军官受伤。苏联和阿富汗的空军同样遭受了巨大的损失,11 月上旬,在两天的战斗中,抵抗运动称击落了 15 架固定翼飞机和直升机,在 11 月 13 日又击落了 4 架直升机。即使是象第 190 航空团(该团装备 米格-21)司令列奥尼德.弗辛这样经验丰富的飞行员也在这一时期被击落。虽然如此,在摧毁了沿巴基斯坦边境分布的一系列抵抗运动的基地以后,苏联人开始了对米兰萨、帕拉其那和白沙瓦临近地区抵抗组织的攻击,而且对巴境内难民营的攻击次数也显著增加了。

  此时,巴基斯坦空军实际上还是按照和平时期的条令行动,他们的活动空域一直保持在巴基斯坦领空之内。飞行员得到的命令是这样的:当发现有外国飞机进入巴领空时,首先对该飞机进行鉴别,然后向上级请求对敌机进行拦截。通常,这样的请求会经过巴空军的指挥链——地区司令、北方地区司令——传达到空军总参谋长。显而易见,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传达以后,飞行员们只能无奈地错过对敌机进行攻击的最佳时机,因而不可能对苏联或是阿富汗飞机进行有效的拦截。在这样的情形下,无论是飞行员还是指挥官都感到了挫折和疑惑,特别是随着苏联和阿富汗的飞机侵入巴领空的次数越来越多,来自公众的压力也迫使巴空军感到必须得做点什么。最后,形势的发展迫使巴空军做出改变,1986 年 2 月,他们将幻影部署到卡马拉,将 F-16 部署到萨蒙格里和白沙瓦,并且给予了基层战术指挥官、电子战技术官和飞行员更大的自主权。此后不久,就发生了一系列的空中遭遇战。

巴空军的幻影3/5

  在幻影和F-16 到达之前,一直由歼-6 执行战斗巡逻任务,1986 年 2 月 11 日,他们进行了第一次遭遇战。由安瓦尔.侯赛因和阿姆贾德.巴沙尔驾驶的两架歼-6 正在执行巡逻任务,忽然地面指挥通知他们在帕拉其那西北方发现不明机。侯赛因和巴沙尔由地面引导到达该地区,他们很快就发现了四架 米格-23 正以 1 马赫的速度飞行,两架歼-6 巧妙地飞到苏联飞机的后方,米格-23 立即转向飞回阿富汗领空。地面指挥命令歼-6 返航,但是歼-6 编队的长机无视这个命令,继续追击苏联战斗机,直到片刻后,另外四架 米格-23 出现,于是歼-6 立即转向,低空高速飞回基地,这次遭遇战显然没让苏联人遭受损失。1986 年 3 月 19 日,阿富汗的 苏-22,在第 120 航空团的 米格-23MLD 的护航下,分几个波次轰炸了巴基斯坦的边境哨所,这次轰炸是苏军和阿富汗政府军于 4 月 2 日发起的攻势的前奏,这次攻势的目标是反抗组织设在塔尼和扎瓦尔附近的补给基地。1986 年 4 月 10 日。苏军和阿富汗政府军开始进攻塔尼,苏-24 和 苏-25 多次使用激光制导炸弹对目标进行轰炸,圣战者们不得不在缺少训练和火力支援的情况下组织防御。

  无视于形势的发展,巴基斯坦空军还在雌伏。1986 年 4 月 12 日,又发生了一次遭遇战。由沙西德.卡马尔、拉哈特.马吉布和卡立德.乔德里驾驶的三架歼-6 由地面引导截击帕拉其那上空的两架敌机。卡马尔成功地接近敌机,进入 AIM-9P 的射程以后,他发射了一枚“响尾蛇”,但是没有发现敌机被击中。此时,目标机和巴歼-6 编队同时转向西方,地面指挥通知歼-6 飞行员,说大概敌机还没注意到他们的存在。于是,卡马尔再次接近敌机并发射了另一枚“响尾蛇”,这次也没有击中,随即编队的指挥权转给了乔德里,他辨认出目标机是两架 苏-25 并发射了一枚 AIM-9P。开始时导弹制导正确无误,但不久就丢失目标向太阳飞去。接下来,卡马尔向渐渐远去的敌机发射了剩余的导弹,但这时敌机已经在导弹射程以外了。

  到了 1986 年的早些时候,发生在巴基斯坦、苏联和阿富汗之间的空战表明,相对于敌人的飞机来说,巴空军的歼-6 已经过时了。因此,1986 年春,驻在卡马拉的第 5 和第 18 中队的幻影接替了歼-6。这两个中队没有留下多少相关的作战纪录,但是根据那个时期的新闻报道来看,他们击落了第一架敌机——1986 年 4 月 16 日,击落一架阿富汗空军的 米格-21,5 月 10 日又击落了第二架“鱼窝”。巴基斯坦空军官方从未证实过这些击落纪录,而考虑到当时的情况,可以说这些战绩是可信的,由于政治因素,当敌机坠落在阿富汗境内时,巴空军就无法证实他们确实被击落了。巴空军幻影的第三次空战(有可能)发生在 1986 年 5 月 14 日,大约上午 11 点左右,第 18 中队的贾马尔.苏莱曼尼和纳瓦兹正在帕拉其那西北方空域执行巡逻任务,此时地面指挥通知他们说有一些速度很慢的目标正在向边界接近。这两名幻影飞行员现在遇到困难了——他们的飞机速度很快,但是他们现在的对手是慢速的武装直升机。绕着目标兜了几个圈子后,苏莱曼尼最终在 1,400 米的距离上锁定了敌机,他在距敌机 900 米时按下了按钮,但是机炮并没有开火。苏莱曼尼随即把目标让给了他的僚机,纳瓦兹在 800 至 900 米的距离按下按钮,然而他的机炮同样没有反应。两架幻影飞回了基地,检查结果表明,苏莱曼尼机炮的断路开关发生了短路,而纳瓦兹飞机的故障则是由于他忘了在开火前合上按钮和机炮的闭锁。机械故障和缺乏经验剥夺了巴基斯坦飞行员的击坠纪录。

