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微信推荐

今日微博推荐

2007法国军博,拍拍拍!

发布时间:2013-04-16  原作者:王翀   点击数:

原创不易 认可价值 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 以及来自空军之翼

  巴黎军事博物馆位于巴黎左岸中心位置,北入口遥望塞纳河对岸的协和广场,西南方向毗邻著名的军事学院和埃菲尔铁塔。博物馆正是位于法国国家残疾军人院的所在地(荣军院),同时也是带给法兰西无限荣耀和自豪的拿破仑灵柩的安放地。

  军事博物馆由自由法国博物馆、拿破仑墓、第一次及第二次世界大战博物馆、王冠陈列馆、中世纪馆、路易十三馆、兵工厂展览馆、马上狩猎和骑士比武馆、东方馆、大型枪支馆、欧洲馆等一系列博物馆构成,参观博物馆的本身就是对长达几个世纪军事史的纵观,和对可以称之为“军事艺术品”的各时期各式武器的品赏,极大可能的为军事历史研究及爱好者提供了补课的好去处。目前博物馆正在进行二期工程东方馆的翻新,2008 年重新开放,三期工程将由 2008 至 2009 年,届时将建设全新的主题馆,例如枪、炮、徽章等等,非常值得期待。

  其中的第一,第二次世界大战博物馆以时间为主线,参观时博物馆地面上标示的年代让我们清晰走进历史,印象非常深刻。展品涵盖了从 1871 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到 1945 年二战结束期间的主要武器和丰富的历史资料。博物馆设计也如同所有欧洲博物馆一样具有自己的特色和性格,不仅仅满足成为一个堆放历史资料的仓库,而是将自己的藏品精心设计,如:一战中,法德进行的重要的战役,通过镭射多媒体将战争中每一天的部队调防动向,部队番号和部队试探、纵深,激战等投放在展示沙盘上,大量的信息都在短时间内清晰的呈现给参观者,非常利于对两军作战思路和历史事件的明晰等等。博物馆藏品也非常有水准,法国作为两次大战的欧洲主战场战争藏品有着得天独厚的的获取条件,自然就成为博物馆水准的保证。

  由于博物馆涵盖面积和内容实在太大,在这里只能走马观花似的浏览一下,如果有机会的话还是非常建议军事发烧友亲身的走访一下,使我们可以距离历史更近一些,套用《虎口脱险》中的一句对白:那乖乖在等着我们呐!

一点荣军院的历史:

  直到路易十四时代,法国都没有一处安置残废军人的处所。1671 年,路易十四决定建造一家残废军人院,用来接待为他作战的老兵。工程委托给了建筑师 Liberal BRUANT。自 1674 年开始,第一批军人住进了这所建筑。1677 年,开始建设荣军院教堂,后来又分为士兵使用的教堂(在教堂内悬挂着几个世纪以来缴获的敌军军旗)和圆顶教堂(即现在安放拿破仑灵柩的圆顶教堂)。总工程在 Jules Hardouin-Mansart 的领导下,于 1706 年完工,历时 32 年。

一部荣军院的影片:

  《荣军院》(Hôtel des Invalides)

  导演:Georges Franju

  乔治•弗朗叙,1951 年,28 分钟,黑白有声 35 毫米

  本片通过带领观众参观法国军事博物馆控诉了战争的灾难。拿破仑长眠于斯的巴黎荣军院后来成为法国军事博物馆的所在地,每天都有很多游人前来参观。在这座巍峨的建筑里,陈列着法国各个历史时期的军事装备。一对正在参观的恋人被各式各样的大炮震慑了,此时画外音响起:“就其外观而言,这些军事器械似乎让参观者们感到某种愉悦。然而,想到此刻仍然像毒蘑菇一样飞速膨胀的军事工业,你就不会觉得有什么好笑了。”随后,银幕上出现原子弹爆炸的场面和这样一段字幕:“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法国总共有 138 万 5 千名士兵死亡、失踪和受伤,也就是说每 27 个法国国民中就有一位受害者。”本片是法国国防部定制的影片,却被拍成十足的反战片,甚至被当作“反面教材”。为了凸显战争的荒谬和残酷,导演采用了简朴的叙事风格。颇具讽刺意味的是,本片的许多解说词都是引自博物馆的文字说明。尽管如此,本片拍竣后仍被禁映数月。关于弗朗叙和他的上述两部纪录片,萨杜尔评价说:“乔治•弗朗叙有讽刺诗人的特别天赋,在《禽兽之血》一片中充分体现了出来,在《荣军院》)这部尖锐讽刺战争的影片中,表现得更加突出。”(乔治•萨杜尔《世界电影史》,中国电影出版社 1995 年版,第 422 页)。(引中国网)

最新评论

欢迎广大航空迷投递稿件,内容可以是飞行器介绍、航空史、战史、航空趣闻、飞行器细品图片、与航空有关的文章都可以投稿。

投稿信箱:
arm007@vip.sina.com
afwing@gmail.com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扫一扫关注空军之翼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