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微信推荐

今日微博推荐

F-4在越南上空的空战

发布时间:2013-05-01  原作者:天龙   点击数:

原创不易 认可价值 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 以及来自空军之翼

米格-21对F-4B

  米格-21战斗机与F-4战斗机同属第二代战斗机,所不同的是米格-21是一种轻型战斗机,不具备全天候作战能力;而F-4是一种重型战斗机,并具有全天候作战能力(即远战能力)。两种飞机的机动性能相差不多。所以除远战能力外,两机在近距缠斗中是半斤八两。但在实际使用中却差距甚远。

  第三次、第四次中东战争中,以色列的主战飞机是F-4,而阿拉伯各国的主战飞机是米格-21,在空战中以军F-4飞机击落米格机100架,幻影III击落米格飞机230余架;而阿拉伯各国的米格机仅击落F-4飞机2架、幻影III4架,其中还包括巴基斯坦空军人员驾驶米格-21击落的一架幻影III(这也是巴空军喜欢米格-21飞机并在日后力主采购中国歼-7飞机的主要原因)。于是人们便认为F-4要远强过米格-21。

  然而在越南上空,使用米格-21的越南空军在与使用F-4C、B的美国空、海军的作战中,却是胜多败少,这至少是扭转了人们认为米格-21无法与F-4作战的看法。为何同样飞机,在不同地区的运用中会出现如此巨大的差距?关健还是人的因素。客观讲(仅从静态性能对比)米格-21机动性能略好一点,但远战能力、续航能力、综合作战能力方面F-4要强于米格-21。但在空战中要取胜对方还取决于飞行员空中指挥能力以及技术水平、战术水平的高低。

  下面这例米格-21对F-4B的战例,就可提供你客观认识空战的一些线索。

  1967年10月29日下午15:27,越空军从内排机场起飞2架米格-21战斗机,高度6000米,航向195度,向南定方向出航。到达指定空域后,越机下降高度至5000米,发现正前方下方4000米高度有4架F-4B战斗机。越长机命令僚机投入攻击,自己掩护。当越僚机在转向美机尾后过程中被美长机组发现,美长机组随即以左转水平盘旋机动,破坏越僚机的导弹发射条件。同时由于美长机转弯后,两个双机前后距离较远,使美机僚机组又咬住了越军向其长机组攻击的僚机。越长机除一方面通报僚机注意警戒和脱离外,一方面跟随机动,暂未投入攻击,在一旁警戒指挥僚机动作,以视情支援。

  越僚机在攻击中见被美僚机组咬尾后,在长机指挥提醒下,也以水平盘旋紧紧咬住美长机组,与其展开水平缠斗,在双方飞机性能差不多的情况下,双方均较难获得发射导弹的有利条件。当越机僚机与美长机水平缠斗第一圈时,美僚机组向其发射了4枚“麻雀III”空空导弹,均未命中。双方水平缠斗两圈,越僚机突然反转增速拉高到8000米,在升高过程中美F-4B僚机组迅速进入追击,越长机发现后,即刻支援,在上升中咬住美僚机组后,在距离1500米,高度7000米,时速1。25M,发射一枚红外制导空空导弹,击中美僚机1架,另一架 随即下降高度,向海面退出。被击中起火的美机向海面坠落,飞行员跳伞后被美海军救走。越双机安全返航。

  这种以劣胜优的例子也多次发生在巴基斯坦。1965年印巴战争中,巴基斯坦空军的主力战机是100架旧式的F-86与10架F-104A,印度空军的主力战机是118架猎人式和12架米格-21。

  F-86是早期第一代战斗机,猎人式是英制第一代战斗机,相当于F-100,性能优于F-86,但由于印度空军的战术错误,竟然发生了一架F-86在极短时间内连续击落5架猎人飞机的悲剧。下面这段描述摘自英国作者约翰。弗里克尔所著《为巴基斯坦而战》一书。

  阿拉姆对这次战斗的叙述则更为生动些,他说:

  “当我们折回萨机场时候,阿赫塔尔叫道,‘发现目标——四架猎人式’,接着我看见印度空军的飞机正在俯冲攻击我们的机场。于是我投掉副油箱,经过已方的高炮阵地,向他们俯冲过去。就在这时我看见我的后方大约1000英尺处还有两架猎人式,因此我放下前面4架,拉起飞机去对付后面2架。前面的猎人式突然中断了攻击机场的行动,后面的2架转向我的内侧飞来。我当时的速度比他们快得多(估计500海里左右),所以我赶紧拉起来,以免冲前,然后当他们飞返印度时,再反过来跟上去。

  我认准了最后一架猎人式,从后面向他俯冲下去,这时的高度已经很低了。猎人式应该是能够甩掉F-86的。虽然他的速度只比F-86快50海里左右,但其加速性能却好的多,很快便能脱离。我当时的速度还是比他大些,由于当时的距离超出机枪的射程,所以我向他发射了两枚GAR-8导弹的第一枚。由于高度太低,导弹没有命中,打到地上。

  机场东面这一片地区有很多高压线,有的高达100-150英尺。因此,当我看到这两架猎人式为了避免撞上高压线而拉起来时,我发射了第二枚导弹,导弹飞出后,我没有看见他命中目标。我现在想得起来的第二件事便是我冲到了一架猎人式的前面去了,但当我回头观看时,发现那架飞机的座舱盖已不见了,飞机里面也没有人,显然飞行员已跳伞了。这个飞行员(少校中队长)后来被俘。

  另外5架猎人式这时已不知去向,但是我始终认为他们可能会减速(现在仍然只有2架F-86去对付剩余的5架猎人式)。我的油料还很充裕,所以我打算再飞行50-60英里去追赶他们。当我们刚飞过切纳布河,我的僚机便喊道‘发现目标——猎人式在一点钟方向’;我也在同一时间发现了他们:5架猎人式,编成绝对完美的战斗队形,高度约100-200英尺,速度约480海里。当我飞到机枪射程内时,他们也看见了我们。他们全都向一个方向脱离,向左作大坡度上升转变,从而变成了疏开的纵队队形。这当然是犯了大错误。当你一旦遇到攻击时,也就是说当敌机向你接近到不到3000英尺时,按规定应该突然改变航向。这是一种达到飞机性能极限的玩命动作,他使编队分开来,使你避开对方的攻击,同时又能使你在敌机尾后占位。印度空军的这个小分队因为统统都向一个方向脱离,没有一架向别的方向脱离以便对我形成夹击之势,于是他们全都呆在我们的前方了。

  这一切都发生的非常迅速。我们都在做急转弯,超过了5个g的过载,刚好处于F-86飞机非常准确的A-4型雷达测距射击瞄准具的工作极限内。当我们以大约每秒12度的转弯速率,完成了大约270度转弯以后,4架猎人式全部被击落。每次我都将瞄准光环套在猎人式的座舱盖周围,基本上是最大角度时进行的,难得有小于30度的。不同于我曾经看过的描写朝鲜战争的影片,在我们这次战争中,没有一个人是在平直飞行时被击落的。”

  从一架接近音速的战斗机上进行准确的射击决不是容易的事。转弯过程的过载力使身体每一部分的重超过平时的5倍,在这种情况下要想如此精确的操纵飞机,其难度是可想而知的。

  “我想出一种非常短的连发(每次大约半秒,或者更短些)的办法来进行射击。第一次短连发购几乎是属于试射性的,但由于六挺机枪的子弹能够形成一个相当宽的散布面,所以差不多每次都能击中敌机的油箱,使煤油流出来。那次战斗中,当我们做转弯动作时,映着朝阳,我可以看见敌机油箱被击中后冒出来的油汽。在此情况下,再进行一次半秒钟的连发射击,就足以使燃油起火。于是,当一架猎人式成为一团火球后,我便转向第二架敌机进行瞄准。F-86的六挺大口径机枪大约共有1800发子弹,因此可以射击大约15秒。

  我在这次战斗中的第5个牺牲品开始冒烟了,接着在大约1000英尺高度进入倒飞。我还以为他要做划大圈的横滚——这对后面的对手是一种非常危险的动作,如果前面那架飞机的飞行员成心这样做的话。我也进入了几乎倒飞的态势,接着我意识到我也许跟 不上他,于是我改平以后,向前推杆。后来我在非常近的距离(约600英尺)开了枪,敌机简直就在我面前爆炸了。上述4名飞行员均未跳伞,全部阵亡。”