  此时,经过严格的训练和准备,巴基斯坦空军的 F-16 中队开始投入战备。由阿卜杜拉.拉扎卡指挥,拥有 16 名飞行员的第 9 中队在接下来的四年里执行了 2,200 余次任务,还有巴空军的精英——第 11 中队也开始展开部署,开始战斗巡航。关于这个中队的作战纪录的说法不一:有的说法认为,该中队参与了一些战斗,但是没有战果,原因对新式武器——可全方向发射的 AIM-9L“响尾蛇”的性能不熟悉;另外的说法是第 11 中队的飞行员至少击落了一架敌机。第三个 F-16 中队是第 14 中队,指挥官是阿穆加德.贾维德,于 1986 年 9 月进驻卡马拉,到 1989 年为止执行了 1,800 余次任务。

阿富汗空军的 苏-22

  在 1986 年初那种紧张的局势下,F-16 不久就赢得了第一次击坠纪录。1986 年 5 月初,苏联和阿富汗空军对潘杰希山谷的圣战者基地进行一系列攻击,5 月 17 日清晨,巴基斯坦境内的难民营也遭到轰炸。在第一波轰炸结束后不久,两架 F-16A——由哈米德.贾德里和穆罕墨德.尤赛夫驾驶——到达了帕拉其那上空他们的巡航目标点。此时地面指挥通知他们说,有两架速度超过 500 节的敌机已经深入巴领空近 10 公里。在向敌机靠近途中,巴基斯坦飞行员多次打开雷达扫描以进行确认,发现周围没有其他的苏联或是阿富汗飞机,于是他们准备好导弹等待攻击时刻的到来。距敌机 6 英里时,贾德里锁定一架敌机,他立即得到导弹已捕捉到目标的反馈,稍后,他发射了一枚“响尾蛇”,但是没有击中敌机。两架 F-16 和敌机擦肩而过,但他们立即做了一个难度很大的 180 度转弯并继续追击敌人。“我看到 2 号机从我右方穿过并咬住了敌机,我迅速地锁定了一架苏霍伊,调整好各参数,开启导弹索敌器,发射了一枚 AIM-9L 导弹。随着一阵烟火,导弹从右翼射出,划了个半圆向右飞去。经过一系列的方向修正后,导弹在敌机附近爆炸,气浪猛烈地冲击了正在转弯的 苏-22。”贾德里随后继续追击视野里的第二架敌机,他命令僚机保护他的后方,“我准备好另一枚 AIM-9L。此时第二架敌机正在向左转弯,根据他的转弯半径和我的动力系统数据,我有信心用导弹或是机炮机击落他。我成功地占据了攻击位置,随后把飞机向上拉起,这时敌机处于机头向下的状态;当我的飞机飞过最高点以后,我立即用机炮瞄准正设法逃离的 苏-22,打了一个持续三秒钟的连射。我观察到敌机机身开始冒烟并有火光闪动,这证明他受了致命伤。然后我就以 S 形的路线飞回了帕拉其那。”由于他的卓越战绩,贾德里后来被授予了“Sitara-i-Basalat”奖章。

哈米德.贾德里与被他击落的 苏-22 残骸

  苏联人随后证实有一架阿富汗空军的 苏-22M-3K 被击落,他们的反应迅速,因为他们担心巴空军的 F-16 有可能尝试截击 Tu-16 轰炸机,当时苏军的这种轰炸机在阿富汗东北部活动频繁,有时也接近巴基斯坦。所有对巴领空的越界飞行都被取消,同时驻扎在喀布尔北部巴格拉姆空军基地的第 120 航空团新装备了 29 架 米格-23MLD(配备 R-24R 和 R-60M 空空导弹)和 5 架 米格-23UB。苏联飞行员得到命令,除了自卫,任何情况下禁止进行空中格斗,然而,接下来很快又发生了另一次遭遇战。1986 年 6 月 19 日,巴空军第九中队正在基达地区齐拉特西北方空域执行战斗巡逻任务,他们负责监视敌人的活动,但是不得进入距离边境 50 公里的区域。由哈米德.贾德里和尤赛夫驾驶两架 F-16A 已经巡逻了近 40 分钟,这时地面指挥要求他们去截击侵入巴领空的两个目标,他们的目标很快掉头回航,于是贾德里放弃了截击。然而就在这时,地面指挥通知他说又有新的目标出现,这次的目标速度很快,但贾德里还是成功地捕获了目标——两架苏联的 米格-23ML,然而,在试图接近敌机的时候,他发现由于机械故障,飞机左侧的副油箱居然无法投下,这使他无法发射空空导弹。于是贾德里命令尤赛夫继续攻击,而他自己则退出了追击。这时 米格-23 转向飞回了阿富汗领空,因此攻击被取消,两架 F-16 返回了基地。

在巴格拉姆空军基地的 米格-23ML

最新评论

欢迎广大航空迷投递稿件,内容可以是飞行器介绍、航空史、战史、航空趣闻、飞行器细品图片、与航空有关的文章都可以投稿。

投稿信箱:
arm007@vip.sina.com
afwing@gmail.com

扫一扫关注空军之翼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