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微信推荐

今日微博推荐

森蚺行动中的F-14“雄猫”战斗机(上)

发布时间:2016-12-10  原作者:双垂尾骑士   点击数:

原创不易 认可价值 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 以及来自空军之翼

原载于《Combat Aircraft Monthly》2012年6月号

作者:Tony Holmes

双垂尾骑士(译)

  虽然在冷战时期作为一款纯粹的战斗机而研发,但是强大的雄猫在2001年秋起成为了美国海军一款主要的精确打击平台,在美国领导下的“持久自由”行动中,这种飞机的作战效率将一次又一次地被展现出来。

  9.11恐怖袭击事件过后3周不到,舰载机群就将充当美军打击力量的急先锋,推翻阿富汗境内塔利班政权,同时铲除基地组织的根基。这次行动被命名为“持久自由”,当国防部长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Donald Rumsfeld)给中央司令部下达命令时,他们才刚开始策划,他在9月12日告诉陆军司令汤米.弗兰克斯(Tommy Franks)说“确认发起军事行动”。

  2001年10月7日,率领第一波有人驾驶飞机轰炸阿富汗的雄猫部队就是企业号(USS Enterprise CVN--65)上的VF-14和VF-41中队,此外还有卡尔.文森号(USS Carl Vinson CVN-70)上的VF-213中队,他们的目标是阿富汗全境的基地组织及塔利班武装据点。不久,他们又得到了西奥多.罗斯福号(USS Theodore Roosevelt CVN-71)上VF-102中队和约翰.斯坦尼斯号(USS John C. Stennis CVN-74)上VF-211中队的增援。

森蚺行动期间,VF-211中队的“Nickel 100”(159428号机)在云层上方飞行。CVW-9联队在持久自由行动中遇到了恶劣的天气,使得该中队在沙希果德峡谷的大规模作战期间降低了弹药消耗,因为他们的雄猫无法使用JDAM。这架飞机随VF-211中队到阿富汗参战期间扔下了8枚激光制导炸弹
森蚺行动期间,VF-211中队的“Nickel 100”(159428号机)在云层上方飞行。CVW-9联队在持久自由行动中遇到了恶劣的天气,使得该中队在沙希果德峡谷的大规模作战期间降低了弹药消耗,因为他们的雄猫无法使用JDAM。这架飞机随VF-211中队到阿富汗参战期间扔下了8枚激光制导炸弹

  在美国空军战略轰炸机的支援下,经过了舰载战术航空兵部队(TACAIR)为期数周的精确轰炸后,美军支持的北方联盟部队开始了地面攻势。借助在特种作战部队(SOF)引导下的强大空中支援,基地组织和塔利班的要塞很快就被攻占。12月初,坎大哈(Kandahar)陷落,剩下的恐怖分子散布在阿富汗东部的山区之间,或者潜入邻近的巴基斯坦。这个时候,雄猫机组开始到黑山洞(Tora Bora)地区上空执行山洞清缴任务。

  到了2002年,中央司令部(CENTCOM)的高级军官认为阿富汗境内残留的基地组织恐怖分子们都藏匿在伽尔德兹(Gardez)市以南的沙希果德(Shahi-Kot)山区内,这里位于阿富汗的帕克提亚省东部。接下来是美军在“持久自由”行动期间的第一次大规模地面作战,参与行动的大山特遣队(TF)包括了来自第10山地师和第101空中突击师共计2000人左右的部队,主要是由降落伞(日语汉字“落下傘”的发音Rakkasan)特遣队(下辖第187步兵团第1营和第2营、第87山地步兵团第1营)占领并封锁沙希果德峡谷的隘口,让他们在这里阻截被北方联盟指挥官齐亚胡丁(Ziahuddin)轰出来的塔利班和基地组织成员,北方联盟的部队则沿着山谷推进,清缴在沙希果德峡谷内山脊上和洞穴里的恐怖分子。

  这次作战被称为“森蚺”行动,根据大山特遣队高级任务策划军官所述,行动预计在发起后的72小时内达成目标。事实上,这场战斗持续了2个星期,有8名美军特种作战部队的队员和无数阿富汗士兵阵亡,此外还有80名美军受伤。

2002年3月1日,“森蚺”行动发起前一天,美军特种作战小队“MAKO 31”在“Finger”山峰上拍摄到了2名外籍塔利班武装分子在帐篷外,他们很可能是车臣人,之后被“MAKO 31”狙杀
2002年3月1日,“森蚺”行动发起前一天,美军特种作战小队“MAKO 31”在“Finger”山峰上拍摄到了2名外籍塔利班武装分子在帐篷外,他们很可能是车臣人,之后被“MAKO 31”狙杀

2002年3月2日,在沙希果德峡谷里,“降落伞”特遣队的航空联络官和“MAKO 31”小队的联合战术空中管制员正在引导飞机轰炸目标,照片拍摄于“Finger”山峰上
2002年3月2日,在沙希果德峡谷里,“降落伞”特遣队的航空联络官和“MAKO 31”小队的联合战术空中管制员正在引导飞机轰炸目标,照片拍摄于“Finger”山峰上

