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微信推荐

今日微博推荐

“最光辉的时刻”——英德不列颠空战77周年

发布时间:2017-07-14  原作者:李昭辉   点击数:

原创不易 认可价值 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 以及来自空军之翼

“道丁系统”

  德国对英国入侵的成功与否取决于其能否获得空中优势。否则,德国人的入侵舰队将会在英吉利海峡和海滩上被摧毁。因此,英国人依然需要依靠皇家空军战斗机司令部(RAF Fighter Command)作为他们的第一道防线。

  英国这个岛国的传统力量──皇家海军仍然在英国武装力量中排名第一。英国皇家空军自1918年成立以来一直是一个独立的军种,该军种最初是为了应对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德国齐柏林飞艇对英国的无情轰炸而建立的。尽管如此,皇家空军的创始人休•蒙塔古•特伦查德空军元帅(Marshal of the RAF Hugh M. Trenchard)却是围绕着远程战略轰炸而打造这支力量的。与他那个时代的许多航空先驱(包括美国的比利•米切尔在内)一样,特伦查德相信,轰炸机是空中力量的主要构成部分。

  这种信念也反映在了国家政策之中。1932年,斯坦利•鲍德温(Stanley Baldwin,他曾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三次担任英国首相)说出了那句著名的话:“轰炸机将永远会(在议会)被通过。”在鲍德温看来,没必要针对空袭展开防御,他说:“唯一的防守就是进攻。”

  英国皇家空军战斗机司令部于1936年组建,当时该司令部的重要性被包括空军部在内的几乎所有人都视为排在轰炸机司令部之后。从一开始,战斗机司令部就由皇家空军上将休•道丁(Air Chief Marshal Hugh Dowding)率领。道丁上将是一位杰出但又很古怪的人,因为他冷酷的个性而被人们送了个“乏味”(Stuffy)的绰号。他顽固而又冷漠,他根本无法让那些与他共事的空军官僚或政客喜欢他。在一些年轻的飞行员看来,他太老了,缺乏精神,而且离“主动飞行”差得太远了。更重要的是,“道丁也许是英国第一号──也许还是整个世界上第一号──不相信轰炸机会‘永远获得通过’的人”,历史学家迈克尔•科尔达(Michael Korda)这样说道。

休•道丁空军上将。作为皇家空军战斗机司令部的领导人,他是杰出的、有能力的,但却冷酷无情。他的诋毁者们通过不断地活动,最终把道丁赶出了战斗机司令部
休•道丁空军上将。作为皇家空军战斗机司令部的领导人,他是杰出的、有能力的,但却冷酷无情。他的诋毁者们通过不断地活动,最终把道丁赶出了战斗机司令部

  在“道丁系统”(Dowding System)的诨名下,英国皇家空军战斗机司令部形成了一道强大的防御屏障,并得到了沿海雷达站的支援──只要德国飞机从位于欧洲大陆上的基地起飞,这些雷达站就能够探测到它们。来自雷达站的情报会汇入由道丁上将指挥和控制的位于伦敦郊区的宾利修道院(Bentley Priory)这一“神经中枢”。通过宾利修道院,皇家空军的战斗机中队可以以一种极为经济的方式进行搭配和接受指挥。

“本土链”雷达防线
“本土链”雷达防线

  英国空军部和皇家空军一直在向道丁施加压力让其退役,但是在丘吉尔的坚持下,鉴于道丁上将对防空体系的独到认识,在这种紧急状况下还是让他继续担任了原有的职务。

  道丁坚信要小心地保存他那不占数量优势的兵力,只投入了一些他绝对必须投入的战斗机,并把剩下的战斗机留作以后的不时之需。1940年5月,他甚至与丘吉尔发生了冲突,因为丘吉尔想要派更多的皇家空军的战斗机去参加法国的战斗,而法国之战当时已接近尾声,而且英国方面已经在法国损失了数百架飞机。

  道丁最终成功地制止了皇家空军将其飞机在法国做进一步的部署,但随着英国人从敦刻尔克撤退的同时,皇家空军战斗机司令部也被严重地削弱了。“倘若德国人在此时就发起进攻的话”,道丁在1940年6月3日告诉战争内阁说,“我无法保证我们能掌握超过48个小时的制空权。”

大战前的宁静

  希特勒手下的好几位将领都劝他立即对英国开战,以充分利用在法国取得的惊人胜利,但希特勒此时还没有做好准备。德军在一系列的作战行动中遭受了重大伤亡──包括损失了将近1500架飞机,而且他们需要时间来补充恢复。此外,希特勒还受到了“丘吉尔会被推翻,新政府将由哈利法克斯勋爵或者劳合•乔治领导”这种臆想的蛊惑。

  与此同时,纳粹德国空军也进入了准备发起攻击的阵位,他们将其空中机群部署到了法国北部和比利时地区,另外还在挪威部署了一支机群作为前两者的后援。当时的纳粹德国空军是欧洲规模最大、装备最好的空军,其规模大约是英国皇家空军的两倍。而且,其中许多飞行员已经在西班牙内战中接受了战斗的洗礼。