  由于有经验的高级飞行员(三个少校和三个上尉)驾驶的高性能战斗机编队,数量又处于3:1的优势,怎么会被性能较差的飞机所击落?对此,阿拉姆的意见是:

  “我本人在英国时飞行过猎人式,这种飞机的机动性能确实不错,可是我认为F-86却还要好些。猎人式飞行员是不会相信这事的。”

  在F-86和猎人式的优劣问题上,并不是所有人都同意阿中校的观点的。即使在巴空军内部(许多飞行员在英国飞行过猎人式飞机),意见也不一致。人们倾向性认为英国制造的猎式比较好些,这种飞机的问世要比F-86晚4年之久。

  不过阿中校从技术的角度为F-86进行辩护,他引进要威性的话说:“ 在以同样的g进行转弯时,猎人式要比F-86减速快。这首先是因为他的展弦比要大得多,而诱导阻力的增加则与速度的平方成反比。换言之,速度越小,诱导阻力越大。”

  他完全承认猎人式的推重比要大得多。不过依他看来,猎人式的这一有利条件在空战中却远远抵不上因诱导阻力较大而带来的损失。他接着说:

  “在转弯时,猎人式的减速要比F-86的快,因为他的阻力增加较大,这不是他较大的推力所能补偿的。所以,我在转弯时能够逐渐迫近猎人式。他的速度很快由450海里减小到240海里左右,要想甩掉我,非得拉出大约7个g的过载不可。于是他们便一个接一个地进入我的瞄准具之中。”

  归根结底,能不能说座舱里面的人所起的作用超过飞机呢?

  “飞行技术当然有很大的作用。开战时我在F-86上面飞行了1400多小时,有相当丰富的经验,而且我和另外一名飞行员共同保持着巴基斯坦空军最高的射击成绩,平均命中率70%。我可以肯定的说巴空军飞行员的空战水平决不低于其他任何一国。我们许多飞行员都间前往英国或别的地方担任过交换性的职务,回国后都自豪进声称,他们在空战演习中表现的技巧比得上别国最优秀的飞行员。我不知道巴基斯坦人生性更敢作敢为些,不过我们确实非常强调特技飞行、射击和空战等课目。”

  上述这此,便是巴基斯坦空军几乎从战争一开始便确立了最高级空中优势的主要原因。当然要抵消印度空军在数量上所占的压倒优势,仅仅依靠飞行技术上超越以方还是不够的,必然还有其他一些因素。对此阿中校有力地表达了这个国家的观点:

  “我们是以建立在信仰上的激情进行战斗的。你们西国家所持有的那种国家观念,也许还不间被我们所理解。但我们是作为穆斯林,对那些企图破坏我们生活方式的人作战的……我们十分焦虑,然而我们懂得一样东西,那就是对命运的信念,对事业的信念—所有这些都曾使某一个能够支持下来,信念也使我们得以支持下来。”

  这就是巴基斯坦人民的主要动力来源,他们珍视自己这个伊斯兰共和国的正式地位。

  客观讲,猎人式飞机绝对优于F-86,基本上猎式与美国F-100属于同档次飞机。但猎人式在这次战争中却输的如此之惨,这就不能就使人们从武器之外去寻找原因。一方面印度飞行员战斗意志不强,第一架猎人式飞行员是位少校中队长,竟然在导弹并未击中飞机的情况下,仓皇跳伞。这种情况在战争中并未是唯一的现象,更有甚者,一位蚊纳式飞机驾驶员,在两次遇见巴空军一架F-104A战斗机后,便认为自己已被两架F-104包围,竟然放下起落架要求投降,也是开了歼击机飞行员空中抓俘虏的先例。二是例印度飞行员战术意识太差,在受到攻击时,竟然编队向同一方向作摆脱机动(正确的作法是至少向左右两个方向同时作水平机动,以形成相互支援之势)。反观巴空军飞行员不仅技术高强,而且有强烈的战斗意识,敢于以少胜多,以劣胜优,正如书中所言,强化飞行训练,以技术、战术优势作为巴基斯坦空军确立的最高级空中优势的主要原因,同时以建立在信仰上的激情进行战斗的,技术加勇敢加信念构成巴空军的灵魂,也是巴空军以小胜大,以弱胜强的根本原因。

