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微信推荐

今日微博推荐

空中优势:从诺曼底到突出部

发布时间:2017-12-21  原作者:李昭辉   点击数:

原创不易 认可价值 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 以及来自空军之翼

  译者注:本文原文刊载于2013年2月份出版的美国《空军》杂志(AIR FORCE Magazine),原文作者是理查德•P.哈里恩(Richard P. Hallion)。哈里恩是一位航空航天历史学家,曾担任美国空军的官方历史学家达11年之久,其著作广泛,主要集中在航空航天技术和空中力量领域。译文所配图片有改动。

一大群美军第8航空队的B-17轰炸机正在飞向目标。“飞行堡垒”通过空袭德国境内的铁路编组站和封锁其他目标来达到阻断德军向前方输送燃料和其他补给品的目的
一大群美军第8航空队的B-17轰炸机正在飞向目标。“飞行堡垒”通过空袭德国境内的铁路编组站和封锁其他目标来达到阻断德军向前方输送燃料和其他补给品的目的

  “正是由于控制了天空,美国陆军航空队才得以无情地扫荡德国人。”

  到1944年11月底,阿道夫•希特勒的“大德意志第三帝国”已经成了明日黄花。就在这一年,同盟国发起了规模巨大的攻势,他们迫使纳粹政权转入了防御态势。
在地面上,英美盟军和苏联红军犹如一把正在收拢的铁钳的两个钳口,德国陆军日渐陷入了紧迫的境地;在海上,第三帝国海军那为数不多的潜艇正面临着似乎对其位置无所不知的盟军水面舰艇和海上巡逻飞机的歼灭性打击。德国海军曾经拥有的那些令人畏惧的主力舰正在一艘艘地被击沉、重创,抑或是停放在波罗的海作为沿岸炮台使用。

  在空中,正如美国陆军航空队司令亨利•哈里•“哈普”•阿诺德将军所回忆的那样,美军的空勤人员正在“随心所欲地在整个德国上空漫游,同时纳粹德国空军的飞行员和地面防空部队对此无能为力”。对石油和运输系统的空袭切断了纳粹空军部队的燃料和零部件供应,甚至还在稳定地损耗着德军的飞行员和战机。在德国,天上没有一处空域是安全的,无论何时,任何一架德国飞机都面临着被盟军战斗机从这片危险的天空中击落的风险。

被盟军战斗机攻击的Me 262
被盟军战斗机攻击的Me 262

德国人无计可施

  在伯格霍夫别墅——希特勒在阿尔卑斯山的山区度假村——的大厅中,客人们只要向窗外远处眺望就会看到被燃烧的城市映红的夜空。连续五年的不间断战争已经榨干了德国空军的战斗力,暴露出了德国空军在领导、装备和组织方面的诸多弱点,并导致了两位德国空军高级将领——恩斯特•乌德特(译者注:德国空军技术总监、空军一级上将,1941年11月17日自杀身亡)和汉斯•耶顺内克(译者注:德国空军总参谋长、空军一级上将,1943年8月18日自杀身亡)的自杀身亡。1944年初,美国陆军航空队将纳粹德国空军的战斗机力量作为攻击目标并意在将其彻底摧毁。结果,在当年的3月份,绰号“战斗机将军”(General of Fighters)的德国空军中将阿道夫•加兰德损失了德军可用飞机数量的一半,在4月份又损失了剩下的那些“幸存者”中的一半,到了5月份,幸存的半数“幸存者”中又有一半损失掉了。同样是在1944年的5月份,德军25%的战斗机飞行员阵亡了。在他们当中,许多人都是在西班牙、法国、英国、希腊、伊拉克、北非沙漠和东线打过仗的老兵。

  结果,在1944年6月6日,同盟国一方成为了诺曼底地区天空的主宰者。加兰德回忆说:“从登陆的第一刻起,盟军就拥有绝对的空中优势。”

  在掌控了天空之后,美国陆军航空队的战略和战术空中力量(当然还要加上英国皇家空军的战略和战术空中力量)就能够集中力量扫荡德国人的阵地和部队了。单单在“D日”(即登陆日6月6日)这一天,德怀特•大卫•艾森豪威尔将军麾下的航空兵们就起飞了将近11000个架次,意在提供战术空中支援。重型和中型轰炸机猛烈轰炸了德国人军需品的铁路运输终点、铁路节点和桥梁。战斗轰炸机迫使纳粹的部队和车辆离开公路行驶,这让德国陆军元帅埃尔温•约翰内斯•尤根•隆美尔抱怨说,敌人的空中优势对“我军的机动构成了极其严重的影响,我军对此却无计可施”。

  几天之后,隆美尔元帅发现自己也面临着遭受空袭的风险。盟军的战役规划者们将诺曼底地区划分成了多个区域,每处区域都配属有一架侦察-攻击机(spotter),这些侦察-攻击机的作用非常类似于差不多半个世纪之后“沙漠风暴”行动期间多国部队的“杀手侦察”(killer scouts)。在一架加拿大空军的“野马”式搜索-战斗机的指引下,两架英国皇家空军的“喷火”式战斗机找到并扫射了隆美尔元帅那辆体积庞大的“霍希”(Horch)牌战地座驾。在盟军的空中打击下,隆美尔的座车冲出公路并翻了车。“沙漠之狐”严重受伤并被迫离开了作战指挥岗位。随后,在休养康复期间,在盖世太保发现他参与了1944年7月20日失败了的针对希特勒的炸弹暗杀行动后,隆美尔元帅在10月14日被胁迫自杀。

