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微信推荐

今日微博推荐

俄亥俄上空的帝国之鹰——美国人缴获的德国战机

发布时间:2013-04-13  原作者:涡扇   点击数:

原创不易 认可价值 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 以及来自空军之翼

梅塞施密特 Me-262 准备降落在 Freeman 机场,机翼上的美国机徽表明这是一架刚来不久的飞机。大多数飞机在抵达美国后恢复了纳粹标志

  1945 年 10 月一个不祥的阴影出现在印第安娜州 Freeman 机场上空。这是一架梅塞施密特 Me-262,它曾经是纳粹空军在战争最后一年里的骄傲。它成为 Freeman 机场内纳粹空军机队的一员。

  它是美国陆军航空队从第三帝国的废墟中收获的战利品之一。1945 年夏季,人们认为二次大战结束无期。原子弹还是一件未经试验的绝密武器。当时盟军担心德国和日本会通过太平洋进行技术交流,由于制定了 1946 年进攻日本本土的时间表,盟军迫切需要收集德国的航空技术进行研究。 当美国陆军航空队在德国上空领教了德国人的新技术后,盟军高层产生了忧虑。美国陆军航空队决心在对日作战前做好充分技术准备。

皇家海军海军辅助船收割机号把战利品运到新泽西州的 Newark 港。其中一些飞机被优先组装以便飞往印第安娜的 Freeman 机场。飞机上有一个小圆牌注明被英国军队缴获的时间。后来在 Freeman 机场的 121 架飞机获得了 "FE"的编号

  这些飞机加入了美国陆军航空队对缴获的敌军飞机进行的测试。在整个战争期间美国陆军航空队执行着一个积极的航空技术情报计划,总部在俄亥俄州的怀特基地。这个组织换过几个名字,在 1944 年 10 月改称飞行技术服务司令部(ATSC)。那时候 ATSC 执行着一项对盟军和敌军飞机的对比测试任务,主要地点在怀特基地,佛罗里达的 Eglin 基地作为辅助机场。

  由 ATSC 进行的评估包括飞行和结构评价,并对机体和发动机制造技术进行分析。ATSC 还不时为战争公债发行或者宣传活动提供整机或部件,美其名曰“从天上打下来的”("Shot from the Sky.")。ATSC 同时也向美国的飞机公司提供战利品以供分析。

  展示中的战利品 Me 109G, JG 53 的 15 号飞机。可能是在北非缴获,机头有沙尘过滤器。近处一架可能是日本的“雷电”战斗机

  ATSC 不是美国唯一拥有德国飞机的组织,美国海军也搞到一些德国飞机并且在马里兰州帕图森河海军航空站进行测试。出于宣传目的各种机构不断把各种敌方飞机引进美国。例如英国信息服务处就发起了多次“敌人的崩溃”展览。

  当二次大战接近尾声时,在欧洲的飞机技术情报部(ATI,总部在伦敦)头头 Harold E. Watson 上校受命收集各种可用的现役德军飞机并将它们运往美国。 这次行动代号为"Lusty",完成得非常漂亮,整个行动鲜为人知。情报部不久就拥有了可观数量的纳粹飞机可以运往美国。

在战争期间经常展出缴获的敌军装备以鼓舞士气并促进战争公债的销售。 这些展示品通常是残骸,完整的飞机都用来做测试用

  ATSC 快要被滚滚而来的德国飞机淹没了,可以肯定日本投降后还会有大量日本飞机涌来。 为了管理大量的德国飞机,1945 年 6 月 15 日 Freeman 机场划归 ATSC。怀特基地继续技术评估而 Freeman 机场作为仓库和敌人航空装备的试验中心。Henry H. "Hap" Arnold 将军,这位陆军航空队司令出于个人的兴趣把这些飞机放在同一个地方,一些特定的飞机被另外保存以便将来展出。Freeman 基地的史料上记载道:“......被指定接收,修复,评价并储存每种敌军飞机至少一架”。该基地同样装配美国飞机并造册,以便用于展示和作为未来陆军航空队博物馆(地点当时还未确定)的展品。Clinton 基地被指定评价德国滑翔机,包括货运滑翔机。

英国海军辅助船收割机号装载了大多数纳粹飞机,于 1945 年 7 月底到达新泽西的 Newark 港。为了组装方便每架飞机都编了号,卸船后所有的飞机被分为两部分,一部分归 ATSC,另外的运往帕图森海军航空站。归 ATSC 的飞机或者自己飞往基地,或者由火车运到那里。一些先进的飞机一到基地就进行检查,以便尽快加入测试。

怀特基地的许多可飞的飞机经常在公众场合表演。 一架 Focke-Wulf Fw 190D-9 正准备起飞

二次大战结束后一架梅塞施密特 Me 163B 火箭战斗机在公开展示

  在战争期间 ATSC 拥有的飞机数量随着不断到来的德国飞机而变化。一些飞机被赋予 "EB" (Evaluation Branch,评估分部)的编号(例如 Me 109G'EB-102, FW-190'EB-104)。其余飞机的编号不得而知(例如 Me-109G-2/Trop Irmgard, 黑"14"号,在怀特基地用于静态测试并最终被解体)。随着德国飞机滚滚而来,一种新的编号系统产生了,每一架敌机都用"FE"的前缀,代表外国装备或者外国评估。可能有人不同意这种观点,但是也没有其它权威的解释。