米格-17对抗F-4C

  近期看网友谈天论地,不少贴子只重视武器的优劣,而轻视了人的作用,甚至有人认为歼-8II无法与F-16A空战,这实际上是武器制胜论的观点。从战争的实践可知,武器装备总是有先进落后之分,但战争未不是简单地以装备现代化的程度论胜负,以劣胜优是一曲永不消失的歌,翻开战争史,这样的例子俯首可拾。下面选择1967年6月3日、5日越南空军用第一代喷气战斗机米格-17战胜第二代超音速的F-4C的例子供大家参考。

一、六月三日空战

  1967年6月3日下午,越航空兵指挥所命令克夫机场四架米格-17于15:37分起飞,当四机编队刚起飞到机场南侧,高度500米,即与美F-4C战斗机12架相遇,美机主动向越机发起攻击,越机在不利情况下,被近与美机展开空战。双方在1000米以下低空缠斗5分钟,美机发射“麻雀III”空空导弹多枚,均因越机大幅机动而未命中目标。此时,越地面指挥所命令退出战斗,到就近的内排机场着陆。越空中编队接到命令后,且战且退,在退出战斗过程中,又被美F-4C多架围攻咬尾,4号机因只作方向机动摆脱未成,被“麻雀III”空空导弹击落,其余三机降落内排机场。

  越地面指挥所在命令克夫机场起飞4架米格-17的同时,还命令嘉林机场于15:37分起飞米格-17四机,15:42分起飞米格-17四机,均预定先后到北江桥至答求桥之间地域上空,主要是截止美F-105战斗轰炸机。第一队米格-17从嘉林机场起飞后,在高度700米以小间隔对头态势与美F-4C四机编队相遇,美机高度2000米,分成两个双机组向越机俯冲攻击,越机向美机来向作水平急转摆脱F-4C的夹击,又发现四架F-105战斗轰炸机,高度2500米,正在对北江大桥轰炸,越机准备打击该机编队时,该F-105已利用速度优势向海防方向退出战场。越四机在盘旋待战过程中,又发现高度3000米有一批四架F-105,由于美机高度高未打上。接着便 与四架美F-4C护航机相遇,美机主动投入战斗,越机被近与之空战,双方在1000米以下高度缠斗7分钟,美机发射“麻雀III”导弹8枚,均被越机用高度与方向相结合的机动方法摆脱,越机也无攻击机会,双方皆无损伤,越机降低高度至300-500米返航。

  在嘉林机场起飞的第二个米格-17编队,按时进入预定作战空域,在北宁东南与美四架F-4C战斗机对头相遇,越3、4号机在长机指挥下,分别转至美机尾后,各咬住F-4C战斗机的1 架,越3号机逼近美机400米,瞄准开炮,将美军2号机击落。越机4号机在750米距离开炮,将美1号机击伤;但在退出战斗时,在500米高度上,被美另一F-4C编队侧后偷袭,美机从侧方90度进入,发射“麻雀III”空空导弹2枚,将越方3号机击落。当时越编队中的飞行员均未发现美机。其余三机返回嘉林机场着陆。

二、六月五日空战

  1967年6月5日下午,越地面指挥所命令内排机场四架米格-21飞机于15:28分起飞,高度5000米,到三岛至太原地区掩护米格-17作战。越米格-21编队进入三岛以北时,发现美F-105战斗机四架,在尾追航向2-3公里距离上,当即向美机编队发射2枚导弹,击落F-105飞机一架,其余三架低空大速度逃走。米格-21未再遇美机,遂返航降落。

  与此同时,越地指还命令嘉林机场在15:28分和15:33分起飞两个米格-17四机编队,至三岛至太原地区打击美F-105战斗轰炸机。第一编队四架米格-17进入预定战区,高度5000米,速度700公里,发现美F-4C战斗机群,其中四机向越机编队急转,主动攻击越机。越机被近与美F-4C水平缠斗,越2、3号机在缠斗中抢先切半径进入攻击,各击落美F-4C飞机一架,随后美机从不同方向围攻越机。越机分成两个双机组与美机缠斗8分钟,高度从5000米打到200米,美机共发射“麻雀III”空空导弹24枚以上,均被越机采取航向与高度综合机动所摆脱,由于美机越来越多,越机采取边缠斗边向机场撤出的方式,退出战斗,但由于双机组之间距离拉的过远,失去严密搜索警戒,在距离机场25公里时,4号机被F-4C对头发射的1枚“麻雀III”导弹击落。

