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微信推荐

今日微博推荐

拾荒也能收集情报?──美国空军的对苏间谍活动

发布时间:2017-09-18  原作者:李昭辉   点击数:

原创不易 认可价值 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 以及来自空军之翼

  2007年,中央情报局的“行动委员会”(Directorate of Operations)已经成为美国的国家秘密服务机构(National Clandestine Service,NCS),国防部下属的人力情报搜集机构正式关闭,其相关人员也被转入了国家秘密服务机构麾下。与此同时,在赖特-帕特森空军基地,美国空军开展了新一轮的人力情报搜集活动,代号“行动地点代顿”(Operating Location Dayton)。

  2007年11月16日,升级版的“行动地点代顿”,即美国空军情报、监视和侦察局第6分遣队(Det. 6 of the Air Force Intelligence,Surveillance,and Reconnaissance Agency)正式在赖特-帕特森空军基地投入运行。这个新的分部预计有17名工作人员,他们的主要情报搜集目标是中国、俄罗斯等潜在对手的秘密飞机研发项目。

  后来,在2008年8月,美国空军官网发表了一则报道,称“美国空军的军官们重新为本军种建立了人力情报搜集能力……并将其作为一种核心的情报能力,专注于空军方面重要的人力情报需求。”美国空军情报、监视和侦察局(AFISR)局长约翰•科泽奥少将(Maj. Gen. John C. Koziol)说:“我们的努力正在使人工情报搜集活动重新融入空军的情报、监视和侦察武器系统之中,以满足作战需求。”

  这份新闻稿还指出,这支分遣队将在未来几年内努力转变为一支中队级别的队伍。2010年8月,美国空军情报、监视和侦察局在赖特-帕特森空军基地启用了“全球活动中队”(Global Activities Squadron),这一预言成为了现实。截至2013年10月,该中队──包括该中队下属的设在科罗拉多州科罗拉多斯普林斯、夏威夷州珍珠港-希凯姆联合基地、德国拉姆施泰因空军基地和华盛顿特区波林空军基地(Bolling AFB)的各个分支机构──在行政上隶属于位于赖特-帕特森空军基地的美国国家航空航天情报中心(National Air and Space Intelligence Center)下辖的“全球情报搜集大队”(Global Exploitation Intelligence Group)。

  未来美国空军在人力情报搜集活动方面的努力是不确定的,原因有以下两个:

  第一个原因是过去关于应该分配给人力情报搜集活动的任务优先级的历史就是一部摇摆不定的历史。

  第二个原因是外部的。五角大楼方面在不同时期一直试图集中控制所有部门和军种的秘密和战略性人力情报搜集活动。在20世纪60年代后期,国防情报局(Defense Intelligence Agency)成立了“华盛顿战地活动支援中心”(Washington Field Activities Support Center),负责协调国防情报局和各军种的人力情报搜集活动。但是,该机构很快就被证明是无效的,而且被解散了──而且是在其被批评者们广泛戏称为“华盛顿复制和拖延中心”(Washington Duplication and Delay Center)之后发生的。

  “国防部人力情报机构”的组建导致了美国陆军较大规模的人力情报搜集活动努力的终止,以及美国海军和美国空军相对规模较小的类似项目的终结。然后,“国防部人力情报机构”也被撤销了。

在拉明斯科耶机场举办莫斯科航展(MAKS air show)时的情景。冷战的结束和苏联的崩溃使得西方人能够更容易地获得俄罗斯武器系统的照片,但就美国空军运用其空中力量而言,人力情报搜集活动仍是一项关键的(尽管与之前相比重要性小多了)需求
在拉明斯科耶机场举办莫斯科航展(MAKS air show)时的情景。冷战的结束和苏联的崩溃使得西方人能够更容易地获得俄罗斯武器系统的照片,但就美国空军运用其空中力量而言,人力情报搜集活动仍是一项关键的(尽管与之前相比重要性小多了)需求

  现在,随着2012年国防情报局下属的“国防人力情报搜集机构”(Defense Clandestine Service)的建立,美军各军种将会有多大的灵活性来开展自己的战略性或秘密性人力情报搜集项目还有待观察。考虑到建立涵盖整个国防领域的人力情报搜集机构的倡议被反复提出又叫停的历史,再加上各个军种对中央情报局和五角大楼在人力情报支援的协同上的不满,未来可能会有更多的军种愿意维持自身搜集人力情报的能力。

  美国空军对人力情报搜集活动的兴趣可以通过一份由在负责情报、监视和侦察的副总参谋长罗伯特•“鲍勃”•奥托中将(Lt. Gen. Robert P. “Bob” Otto)主持下发布的文件而管窥一二,这份文件的名称叫《空军情报、监视和侦察2023:提供决策优势》(Air Force ISR 2023: Delivering Decision Advantage),其中写道:“美国空军的人力情报搜集活动是一个值得进行适度但重要的投入的领域……空天领域特定的人力情报搜集活动要求并不会经常打破国家人力情报搜集系统所具有的‘行动优先权’的门槛。即使如此,这些要求对美国空军运用空中力量也是至关重要的,必须得到满足。”

  美国空军的人力情报搜集工作在未来能否再度兴盛还有待观察──当然了,只有那些有权看到这一切的家伙们才能看到。

最新评论

欢迎广大航空迷投递稿件,内容可以是飞行器介绍、航空史、战史、航空趣闻、飞行器细品图片、与航空有关的文章都可以投稿。

投稿信箱:
arm007@vip.sina.com
afwing@gmail.com

扫一扫关注空军之翼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