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微信推荐

今日微博推荐

鸭绿江上空的后掠翼决斗——F-86 VS 米格-15

发布时间:2017-08-31  原作者:双垂尾骑士   点击数:

原创不易 认可价值 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 以及来自空军之翼

“班长(Honcho)”

  大部分的米格机飞行员都经验不足,但总是由一名经验丰富,拥有作战经历的飞行员带队,他们被美国飞行员称为“班长”,看起来所有的苏联飞行员都参加过二战。菲利普.范.西克尔(Phillip Van Sickle)少校是第335战斗截击机中队的中队长,他说他在天上就层曾遇到过这样的教官飞行员,其中绝大多数人都有能力对抗F-86飞行员。“这是在与‘班长’的对抗中令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次任务,这些人通常在相当高的高度上进入‘巷子’,一般都是单机飞行。这是非常聪明的,因为我们F-86A和E的升限还达不到50000英尺(15000米)。这样,他们就可以选择时机向我们俯冲。他们的成功要取决于我们是否发现了他们并及时做出规避机动来躲开他们的攻击,以如此高的速度冲下来使得我们自己很难在被击中之前做出一些反应。

亨利.克雷西贝内(Henry Crescibene)是第335战斗截击机中队的一名飞行员,他在1952年8月4日击落了一架米格-15,从美国空军退役后,克雷西贝内将成为共和航空的F-105雷公高级试飞员之一
亨利.克雷西贝内(Henry Crescibene)是第335战斗截击机中队的一名飞行员,他在1952年8月4日击落了一架米格-15,从美国空军退役后,克雷西贝内将成为共和航空的F-105雷公高级试飞员之一

  “我们的任务是为一些战斗轰炸机提供掩护,编队飞到了北边很远的地方,而后其中一名飞行员发现一架米格机从我们后方冲下来,我让所有人扔掉副油箱。我把飞机翻过来向下俯冲,获取急需的速度。那架米格机冲过了头,落到了我们下方。他立刻把飞机拉起来,爬升到最高处。这个时候,他又一次压下机鼻,朝我们冲下来。这是很罕见的,因为他们通常不会第二次冲下来再进行攻击,更糟糕的是,又有2架米格机下来了。我们的其它编队和这2架米格机纠缠,并把他们赶跑了,可是那架米格机依旧没有离开。就在他准备开火之际,我和我的僚机相互做了5个连续的回旋(垂直绕圈)机动,在第5个机动结束时改出,正好出现在那架米格机的正后方,而且就在0.50英寸机枪的射程内!”

  那名米格机飞行员没有得到任何警告,只是把操纵杆向下压,最后消失在了范.西克尔少校的视野里。他跟着压下操纵杆,造成的负过载让他飞出去的身体被座椅的安全带紧紧地拉着。几秒钟后,他又看见了那架米格机,那时他们正要进入第6个回旋机动:“我们就在他的正后方,而且就在射程范围内,当我们在回旋的最高处时,他迅速做了一个滚转,并开始向下俯冲。期间,我打了一个短点射,但不认为自己击中了他。经过了一系列剧烈的机动之后,我感觉到那名米格机飞行员已经意识到,只要他在高处飞得足够久,在第一次开火后回到原高度,那我们就永远都够不着他。现在太晚了,他知道我和我的僚机在他后方,这将是他在这场格斗中的最后一个回旋。”

  当这架米格机冲到最低处之际,他把飞机拉起来大过载右转,范.西克尔少校在他后方1000英尺(305米)处开火,他看见子弹从目标的一侧翼尖打到另一侧翼尖,大量的子弹穿过座舱,明显是当场杀死了那名飞行员。“我非常急于跟着那架米格机,以至于没有察觉到自己已经进入了垂直机动,我的僚机在无线电里大叫,让我改出来。我把我的F-86直立在一侧,看着这架米格-15坠毁在数千英尺下方的山脊上。我朝仪表板瞥了一眼,注意到自己的高度是15000英尺(4600米)。战斗在35000英尺(10700米)高度打响,佩刀上的加速器显示过载是7.5G。我对这场空战仍旧记忆犹新,我的僚机安迪.安德森(Andy Anderson)中尉做得很漂亮,在整个剧烈的机动过程中,他一直处在僚机的位置上!”

朝鲜战争期间,一些飞行员被临时指派去驾驶F-86执行作战任务,这些英国和澳大利亚皇家空军的飞行员是水原基地第51战斗截击机联队的一小批交换飞行员之一,照片摄于1953年春
朝鲜战争期间,一些飞行员被临时指派去驾驶F-86执行作战任务,这些英国和澳大利亚皇家空军的飞行员是水原基地第51战斗截击机联队的一小批交换飞行员之一,照片摄于1953年春

最新评论

欢迎广大航空迷投递稿件,内容可以是飞行器介绍、航空史、战史、航空趣闻、飞行器细品图片、与航空有关的文章都可以投稿。

投稿信箱:
arm007@vip.sina.com
afwing@gmail.com

扫一扫关注空军之翼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