  美国陆军确实严重低估了对面敌军的力量,大山特遣队的对手是久经沙场的阿拉伯和车臣武装分子,装备了重机枪、狙击枪和迫击炮,并隐蔽在沙希果德峡谷周围的阵地里。这就表明他们供应充足,还有一套战地通信系统。虽然联军最后赢得了“森蚺”行动,但他们依靠的是数量优势和持久的空中轰炸。讽刺的是,海军舰载航空兵一开始并未被大山特遣队纳入到“森蚺”行动的计划里,美国陆军选择依靠自己的阿帕奇攻击直升机。

2002年1月末,VF-102中队的F-14B 162692准备从西奥多.罗斯福号上起飞
2002年1月末,VF-102中队的F-14B 162692准备从西奥多.罗斯福号上起飞

  没有被邀请参加这次行动,也不知道它的规模有多大,TF50特混舰队让西奥多.罗斯福号在海上航行了159天后于2月28日首次靠港,在巴林进行短暂修整。约翰.斯坦尼斯号上CVW-9联队的关键参谋人员也不在船上,因为第5舰队正在召集2支舰载机联队的指挥官和作战官开会,参与会议的就有VF-211中队的作战官尼克.迪恩纳(Nick Dienna)少校:

2架VF-211中队的F-14A正在返回约翰.斯坦尼斯号,F-14A的重量比F-14B/D更轻,所以也允许携带4枚500磅级别的炸弹着舰
2架VF-211中队的F-14A正在返回约翰.斯坦尼斯号,F-14A的重量比F-14B/D更轻,所以也允许携带4枚500磅级别的炸弹着舰

  “当我们在2月末被告知挂着战术空中侦察吊舱系统(TARPS)到沙希果德峡谷上空时,我就应该意识到接下来将会发生些什么。在行动开始后的前2天,我们变得越来越沮丧,进攻方在任务策划中的舰载航空兵方面做得太糟糕了。由于‘森蚺’行动发起时,联队的绝大多数领导都在岸上开会,我们觉得CVW-9联队至少会在战场空域管制的准备工作上提供一些帮助,这样可以让我们大致了解行动的目标,以及地面战场的指挥官会通过何种方式来达到这个目标。”

  VF-211中队的飞行员丹.布加尔(Dan Buchar)上尉解释道斯坦尼斯号航母上绝大多数飞行员的感受:“‘森蚺’行动的策划显然把应该得到重视的海军航空兵部队撇到了一边,因为这场行动开始的时候,我们还在喝酒作乐!”

  约翰.肯尼迪(USS John F. Kennedy CV-67)号在3月初抵达阿拉伯海,换走了西奥多.罗斯福号,3月2日,斯坦尼斯号从一艘夜间航母变为昼间航母(改为执行昼间任务),于是宣布这天不进行飞行作业。在“森蚺”行动发起前得知了消息后,中央司令部也没有对此表达出任何异议。

“森蚺”行动的作战区域图,注意山脊下方敌人所在的位置“红点”和撤退路线“红线”
“森蚺”行动的作战区域图,注意山脊下方敌人所在的位置“红点”和撤退路线“红线”

  整个进攻计划在2002年2月28日展开,但是由于恶劣的天气而被拖延至3月2日。就在部队被空运至沙希果德峡谷数小时前,迪恩纳少校和CVW-9联队的其他高级军官被告知,自他们于2001年12月15日抵达战区后规模最大的一场地面战斗即将打响。“作为一名作战官,我的第一个疑问就是‘空域管制的措施是什么?我们将到哪里去?去支援谁?’我们从联合空中作战中心(CAOC)那里得到了一些答案。”迪恩纳少校回忆道。

  “‘森蚺’行动前2天的局势发展反映出负责作战行动的第10山地师没有和战区内的战术航空兵部队进行多少协调,这对于地面部队的航空火力支援而言是相当重要的。”他继续道,“在行动开始的早期阶段,我缺少最新的空域和战术管制事态图,我和我的编队在沙希果德峡谷里进行了10次投弹尝试,但还是没有把炸弹扔下来。每次抵达现场的时候,下方总是有阿帕奇在目标上方盘旋,这就无法让我们进行投弹。

  “在沙希果德峡谷里还有大量的特种部队作战小队,我们主要担心的就是在‘森蚺’行动发起后却不知道这些小队的具体位置。我们会向一名联合战术空中管制员(JTAC)报到,在不知道全面战场事态的情况下与他合作,去寻找目标。CVW-9联队在48小时后才了解了战场的事态局势。”

北阿拉伯湾上,约翰.斯坦尼斯号正在转向迎风,准备在黄昏下派出一支攻击编队
北阿拉伯湾上,约翰.斯坦尼斯号正在转向迎风,准备在黄昏下派出一支攻击编队

最新评论

欢迎广大航空迷投递稿件,内容可以是飞行器介绍、航空史、战史、航空趣闻、飞行器细品图片、与航空有关的文章都可以投稿。

投稿信箱:
arm007@vip.sina.com
afwing@gmail.com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扫一扫关注空军之翼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