  纳粹德国空军由帝国元帅赫尔曼•戈林(Reichsmarschall Hermann Goering)领导,戈林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曾是一位颇有冲劲的王牌飞行员,还曾接替“红男爵”曼弗雷德•冯•里希特霍芬指挥过著名的“飞行的马戏团”(Flying Circus,译者注:即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德意志帝国陆军航空勤务队下辖的第1战斗机联队)。但是,戈林现在却成了一个大摇大摆而又滑稽可笑的大胖子。戈林和他指挥的纳粹德国空军吹嘘说,在英格兰南部打败皇家空军战斗机司令部只需要四天的时间,而彻底解决英国皇家空军和英国的飞机制造工业也只需花四个星期的时间。

德国空军总司令赫尔曼•威廉•戈林
德国空军总司令赫尔曼•威廉•戈林

  德国人是在并没有进行很好的组织和装备的情况下而投身于这场战斗的。到目前为止,他们的成功都是通过发动短时间的快速闪电战突袭的方式而获得的,在闪电战中,主要依赖坦克和“斯图卡”俯冲轰炸机为步兵开辟道路。然而,面对英伦三岛,坦克和地面部队是没法直接开过去的,而“斯图卡”俯冲轰炸机则非常容易受到主动的防空力量的杀伤。

1940年7月英吉利海峡上空的Ju 87B
1940年7月英吉利海峡上空的Ju 87B

  纳粹德国空军必须独自承担起攻打英国的重任。德国人的战斗机部队是很强大的,他们装备有梅塞施密特Bf 109战斗机,这款机型被普遍认为是当时世界上最好的战斗机。尽管如此,Bf 109战斗机的航程却非常短──从位于法国的基地起飞后,它们在伦敦上空只能持续进行约10分钟的战斗。德国空军其他的空中兵力在很大程度上就要数俯冲轰炸机了。德国空军没有远程轰炸机,只装备有一些双发的中型轰炸机,如容克斯Ju 88、亨克尔He 111和道尼尔Do 17,这些飞机不太适合用来进行战略轰炸。

入侵英国的Ju 88轰炸机和Bf 109E战斗机
入侵英国的Ju 88轰炸机和Bf 109E战斗机

  英国皇家空军充分利用了这个“空白期”。1940年6月29日至8月2日,英国方面生产了322架崭新的“飓风”和“喷火”式战斗机,这些飞机彻底弥补了英国人在法国战役中损失的飞机和在7月初的交战中遭受的消耗性损失。

  1940年6月19日,英国皇家空军战斗机司令部只有520架飞机做好了战斗准备。到了8月9日,这一数字上涨到了715架,另有424架飞机作为战争储备──这些作为储备的飞机在一天之内就可以做好准备并投入战斗。

  英国皇家空军战斗机司令部将主要使用其装备的两款最优秀的飞机来打这场空战──休泼马林飞机公司的“喷火”式战斗机和霍克飞机公司的“飓风”式战斗机。在绝大多数战斗中,外形流畅优美的“喷火”是德军Bf 109战斗机旗鼓相当的对手,而作为“军马”使用的“飓风”式战斗机几乎与“喷火”一样好,而且可以在战斗中独当一面。

  道丁上将把战斗机司令部的防御兵力编组成了四个大队,规模最大的是第11大队,该大队的防区覆盖英格兰东南部和从空中进入伦敦的航路,大队指挥官是基思•罗德尼•帕克空军少将(Air Vice Marshal Keith R. Park),帕克空军少将是位新西兰人,也是一位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的王牌战斗机飞行员。紧邻第11大队的防区以北就是第12大队的防区,该大队的防区覆盖英格兰中部和东安格利亚(East Anglia,译者注:东安格利亚是英格兰东部的一个地区,由诺福克郡、萨福克郡、埃塞克斯郡和剑桥郡的一部分组成),大队由空军少将特拉福德•利-马洛里(Air Vice Marshal Trafford Leigh-Mallory)指挥。另外两个大队的职责则不太重要:英格兰西南部地区由第10大队负责掩护,英格兰北部和苏格兰由第13大队负责掩护。

  除此之外,英国皇家空军还有几个重要的“力量倍增器”:

  一是英国方面已经破解了德国人高度机密的“恩尼格玛”密码,并且充分地利用了从无线电通信中截获提取的情报材料,英国人将其称为“超级机密”。

  二是燃料。在战争爆发时,纳粹德国空军和英国皇家空军使用的都是辛烷值为87的航空燃料。1940年3月,英国皇家空军开始转为使用辛烷值为100的航空燃料,这种燃料是从美国人那里获得的,这使得安装在“喷火”和“飓风”战斗机上的劳斯•莱斯公司的“梅林”发动机的性能提升了30%。相比之下,纳粹德国空军仍在使用辛烷值为87的航空燃料。

  三是雷达。德国人早在英国人之前就拥有了雷达,但他们从未对雷达予以充分的利用,也不了解英国人是如何将雷达融入其防空与指挥控制系统当中的。

最新评论

欢迎广大航空迷投递稿件,内容可以是飞行器介绍、航空史、战史、航空趣闻、飞行器细品图片、与航空有关的文章都可以投稿。

投稿信箱:
arm007@vip.sina.com
afwing@gmail.com

扫一扫关注空军之翼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