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微信推荐

今日微博推荐

朝鲜战争中的美军战场空运

发布时间:2013-04-14  原作者:阿多尼斯   点击数:

原创不易 认可价值 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 以及来自空军之翼

三八线的反复

战争爆发

  1950 年 6 月 25 日凌晨 3 点 30 分,沿朝鲜半岛北纬 38 线,朝鲜人民军的 T-34 坦克和步兵洪流在火炮支援下,跨越这条将半岛分为两个国家的人为分界线,向南挺进。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朝鲜人民军迅速打垮了装备低劣,士气不振的南朝鲜军队,这场北朝鲜统一整个半岛的战争刚开始不久,南朝鲜军队已在打击下基本丧失了战斗力。6 月 27 日午夜后,麦克阿瑟就命令驻日本的远东航空军协助美国大使馆自南朝鲜首都汉城撤走美国侨民。

  二战结束后,随着军费的大幅削减(1950 财政年度的军费只有 143 亿美元),空军只能将有限的军费投入急需的新锐武器上,包括新式的喷气式战斗机和携带核武器的喷气式轰炸机。在五角大楼的采购清单上,非进攻性装备的位置从来是倒数的。因此,远东航空军只好用手中的全部空运力量暂时支撑战局需要,直到新的空运机队前来增援为止。

  6 月 27 日破晓,第 374 人员运输联队的 7 架 C-54 和其他单位的 4 架 C-46、10 架 C-47 飞抵汉城金浦机场协助撤走美国侨民。当日北朝鲜战斗机两次飞临汉城上空试图袭击运输机队,远东航空军的 F-82 和 F-80 起飞迎击,击落了 7 架北朝鲜螺旋桨战斗机。当日午夜,运输机队将 748 人成功撤离到日本。

  迅速溃败的南朝鲜军队急需美军通过空运提供弹药和物资支持,但是,远东航空军拥有的空运力量却少的可怜。第 374 人员运输联队在东京横田基地拥有两个 C-54 中队,另一个在菲律宾的克拉克空军基地。此外,远东航空军还能从驻日本各个美军单位里集合 13 架 C-46 和 23 架 C-47。这就是当时的全部空运力量。

  6 月 28 日,第 5 航空军指挥下的空运机队从日本向朝鲜运输了 150 吨弹药,支援败退的南朝鲜军队,随后两天更紧急空运了约 400 吨弹药。北朝鲜战斗机在这两天内多次试图攻击运输机队,一架 C-54 被突破 F-80 拦截的北朝鲜战斗机击毁在水原机场地面上,另一架 C-54 则在着陆时被击伤。这是整个战争期间,唯一在空袭下损失的运输机。

  6 月 29 日,麦克阿瑟前来朝鲜视察战争形势;6 月 30 日,杜鲁门总统决定向朝鲜派出地面部队,麦克阿瑟随后下令第 5 航空军将第 24 步兵师的一个营从日本空运至朝鲜。7 月 1 日早晨 8 点 45 分,两架 C-54 运载先遣人员,包括特遣队的指挥官查尔斯.B.史密斯中校前往朝鲜。抵达釜山港上空后,运输机驾驶员发现计划降落的釜山 K-1 机场因为恶劣天气暂时关闭,不得不返回日本。当日晚,6 架 C-54 才将史密斯特遣队的人员和装备运抵朝鲜。7 月 2 日,史密斯中校和他的 406 名士兵已经全部抵达,但 K-1 机场跑道因为 C-54 频繁起降而损坏,机场不得不关闭。史密斯特遣队随后乘火车前往大田,试图尽可能阻挡朝鲜人民军的前锋,但朝鲜人民军的坦克前锋花了不到一天的时间就打垮了史密斯特遣队,继续南进。史密特遣队的失败向华盛顿和东京传达了极为清楚的信息:他们所面对的是一个强大的对手。这场战争——尽管杜鲁门将之称为“警察行动”——的现有目标已经不是打败敌人,而是为美军在朝鲜半岛上保留一个立足之地。

  7 月末,美军占领了釜山周围东西长 50 英里,南北长 70 英里的地区,并构筑工事就地防御。此时釜山周围只有 3 个简陋的机场:K-1 机场因为之前 C-54 的起降,跑道已损坏不堪;K-2 机场在釜山以北 50 英里处,尽管工程兵们为机场的黏土跑道铺上了一层打孔钢板增加跑道强度,但也只能勉强供大型飞机起降。釜山以北 55 英里处东海岸的 K-3 机场于7月中才正式投入运作,仍难以支持大型飞机起降。换言之,此时 C-54 已无法在美军控制下的任何一个南朝鲜机场正常起降。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工程兵们全力抢修釜山以北 9 英里处的 K-9 机场。这是一处前日本军用机场,但 K-9 机场最多只能在 9 月中旬后投入运作。机场的问题此时极为突出,尤其在 8 月 3 日各个机场跑道因为频繁起降而破坏不堪,此时 C-46 的运输工作也不得不暂停。

