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微信推荐

今日微博推荐

伦敦上空的鹰──纳粹德国空军是如何输掉不列颠之战的?

发布时间:2016-11-06  原作者:李昭辉   点击数:

原创不易 认可价值 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 以及来自空军之翼

  译者注:本文原文发表在2008年8月份出版的美国《空军》杂志(AIR FORCE Magazine)上,原作者是《空军》杂志的特约编辑约翰•T.科雷尔(John T. Correll)。译文所配图片有改动。

  “英国人的勇气和能力也许并不足以使他们取得胜利;德国人犯的错误同样是英国取胜的关键。”

战役背景

  对大不列颠而言,1940年7月份的形势看上去岌岌可危:德国人只用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侵略并征服了大部分西欧国家。在装甲部队和“斯图卡”俯冲轰炸机的支援下,快速机动的德国陆军在短短数天之内就碾过了荷兰和比利时。法国,那个有着114个师、并且坦克和火炮的数量比德国还多的国家,虽然支撑的时间要长一些,但最终也在1940年6月22日举手投降。幸运的是,大不列颠从敦刻尔克的海滩上撤回了它那支一直在撤退的远征军部队。

  显然,纳粹德国的下一个目标就是英国。对德国人而言,首要的目标是夺取制空权,并以此作为入侵英伦三岛的前提条件。纳粹德国空军傲慢地估计,它能够在四天之内击败位于英格兰南部的英国皇家空军战斗机司令部(Royal Air Force’s Fighter Command)麾下的部队,并在四个星期之内摧毁皇家空军剩下的力量。

  1940年5月10日,温斯顿•丘吉尔接替内维尔•张伯伦担任英国首相。丘吉尔抵抗纳粹入侵的态度是坚决的。在一场面对议会作出的斩钉截铁的演讲中,丘吉尔宣称:“我们将在海滩上战斗,我们将在陆地上战斗,我们将在乡村的田野和城市的街道间战斗,我们将在崇山峻岭中战斗;我们永不投降!”

温斯顿•丘吉尔和他著名的胜利手势
温斯顿•丘吉尔和他著名的胜利手势

  并不是每个人都对丘吉尔表示赞同。在当时的英国外交部盛行绥靖主义和失败主义,外交大臣哈利法克斯勋爵(Lord Halifax)就认为,英国已经输了。让丘吉尔感到愤怒的是,负责外交事务的副国务大臣理查德•奥斯汀•“拉布”•巴特勒(Richard A.“Rab”Butler)告诉当时在伦敦的瑞典外交官说,倘若“条件合适”的话,那么“任何能够达成妥协和平的机会都不会被忽视”。

一群英国皇家空军第601战斗机中队的飞行员们正在争先恐后地奔向他们的“飓风”式战斗机,照片摄于1940年8月
一群英国皇家空军第601战斗机中队的飞行员们正在争先恐后地奔向他们的“飓风”式战斗机,照片摄于1940年8月

  时任美国驻英大使的约瑟夫•帕特里克•肯尼迪(Joseph P. Kennedy)在1940年7月31日通知美国国务院说,纳粹德国空军拥有把英国皇家空军打得“无法再执行任务”的战斗力。在一份新闻稿中,来自内华达州的民主党人肯•皮特曼参议员(Sen. Key Pittman,皮特曼参议员当时是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的主席)声称:“大不列颠完全没有做好保卫自身的准备,这不是什么秘密,而且就算美国给英国送去点什么也无非是延后英国被打败的时间,仅此而已。”在法国投降之前一直担任法国军队总司令的马克西姆•魏刚将军(Gen. Maxime Weygand)则预言:“在三个星期之内,英格兰的脖子就会被拧断,就像只小鸡仔一样。”

  接着,就发生了那场持续时间为1940年7月10日至10月31日的战事──在历史上,人们称之为“不列颠之战”(Battle of Britain)。对那些纷纷预言不列颠将迎来一场厄运的人们而言,战斗的结果无疑令人大跌眼镜:英国人赢了。事实证明,几乎在所有的方面,英国皇家空军都是一支比纳粹德国空军更优秀的作战力量。决定性的因素是英国人的能力和决心,但德国人在战役之前和战役过程中所犯的错误也对战役最终的结局影响深远。

