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微信推荐

今日微博推荐

北海上空的死亡比翼鸟:第100轰炸机大队的地狱之旅

发布时间:2015-01-25  原作者:芬兰大狒狒   点击数:

原创不易 认可价值 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 以及来自空军之翼

口述:格兰德•A•富勒中尉;撰写:詹姆斯•P•布沙

  引言:在白天轰炸一座重兵防守的德国城市,比如汉堡,是极其危险的。但危险不仅仅于此。对于第100轰炸机大队以及所属的“空中堡垒”来说,他们所面临的危险迫在眉睫。

  (译者注:下文以富勒中尉为第一人称)

  她是那种看一眼就可以把你牢牢抓住的好妹子——尽管我此前并没有飞过这架B-17“飞行堡垒”,我只是她姐妹机的飞行员。我在“鹰巢”(美国空军博物馆,现俄亥俄州代顿市美国空军国家博物馆)静静地看着她。那惊艳的一眼,打开了我记忆的闸门。40年前的那一幕幕,如洪流涌来。

  那记忆是如此深刻:当最后一个舱门关闭,指挥塔发来引擎启动的指令,每个B-17的机组乘员都行动默契如一人。从驾驶员到尾炮手,从腹部炮塔手到投弹手,随着堡垒小姐的苏醒,我们九个人开始了我们的任务。驾驶员和我在启动4个巨大的莱特飓风引擎前,要一一校对检查表,燃料泵、冷却器,引擎等等不一而足。在机场周围的停机坪上,其余四十架堡垒和他们的机组乘员也在做相同事情。如此之多的引擎启动起来,形成雷鸣般声音。整个地面震抖着,当地农场和镇子里的居民们都被引擎声吵醒了。他们知道,被昵称为“我们的小伙子”的扬基们又在执行一项新的任务了。

  作战中B-17编队里的飞机是相互保护彼此依赖,我们机组在机舱里也是这样的。这是一个属于我们的世界,我们9人彼此依靠。紧张与兴奋、信念和恐惧,这些情绪混合在一起。但我们把这些东西留给自己,因为我们都知道身边的战友能否活下去,就取决于你所做的工作。

  我们这些第100轰炸机大队的老家伙们在代顿市重新集合了。

  我们绕着B-17慢慢的走着,记忆一点点复苏,几乎没有注意到身边是否有人。

  当我抬头凝视博物馆的这架“Shoo Shoo Baby”号时,我甚至没有注意到我旁边还站着一个人,和我一样仰视着同一架飞机。

450279677_cd8f346b9c_o.jpg

  我开始和身边的这位先生交谈。当时我并没有意识到,他的回答会解开一个在我心里超过40年的问题。

  “你参加了汉堡行动吗?”我问到。他说,是的。

  接下来,我问到:“那你有没看到当年的那次‘背猪仔’?”他愣了一会,低下头,看着我,并做了自我介绍。他叫格伦•罗强 (Glenn Rojohn)。他所驾驶的正是那次两架B-17相撞事故中,处于上方的那架飞机。

  我说:“那次任务里,我坐在前排(front-row)后座上,可以看到当时发生的任何事情。但是你们那架B-17到底在搞什么鬼?”

  罗强笑了,“我们一起来聊聊吧。”

  于是,我们几个老轰炸机飞机员们坐下来,开始追忆当年那次让人难以置信的、英雄般的任务。

最新评论

欢迎广大航空迷投递稿件,内容可以是飞行器介绍、航空史、战史、航空趣闻、飞行器细品图片、与航空有关的文章都可以投稿。

投稿信箱:
arm007@vip.sina.com
afwing@gmail.com

扫一扫关注空军之翼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