战争结束后,在怀特基地和 Freeman 机场举行了一个展览会。图片里有一架 Ar 234 和一架 He 162 并有许多发动机

  由于太平洋战争结束得比预期快,对德国飞机紧张的测试放慢了脚步。测试工作进行得不紧不慢,而 ATSC 的兴趣也逐渐转到向公众展示他们的成果。怀特基地和 Freeman 机场都至少开放了一个机库供人参观。1946 年在俄亥俄州首府哥伦布市举办了一次大型飞机展示活动,许多在战争中幸存下来的飞机都参加了展览,包括国家航空航天博物馆的(NASM)的 Me 109G 和 Fw 190F。同年在华盛顿的 Bolling 机场可能也有一个展览,至少有一架 Me 262 展出。

  到 1945 年 11 月,收集和评估德国飞机的任务正式由伦敦的飞机技术情报部(ATI)移交给怀特基地。1946 年 3 月飞行技术服务司令部(ATSC)改名为飞行物资司令部(AMC)。就在这时缴获的德国飞机被赋予"FE"的编号而日本飞机的编号为"T2", T-2 是飞机技术情报部(ATI)的代号。 "FE"后来改称"T2"或"T-2",但是目录清单上却未做改变。这大概反映了组织变迁的历史吧。

  1946 年 1 月 Middletown 航空站被指定用于收集日本飞机。Freeman 机场只保留德国和美国的现役和试验飞机。飞机技术情报部(ATI)继续在怀特基地对德国飞机进行评估。Freeman 机场作为仓库和维护站使用,并且为各种巡回展览提供能飞或不能飞的展品。

  1946 年已经厌倦战争的美国迫不及待的转向和平。国家迅速进行着非军事化,印第安娜和俄亥俄的战利品不久就被遗忘了。1946 年夏季 Freeman 机场被关闭,那些独特的收藏也流失了。至少 25 架德国飞机被运到道格拉斯飞机工厂位于伊利诺斯州帕克山的 Orchard Place 机场封存起来。 这些飞机现在是国家级的收藏品。Freeman 机场的其它飞机被分散到亚利桑那州的Davis-Monthan 机场和怀特基地。1947 年 9 月, 国家航空收藏品成为国家航空博物馆的一部分。

1950年,当国家航空博物馆要把飞机从帕克山运往银山的时候,大多数飞机都破损了。它们被放到架子上进行修复

在帕克山,大多数飞机存放在室内。图中一架 Ta 152H 战斗机在前面,右边有一架 He 219。这里只是它们的临时居留所。1950 年朝鲜战争爆发后,帕克基地重新启用,这些飞机被迁移到银山(现在的Paul E. Garber存放场)

  通过实物和在德国收集到的数据美国人学到了很多东西。一夜之间美国陆军航空队的所有飞机都显得过时了。正在设计的新机,例如北美公司的 F-86 佩刀就根据德国技术进行了重新设计,它原先是平直翼设计,后来改为后掠翼加前缘缝翼。在怀特基地,测试工作受到非军事化的干扰,而且这些在大战末期艰苦条件下制造的飞机也难以维护。在许多设备损坏并损失了两架飞机后,绝大多数测试中止了。所有测试在 1947 年 11 月正式停止,剩余的飞机被宣布是多余之物。一些飞机被学校用于教学,其它的则成为展览品和战争纪念品。随着时间流逝,许多飞机消失了,只有个别被航空爱好者抢救出来。

  随着朝鲜战争爆发 Orchard Place 机场重新启用,国家航空博物馆的大多数藏品迁往马里兰州银山。 没运走的飞机作为垃圾被掩埋了,现在那里是 O'Hare 国际机场。银山后来被命名为 Paul E. Garber,为了纪念一个不遗余力保护航空历史的人物。

银山的设施有限,一些大飞机只好放在室外。后来有了更多的库房,所有的飞机才搬到室内

二次大战结束后,在美国的许多德国飞机已经不在 ATSC 的控制中。一些幸运者进了博物馆,比如 Ju 87B 现存于芝加哥科学与工业博物馆。1945 年它作为战利品在此展出后就留在这里,英国情报服务部 1946 年把它捐赠给该馆。一些飞机流入私人手中,有些回到原机构被保存或另作处理。剩余的被遗忘在战后的狂欢中,消失在全国各地的垃圾堆里。

  美国海军得到了收割机号运来的战利品中的一部分,并在位于帕图森海军航空站的海军飞行测试中心进行了有限的测试。两架德国飞机在 Willow Grove 海军航空站做展品,其余的成了海军飞行测试中心的多余物资,一些飞机后来成了各博物馆的展品,但多数被当作垃圾处理掉了。

这架编号 102 的 Dornier 335 的照片是在帕图森海军航空站拍摄的。1947 年被国家航空博物馆收藏

  Freeman 机场的所有飞行测试档案和目录清单在解密后被分散到各个机构,包括国家档案馆,国家航空航天博物馆所属图书馆,美国空军研究中心以及其余十几个政府机构。 大多数机构财力人力都不足,只是把资料简单的堆积起来,并未编制索引。因此除了那些细心而又有毅力的研究者,普通人是无法利用这些资料的。作者也知道片言只语式的信息没有多大分量,但只有等到时间和资金都具备的时候才可能接受这个令人望而生畏的任务。现在大量的纪录还散落在堆积如山的文件中。

许多飞机在一段时间内保持了原来的涂装。这架 Me-262B-1a/U1 夜间战斗机还保持了上翼面和水平尾翼的 RLM 75 (中灰色)。机身上表面是 RLM 76 (浅灰色),RLM 75 (中灰色)和 RLM 74 (深灰色)混合的迷彩,机腹采用了黑色

最新评论

欢迎广大航空迷投递稿件,内容可以是飞行器介绍、航空史、战史、航空趣闻、飞行器细品图片、与航空有关的文章都可以投稿。

投稿信箱:
arm007@vip.sina.com
afwing@gmail.com

扫一扫关注空军之翼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