  在这种情况下,只有一种飞机能满足运输要求:C-47。二战期间,C-47 已证明其在恶劣机场条件下运作的卓越能力,现在又重新承担起主要运输工作。第 21 人员运输中队从克拉克空军基地被调回日本后,他们原先装备的 C-54 被换成从驻日本各个美军单位凑出来的 C-47。7 月 20 日,第 21 人员运输中队自芦屋空军基地开始运输工作。随后的日子里,第 21 中队得到了一个外号“九州吉普赛人”。这些“飞行的吉普赛人”,在菲利.凯奇中校指挥下,担负起从日本南部向釜山空运的主要工作。中队里一半以上飞行员每月至少执行 80 次飞行任务,中队的 T.W.亨特中尉更因为在 8 月连续执行 100 次运输而获得嘉奖。8 月的最后一个星期是空运的高峰时期,第 21 中队将 1,883 吨物资运抵朝鲜。

  在战争初期的一片混乱下,指挥官们只会问“我要的物资在哪儿”“我要的兵力在哪儿”,相关的空运基础准备,无论是机场还是导航都是一团糟。由于缺乏导航,运输机只能靠目视辨别地面目标来引导飞行。当飞越日本海和对马海峡后,飞行员要仔细搜寻地面上洛东江的位置。由于环境污染,河水的颜色和海水完全不同。找到洛东江后沿河一直北飞,就可抵达美军在光州的临时机场。同样,机场的装卸控制和运输安排也混乱不堪。早晨,飞行员来到日本南部的基地,那里他们的飞机装满货物,等待着他们运往朝鲜的美军机场;抵达后,货物被卸下来,他们要装载伤员或运回日本修理的装备等,返回日本的基地。由于每个机场都缺乏夜间照明设备,天黑后所有工作都要停下来。

  中队的保罗.C.弗里茨上校在日后回忆道:“由于几乎没有有效的通讯,导航和天气预报系统配合工作,第 21 人员运输中队的方法很简单:每一次飞行任务并不要求一定完成。飞行员在执行任务时发现并解决遇到的困难,根据任务的重要性决定是否担负面对困难继续飞行的风险。当然,执行紧急空运和伤员输送任务的飞行员必须尽可能完成任务,但是,不会有任何人因为终止空运任务掉头回来而受惩罚。我们的原则是交由飞行员决定一切,结果也很显著,飞行员们对自己的任务充满使命感和责任感。”

威廉.H.塔纳少将的到来

威廉.H.塔纳少将

  为了提高空运的效率和使系统有序化,美国空军总司令部向远东航空军总司令史崔梅耶中将建议,由指挥过柏林空运行动的威廉.H.塔纳少将指挥远东航空军的空运行动。史崔梅耶立刻同意了这一建议,并通知此时正在日本视察美军人员运输状况的威廉.H.塔纳少将。塔纳少将随即前往芦屋空军基地视察了目前空运情况,并于 8 月 23 日飞回美国,在空军总司令部征召了自己的工作班底,基本都是柏林空运时期的旧部。“时间紧迫,调集你熟悉的部属比新部下容易协调的多。”塔纳少将如是说。他的空运指挥部,包括 17 名军官和 5 名空勤人员,于 9 月 2 日抵达日本。

  塔纳少将是美国空军内屈指可数的一流空运专家之一,他第一次指挥大规模空运行动是在中国抗战时期,出任空运司令部中国-印度分部总司令。当他于 1944 年 9 月到任时,经“驼峰航线”每月从印度运往中国的物资为 20,000 吨。得益于他的努力,这一数字在 1945 年 7 月上升至 70,000 吨。1948 至 1949 年柏林空运期间,塔纳是西方联合空运力量的总指挥,他严格规范了空运的集中指挥和程序标准化,使得空运入西柏林孤岛的物资吨数大幅跃升,美国也成功渡过了柏林危机,冷战开始以来美苏双方第一次正面冲突以美方胜利而告终。在塔纳少将前往日本前,1950 年 4 月到 5 月间,他指挥了美国空军战后第一次大规模空运演习“蜂群”行动,检验美国空军配合陆军夺取敌后空降场并持续补给的能力。尽管演习中暴露了许多问题,但为空军之后的空运行动提供了大量有益的经验。