  第2编队米格-17四架,在距离内排机场15公里处,与美F-4C四机相遇,越2号机被美机对头发射的2枚“麻雀III”导弹所击落,其余三机未战返航。

以上两次空战结果:

越军被击落米格-17战斗机4架。

美军被击落F-105战斗机1架,F-4C战斗机3架,击伤F-4C战斗机1架。

评价:

  美军使用的F-105战斗轰炸机和F-4C战斗机均是第二代超音速飞机,机载武器主要是半主动雷达寻的“麻雀III”和红外线制导的“响尾蛇”导弹。F-4C所使用的“麻雀III”导弹不仅可以尾追攻击,而且可对头和侧向攻击。越方主要使用的是第一代高亚音速飞机米格-17;少量使用米格-21超音速飞机,但采用的空空导弹是第一代红外线型。所以美军的飞机和机载武器的性能均处于优势地位。

  F-105战斗机主要任务是对地面突击,只有在不外挂的条件下,才敢与越机空战,通常均尽量避开与越机空战。且有大量F-4C战斗机掩护。F-4C是第二代战斗机中性能较优异的飞机,具有全向攻击能力,性能与火力均优于越机,因此在空战中处处主动寻机与越机空战。

  美空军采用“波洛”战役的战术方法,以大量F-4C战斗机伪装成F-105战斗机,用迷惑的手法欺骗和引诱越机大量升空作战。越军由于飞机数量有限,飞行员技术水平与作战经验有限,尽管第次升空作战总是想方设法寻找F-105作战,尽量避开F-4C,而在实际战斗中,总是事与愿违,往往是先与F-4C作战。主要是越方每次出动,总是采用从两个机场出动3个四机编队的战术方法,被美军识破,因而美空军采用“波洛”战术,将越机引出来打,往往达到掩护F-105战斗轰炸机完成轰炸任务的目的。
越军米格-17飞行员,两次空战都发挥了飞机低空水平机动性能好的长处,空战均控制在1000米以下。而F-4C和F-105都是大速度飞机,在低空条件下,不仅速度受到限制,其机动性能也变差。越方飞行员充分运用了以己之长,击敌之短的战术,采用水平机动为主,与美机长时间缠斗,结果在两次空战中,击落4架美机,其中三架是米格-17飞行员,充分发挥飞机性能,在水平盘旋机动中击落的。

  越方飞行员在空战中,大胆采用低空奇袭和逼近美机空战的战术,这不仅显示了以弱胜强的决心,而且迫使对方机载导弹无用武之地。因越方飞行员采用这种战术,使美机在发射导弹时有误击自己飞机的顾虑,同时在水平机动中,很难构成较好的发射条件,因而命中率低。在两次战斗中,美机发射空空导弹32枚以上,在格斗中无一命中,越飞行员说:“只要机动得当,空空导弹并不可怕”。被美机击落的4架越机,有3架是在投入战斗前或退出战斗后,未发现敌机的情况下,被偷袭击落的。在现代空战中,最危险的是在没有发现敌机的情况下被偷袭。“麻雀III”导弹是雷达半主动制导,可全向攻击,被击落的4架越机,有2架是对头发射击落,1架是侧方90度被击落的,只有1架是尾追击落的。因此,对半主动雷达制导的导弹必须采用高度与方向相结合的综合机动方法才能有效。格-21战斗机与F-4战斗机同属第二代战斗机,所不同的是米格-21是一种轻型战斗机,不具备全天候作战能力;而F-4是一种重型战斗机,并具有全天候作战能力(即远战能力)。两种飞机的机动性能相差不多。所以除远战能力外,两机在近距缠斗中是半斤八两。但在实际使用中却差距甚远。

最新评论

欢迎广大航空迷投递稿件,内容可以是飞行器介绍、航空史、战史、航空趣闻、飞行器细品图片、与航空有关的文章都可以投稿。

投稿信箱:
arm007@vip.sina.com
afwing@gmail.com

扫一扫关注空军之翼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