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微信推荐

今日微博推荐

鸭绿江上空的后掠翼决斗——F-86 VS 米格-15

发布时间:2017-08-31  原作者:双垂尾骑士   点击数:

原创不易 认可价值 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 以及来自空军之翼

侦察机护航

  第4战斗截击机联队和第51战斗截击机联队是唯一使用F-86执行制空任务的作战单位,在战争后期,第8战斗轰炸机联队和第18战斗轰炸机联队淘汰了F-51野马,换装战斗轰炸型的F-86F。这给原先的两支佩刀联队带来了很大压力,因为他们之前要为战斗轰炸机提供高空保护,此时,这些战斗轰炸机部队可以自己保护自己了。然而,情报部门还是需要大量的材料来找出敌军在鸭绿江和更北边的地区到底做了些什么。这意味着F-86仍旧需要为RF-80和RF-86侦察机护航,也就没有多少的机会在那里徘徊并把米格机诱上天,因为侦察机来得快去得也快,而佩刀护航机一定要紧紧地跟着他们,直到后者远离敌机。这通常是新飞行员的任务,这样就降低了他们击落一架米格机的机会。

战争后期,第51战斗截击机联队被称为“棋盘尾”,这些F-86F佩刀隶属于第25战斗截击机中队,照片拍摄于1953年春的水原机场
战争后期,第51战斗截击机联队被称为“棋盘尾”,这些F-86F佩刀隶属于第25战斗截击机中队,照片拍摄于1953年春的水原机场

  德鲁里.卡拉汉(Drury Callahan)中尉是金浦基地第334战斗截击机中队的一名飞行员,他回忆道一次保护RF-80前往鸭绿江附近的飞行:“我们当天的任务是和侦察机待在一起,由后者去江边为一些防卫严密的目标上空拍照。我的双机编队与侦察机在同一高度飞行,另外2架在我们上方,防止米格机冲下来朝我们任何一架飞机开火。由于天气原因,我们一开始就处在劣势,云层从18000英尺(5500米)一直向上延伸,为了保护侦察机,我们不得不在云层下方飞行。同时为了躲开高射炮并节省油料,我们又不得不在贴着云层的最底端。这就使得米格机可以在我们看不见的情况下悄悄溜进来,由雷达站把我们的位置报告给他们。这样,在进入射程后,他们就会滑翔到我们下方,拉起来向我们开火,再钻回到云里。幸运的是,虽然他们经常拥有这样的机会,可他们并不是完全占据优势。

  “今天,他们尝试了这种战术,但是我们非常警惕,看到了他们从云里冲下来。我是编队里的4号机,我的长机大过载左转,而我跟在他的后面。他们只是冲着侦察机而去,错过了之后朝地面冲下去,然后做了一个剧烈的转向,飞往金浦。我们把油门推到顶,之后一直放在这个位置上,同时在天上寻找米格机的痕迹。我们在无线电里听到高空的双机编队说,他们和那些米格机扭打在了一起,而且就是这些米格机刚才攻击了我们的RF-80。随着我们向他们所在的地方爬升,我越来越难以和长机保持编队,只能尽量靠得足够近。突然,不知道从哪里钻出了一架米格机,并向我开火,我立刻转向他,他的炮弹从我后下方擦过。当你看见他的曳光弹(橙色的高尔夫球)时,你可以肯定那里有一架米格机,而且你每一次看见米格机开火的时候,那里都会出现一大团烟雾。我们没有稳稳地咬住他们,但其中一架米格机出现在离我30米都不到的范围内,而且我可以看见那名飞行员,他的飞机刷着一层厚厚的蓝灰色涂料,上面没有任何国籍标识。

  “我们毫发无损地返航了,这就是侦察机护航的范例,你没有足够的机会和米格机纠缠,因为你的首要任务是保护侦察机。”

F-86E 51-2736“Father Dan”是第25战斗截击机中队涂装最绚丽的佩刀之一,这张照片由山姆.杨(Sam Young)少尉拍摄,他在1953年7月22日获得了战争期间的美军的最后一架米格-15击坠战果,数天后,战争结束了
F-86E 51-2736“Father Dan”是第25战斗截击机中队涂装最绚丽的佩刀之一,这张照片由山姆.杨(Sam Young)少尉拍摄,他在1953年7月22日获得了战争期间的美军的最后一架米格-15击坠战果,数天后,战争结束了

最新评论

欢迎广大航空迷投递稿件,内容可以是飞行器介绍、航空史、战史、航空趣闻、飞行器细品图片、与航空有关的文章都可以投稿。

投稿信箱:
arm007@vip.sina.com
afwing@gmail.com

扫一扫关注空军之翼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