  1950 年 9 月 10 日,在远东航空军的授权下,塔纳的战地空运(临时)司令部接管了远东航空军麾下所有运输机队,包括:第 374 人员运输联队的 C-54 机群;第 21 人员运输中队的 34 架 C-47;刚于 8 月 26 日组建的第 1 人员运输大队(临时),包括两个中队的 C-46 和一个中队的 C-47;唯一装备 C-119 的第 314 人员运输大队,于 8 月末抵达日本。在塔纳少将的指挥下,战地空运司令部全面整顿了过去混乱的空运模式,按任务等级高低编排了执行任务次序和机组安排,并严格规范了标准空运作业程序,为每个机组建立了每周任务评估。塔纳在东京总部设立了一个全新的办公室:战区空运调配委员会。委员会包括陆军,海军,空军,海军陆战队的代表,根据每周的运量分配各个军种的空运吨数,使空运更加有效率。

仁川登陆

  对塔纳少将而言,形势的变化令他几乎没有时间先好好布置芦屋空军基地自己的办公室。重返日本后,他第一时间就被召去麦克阿瑟的司令部,在那里麦克阿瑟向麾下的高级将领们展示了自己大胆的作战计划:仁川登陆。早在 8 月 12 日起,麦克阿瑟的参谋们就在全力研究这一方案。根据计划,第 10 军——包括陆战一师,第 7 步兵师——将在朝鲜第二大港口仁川登陆,随后深入夺取汉城,切断朝鲜人民军的后路和补给。同时,第八集团军将在釜山一线发动全线反攻,向北突进。这样,朝鲜人民军将在南北夹击下全面崩溃。在麦克阿瑟的眼里,这一登陆计划需要他的将领们,尤其是掌管后勤运输的专业将领们全力支持。

  参谋长联席会议对麦克阿瑟的仁川登陆计划并不赞同,认为过于冒险。第八集团军总司令沃尔顿.H.沃克中将也对计划的可行性抱有疑问,他希望将第 10 军加强给第八集团军用于釜山反攻。但是,麦克阿瑟对此毫不动摇:“我听到了命运之轮转动的滴答声……我们必须立刻行动否则无法挽回。登陆仁川,打垮他们!”9 月 15 日,仁川登陆行动开始。美军在仁川的登陆完全在北朝鲜意料之外,只遭遇到轻微的抵抗。3 天后,第 10 军的先头部队占领了汉城附近的 K-14 金浦机场。9 月 19 日早晨10点55分,塔纳少将通知他的部属们,金浦机场已经能够使用。下午 2 点 26 分,第一架满载补给的 C-54 降落在金浦机场。当天共降落了 9 架 C-54 和 23 架 C-119,带来 208 吨物资和工程人员,这些熟练的工程兵们立刻开始整备金浦机场,使之尽快恢复正常运作。

  随着美军持续向前推进,后勤方面的问题也愈发凸现出来。正如仁川登陆前后勤专家警告的那样,仁川无法提供足够的物资吞吐量支持进一步军事行动。由于潮汐关系,仁川港一天 24 小时中只有 6 个小时供船舶正常卸载物资,一天的吞吐量约为 6,000 吨。因此,战地空运司令部制定了紧急运输计划,向金浦机场空运物资。9 月 18 日到 24 日,战地空运司令部共向汉城空运了 1,445 吨弹药,油料,补给,零配件等,主要供应海军陆战队第1航空队。

C-54 于金浦机场装卸货物,1950 年 9 月

  9 月 24 日,26 日和 30 日,440 架次的 C-54 和 C-119 将 4,000 名第 187 团级战斗群的士兵们从日本空运至朝鲜。到 9 月末,战地空运司令部每日向金浦机场空运的吨数高达 800 吨。“仁川登陆,”塔纳少将日后特别指出,“是一个具有代表性的事件,是用空运来弥补后勤规划上的失误的一个显著例子。”9 月 27 日,第 7 步兵师和向北突进的第八集团军在汉城以南 20 英里的敖山会师。第二天,陆战一师占领汉城。10 月初,根据参谋长联席会议和杜鲁门总统的意见,麦克阿瑟下令第八集团军越过三八线追歼败退的朝鲜人民军,同时第 10 军沿朝鲜半岛东海岸前进,夺取元山港并直扑鸭绿江。

C-119 于金浦机场装卸货物,1950 年 9 月

  在战地空运司令部的后勤支援下,麦克阿瑟麾下北进的两路攻势进展顺利,10 月 18 日,第八集团军夺取平壤,拥有两条水泥跑道的平壤 K-23 机场迅速成为联军北进的主要后方基地,战地空运司令部每日向平壤空运的吨数高达 1,000 吨。尽管这样大规模的空运令战地空运司令部的机队满负荷运转,但塔纳少将对此并不担心。在所有联军将领包括他本人看来,这场战争离结束不过只有几个星期的时间了。

最新评论

欢迎广大航空迷投递稿件,内容可以是飞行器介绍、航空史、战史、航空趣闻、飞行器细品图片、与航空有关的文章都可以投稿。

投稿信箱:
arm007@vip.sina.com
afwing@gmail.com

扫一扫关注空军之翼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