一幅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英国宣传海报,表现的是一群英国的“喷火”式战斗机正在击落德国的He 111轰炸机的场景
一幅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英国宣传海报,表现的是一群英国的“喷火”式战斗机正在击落德国的He 111轰炸机的场景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根据《凡尔赛和约》的规定,德国被禁止重新拥有武装,但德国的飞机研发工作一直在“民用航空”的幌子下不断地进行着。1933年希特勒上台之后开始公开地寻求军事化。1935年,作为德国武装力量的一个独立军种,纳粹德国空军正式成立。很快,纳粹德国空军就成为了欧洲地区最庞大的空军,而且在许多人看来,它也是欧洲地区最优秀的空军。

  在西班牙内战期间,德国的飞行员们磨砺了他们的技能。在1936至1939年间,德国空军的飞行员们轮流以“志愿者”的身份,通过“秃鹰军团”(Condor Legion)支援了弗朗西斯科•佛朗哥(Francisco Franco)及其麾下的“国民军”。德国飞行员们完善了他们的技术,检验了他们的装备──包括Ju 87“斯图卡”俯冲轰炸机和Bf 109战斗机。同时,他们也获得了实战经验。

  1938年9月,美国最著名的航空活动家查尔斯•奥古斯都•林德伯格(Charles A. Lindbergh)参观了德国的航空基地和工厂。“德国人现在拥有毁灭伦敦、巴黎和布拉格的手段,如果她愿意这样做的话”,林德伯格在一份写给身在伦敦的肯尼迪大使的报告中这样写道。“英格兰和法兰西加在一起也没有足够数量的现代化战机来有效地保卫自身或发起反击。”

参加“秃鹰军团”的德军官兵合影
参加“秃鹰军团”的德军官兵合影

  当德国在波兰、荷兰、比利时和法国轻而易举地取得胜利之后,纳粹德国空军那原本就令人感到可怕的名声又被进一步加强。1940年7月,纳粹德国空军的规模约为英国皇家空军的两倍,但关键的对比绝非上述粗略的数字对比那样简单:在不列颠之战中,英国皇家空军战斗机司令部基本上是以一己之力对抗着数量上相当于两个航空队的德国空军的战斗机、轰炸机和俯冲轰炸机。通过这样一对比我们可以看出,德国人所拥有的优势明显就更大了。

  英国皇家空军战斗机司令部司令、空军上将休•道丁(Air Chief Marshal Hugh Dowding)曾说:“对那些德国飞行员而言,我们的小伙子们必须一个打下他们五个。”

英国空军上将休•道丁
英国空军上将休•道丁

德国空军总司令赫尔曼•威廉•戈林
德国空军总司令赫尔曼•威廉•戈林

  纳粹德国空军并不像它看上去的那样不可战胜。德国空军一个根本性的弱点就是它在领导方针方面的不稳定性。德国空军的总司令是帝国元帅赫尔曼•威廉•戈林(Hermann W. Goering),戈林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是一位王牌飞行员,并在1918年接替“红男爵” 曼弗雷德•冯•里希特霍芬(Manfred von Richthofen)指挥绰号为“飞行马戏团”(Flying Circus)的第1战斗机联队。戈林后来成了一个大胖子,这对他而言不啻一个巨大的讽刺。他没能跟上空中力量的变化潮流,而且对战略也所知甚少。戈林很容易作出一些冲动的、不稳定的古怪决定。当希特勒对戈林作出的决策进行干预时──希特勒经常这么干──结果就更糟了。

最新评论

欢迎广大航空迷投递稿件,内容可以是飞行器介绍、航空史、战史、航空趣闻、飞行器细品图片、与航空有关的文章都可以投稿。

投稿信箱:
arm007@vip.sina.com
afwing@gmail.com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扫一扫关注空军之翼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