隆美尔元帅的“霍希”牌座车遭受盟军空袭后的残骸
隆美尔元帅的“霍希”牌座车遭受盟军空袭后的残骸

  隆美尔元帅的继任者,陆军元帅京特•冯•克鲁格给希特勒写信称:“面对敌人的空中优势,除了从战场上撤退之外,我们无力采取任何策略来弥补我方空中力量的缺失”。同样的,由于怀疑盖世太保发现了自己与用炸弹暗杀希特勒的阴谋的关系,克鲁格元帅在8月18日也自杀了。

  二战结束后,德军高射炮部队指挥官沃尔夫冈•皮克特中将(Lt. Gen. Wolfgang Pickert)报告说,无论何时盟军都非常喜欢晴朗的天气,此时倘若在白天进行车辆机动的话“实际上确定无疑地会遭受某种程度的损失”。但夜晚为德军提供了一点喘息之机。不过,日落后双引擎的美国陆军航空队和英国皇家空军的“夜间入侵者”仍旧会在黑暗中发起攻击,它们轰炸机场、供应站、桥梁和用于通行的公路和铁路。

在阿登地区,一个美国陆军的机枪小组正隐蔽在挖好的掩体内,准备迎接敌人的下一波进攻
在阿登地区,一个美国陆军的机枪小组正隐蔽在挖好的掩体内,准备迎接敌人的下一波进攻

  在盟军的战术空军指挥官们——包括美国陆军航空队的埃尔伍德•R.奎萨达(Elwood R. Quesada)少将、霍伊特•S.范登堡(Hoyt S. Vandenberg)少将和奥托•P.韦兰德(Otto P. Weyland)少将,以及英国皇家空军的亚瑟•科宁翰(Arthur Coningham)空军中将和哈利•布罗德赫斯特(Harry Broadhurst)空军少将——的运筹帷幄下,他们麾下的飞行员对德军而言更加致命了:他们让战斗-轰炸机的飞行员搭乘在装备有无线电设备的坦克上,随同装甲部队一同向前推进,以此来协调控制空中打击;他们还把装备有甚高频(VHF)无线电通信设备的战术空中控制小组分派到步兵部队中;他们还给战斗-轰炸机装备了微波早期预警雷达,这种雷达可以直接引导着飞机沿打击航线飞行,甚至能够在一定距离上进行“盲炸”。

  美国陆军航空队和英国皇家空军的战斗-轰炸机摧毁了德军暴露在外的装甲力量和步兵。在他的战后总结报告中,艾森豪威尔将军对空中力量给予了高度评价,这主要是基于盟国空军粉碎了纳粹在法国莫尔坦(Mortain)地区发动的一次装甲进攻威胁——德军的这次装甲进攻威胁着盟军的登陆部队,并有可能切断盟军登陆部队之间的联系。在这场战斗中,表现尤为引人注目的是英国皇家空军装备的可发射火箭弹的“台风”式战斗机。在盟国空军侦察-攻击机群持续不断的炸弹轰炸、火箭弹轰炸、机枪扫射和地面炮兵火控校射下,德国军队的抱怨与愤怒与日俱增:“我们自己的德国空军在哪里?”

“台风”式战斗机
“台风”式战斗机

  在诺曼底战役结束时,时任盟军第12集团军群指挥官的奥马尔•纳尔逊•布莱德雷中将——在其观念被奎萨达少将彻底纠正过来之前,布莱德雷中将始终是一位空中力量的怀疑者——向阿诺德将军表达了他的感激之情,他写道:“在我看来,我们的密切合作比德国人所做的要更好”。

一名美军士兵正在检查一辆被击毁的德军突击炮的残骸,这辆突击炮是被美军第19战术空军司令部麾下的空中力量摧毁的
一名美军士兵正在检查一辆被击毁的德军突击炮的残骸,这辆突击炮是被美军第19战术空军司令部麾下的空中力量摧毁的

  在通过猛烈的轰炸粉碎了当面德军的抵抗之后,美军第7军开始了突破德军防线并横扫法国的进程。时任第7军军长的约瑟夫•劳顿•柯林斯(J. Lawton Collins)陆军少将报告说:“倘若我们没有现在我们所一直拥有的这样强大的空中支援的话,我们就不可能像现在推进得这样远、推进得这样快,同时只有如此之少的伤亡。”

  诺曼底战役留给希特勒的只有沮丧,但他始终妄想得到胜利。就在最后一名德国士兵撤回法德边境之前,希特勒又构想了一场新的战役,一场旨在割裂盟军的联系、夺回丢失的港口,甚至妄图与英美两国达成停战以便让德军继续与斯大林那支奔涌而来的苏联红军单独战斗的战役。最终,1944年8月19日,德军最高统帅部作战局局长阿尔弗雷德•J.F.约德尔陆军一级上将开始准备“在11月份发起攻势”,他还着重补充道:“那时敌人的空中力量无法出动。”

最新评论

欢迎广大航空迷投递稿件,内容可以是飞行器介绍、航空史、战史、航空趣闻、飞行器细品图片、与航空有关的文章都可以投稿。

投稿信箱:
arm007@vip.sina.com
afwing@gmail.com

扫一扫关注空军之翼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