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微信推荐

今日微博推荐

“最光辉的时刻”——英德不列颠空战77周年

发布时间:2017-07-14  原作者:李昭辉   点击数:

原创不易 认可价值 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 以及来自空军之翼

希特勒最大的失误

  1940年的9月份一开始,德国人就将轰炸的重点转向了英国人的机场和飞机制造厂。在这个关键节点上,德国人在战略上的改变彻底扼杀了他们任何打赢这场战争的希望,这一切是由德国人在理解和判断方面的错误相结合而引起的。

  1940年8月24日夜,一个在黑暗中偏离了航线的德军空袭机组把炸弹扔到了伦敦。这是由导航失误而引起的。被炸弹炸毁的目标是位于伦敦城东部的储油设施,但丘吉尔并不知情。他下令对柏林展开报复性袭击,皇家空军轰炸机司令部第二天晚上就执行了丘吉尔的命令。

  希特勒并没有被告知最初德军犯下的错误,他对此暴怒不已,并将德国轰炸机的主要目标改为伦敦和英国的主要城市。该命令于9月7日生效。

  至少有一位德国空军的领导人──阿尔贝特•凯塞林元帅(Field Marshal Albert Kesselring)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同意接受这一改变。8月25日,凯塞林认为英国皇家空军只剩下200架战斗机了。他相信,对伦敦的轰炸会迫使英国人把剩余的战斗机派往空中,从而被在数量上占优势的德国空军彻底摧毁。事实上,道丁当时有233架“喷火”和416架“飓风”,而德国人在这一关键时刻改变战略的举措反而缓解了英国皇家空军的压力。

1940年8月,英吉利海峡上空的Bf 110
1940年8月,英吉利海峡上空的Bf 110

  1940年9月15日──这一天后来被英国人定为“不列颠空战日”(Battle of Britain Day),并举国纪念这一胜利──德国空军派出了400架轰炸机和700架战斗机空袭了英国。帕克少将把他手头上拥有的每一架战斗机都派出去了,他们总共打下了56架德国飞机,并重创了一些敌机──这些敌机受损是如此严重,以至于它们已经不可能再飞回基地了。英国皇家空军只损失了28架飞机。

  纳粹德国空军再也没能恢复到具有如此强悍的实力过。战斗仍在继续,但德国人已经认识到,他们并没有摧毁皇家空军。9月17日,希特勒下令推迟“海狮行动”,直至另行通知为止。与此同时,英国人的实力却在稳步增长。德国人则无法让他们的飞机产量迅速提升,其战斗机和轰炸机兵力在8月至12月间减少了四分之一以上。

德国军官眺视着英吉利海峡对岸的多佛尔白色悬崖
德国军官眺视着英吉利海峡对岸的多佛尔白色悬崖

  巴德在9月份获得了几次带领“大联队”作战的机会,取得的战果不一。在大多数情况下,参战中队往往会花费太长的时间才能组建起编队来,而且在抵达战区之后往往已经太晚了,正如之前帕克所预测的那样。

  德军入侵的危险已经不复存在了。根据英国方面的记述,“不列颠之战”于1940年10月31日宣告结束。然而,并不是每个人都知晓这一结果的到来。在1940年11月份《波士顿周日环球报》(Boston Sunday Globe)对美国驻英大使肯尼迪所做的一次采访中,后者依然相信英国人输掉了这场战役,并宣称“英格兰的民主政治已告结束”。肯尼迪大使曾试图否认说过这样的话,但记者有证人,肯尼迪最终在当月晚些时候提交了辞呈。

  当年12月份,丘吉尔回忆起了魏刚将军在1940年6月份所作的预言──“英格兰的脖子会被拧断,就像只小鸡仔一样”。“难以战胜的小鸡!”丘吉尔说道。“难以战胜的脖子!”

在这幅由贝里曼(Berryman)绘制的作品中,一架“飓风”式战斗机正在一架被击落后迫降在英国锡利群岛(islands of Scilly)附近的海面上并逐渐下沉的德国亨克尔He 111双发中型轰炸机的上空盘旋
在这幅由贝里曼(Berryman)绘制的作品中,一架“飓风”式战斗机正在一架被击落后迫降在英国锡利群岛(islands of Scilly)附近的海面上并逐渐下沉的德国亨克尔He 111双发中型轰炸机的上空盘旋

  对英国城市的持续轰炸被称为“大轰炸”(the Blitz),这类轰炸一直持续到了1941年的5月份,并造成了4万名平民死亡,还摧毁了大量建筑物,但并未达成任何战略目的。1940年12月,希特勒下令德国武装部队开始准备发起“巴巴罗萨”行动,即入侵并毁灭苏联。戈林又开始大肆吹嘘了,他夸下海口说,苏联红军的空军“就像一群用粘土做成的鸽子一样”,德国空军会毫不费力地把它们消灭。

道丁离职

  那位在“不列颠之战”中指挥着皇家空军取得了胜利的人在这场战役结束后在其原来的职位上没待多久就离开了。肖尔托•道格拉斯、利-马洛里和其他挑剔的家伙们又有了新的抱怨:道丁并没有做足够多的事情来阻止德国人毁灭性的夜间轰炸,因为“大轰炸”还在不断进行着。

  道丁对此的回答是,英国方面需要一款夜间战斗机。而当时布里斯托尔公司的“英俊战士”(Beaufighter)夜间战斗机刚刚投入服役,另外用于支援该机作战的地面控制雷达也尚未完善。在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件中,道丁上将的说辞得到了证实,但在当时,这些针对他的批评言论却得到了广泛的接受。

  “虽然道丁是绝对正确的,但是就当时的形势来说,要想让丘吉尔心平气和地接受‘对于当前遭受空袭这一严重的军事问题却束手无策’这一事实是不可能的,无论是从哪位高级军官那里都不可能”,历史学家迈克尔•科尔达这样说道。“他不可能告诉英国人说,他们应该安静耐心地等待,直到皇家空军战斗机司令部最终获得了一款正确的装备并修改了训练程序,与此同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的家园被德国人的夜间轰炸所炸毁或烧毁。”

  1940年11月25日,道丁接到了来自英国空军部部长阿奇博尔德•辛克莱(Archibald Sinclair)的电话,后者告诉道丁在24小时之内放弃他的职位。道丁要求给出一个理由,却只被告知这一决定已经达成了。

  当天晚些时候,肖尔托•道格拉斯取代道丁担任了战斗机司令部的头头。利-马洛里也从帕克的手中接管了第11大队的指挥权,后者则被发配到了训练司令部(Training Command)。

  也许,现在的确到了该让道丁上将离开的时候了,不过对这件事的处理却并未让空军部或皇家空军感到有多么“光彩”。丘吉尔默许了对道丁上将的撤换,但他明白,对这位领导着英国皇家空军取得了“不列颠之战”的胜利的人而言,这是一种非常让人寒心的待遇。1943年,丘吉尔提出要为道丁上将授予一个爵位,这一提议被批准了。道丁上将也接受了这一提议,并为自己选择了“宾利修道院的道丁勋爵”(Lord Dowding of Bentley Priory)的头衔。

最新评论

欢迎广大航空迷投递稿件,内容可以是飞行器介绍、航空史、战史、航空趣闻、飞行器细品图片、与航空有关的文章都可以投稿。

投稿信箱:
arm007@vip.sina.com
afwing@gmail.com

扫一扫关注空军之翼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