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5 “民团团员”

Schkampf


研制和试飞

  二战后,美国海军也开始寻求核武器载具,首先可供选择的是北美公司的 AJ“野人”和 A-3“空中武士”,但在 50 年代,航空技术高速发展,这两种亚音速飞机很快就被时代淘汰,越来越不合适于其担任的核打击任务。

  北美公司(North American Aviation,“NAA”)认为,以该公司的技术能力,能够为美军提供一种更合适的飞机来执行核打击任务,这个信心是如此之强,以至于北美公司从 1953 年 11 月开始,利用本公司自己的科研经费,在俄亥俄州的哥伦布开始新型舰载核武器轰炸机的研制工作,开发小组的负责人是弗兰克·G·康普顿。项目代号为“北美通用攻击武器”(North American General Purpose Attack Weapon “NAGPAW”),后来又在公司内部将其命名为 NA-233 项目。在与海军进行了技术讨论后,基本确定了 NA-233 的设计思路:使用当时最先进的航空电子技术,双发,最大速度 2 马赫。

  北美公司的技术人员同时把一些奇思怪想也融合到了这种新飞机上,首先,NA-233 的核武器并不挂载在机翼或机身下,而是存放在两台发动机之间的内置式弹舱内,这样 NA-233 在超低空投放核武器时,核弹不是直接向下落,而会因惯性而向前飞行一段距离,以延长下坠时间,为载机的脱离争取时间;其次,北美的工程师想在飞机上装一台火箭发动机,燃料为航空燃油和强氧化剂,这样可以给飞机提供额外的动力,以快速脱离战区。但美国海军对这个火箭发动机极度不感兴趣,航空母舰的甲板上本来就是高危险区,海军没人愿意再在航空母舰上划出一个区域来折腾强氧化剂,因此火箭发动机方案被否决,但内置弹舱则保留了下来。

  原型机的制造没出什么问题,1956 年 5 月 16 日,第一架原型机 YA3J-1“民团团员”出厂,同年 8 月 31 日进行了首飞。“民团团员”的外形细长,有很好的空气动力学外形,后掠式上单翼,全动式水平尾翼,前三点起落架,发动机为两台通用电气公司的 YJ79-GE-2,发动机舱结构几乎为全钛的,表面覆盖金箔以反射辐射热,油箱也很大,以备远程作战和快速脱离开后燃时使用。机翼上没有副翼,飞机的横滚由水平尾翼的差动和两翼尖前缘和后缘的扰流板配合完成。由于没有副翼,因此襟翼特别大,并且使用了边界层控制技术(boundary layer control),飞机降落时,发动机涵道的部分气流直接吹向伸展开的襟翼,以去除边界层(很薄的附面层),因此 YA3J-1 的低速着陆性能非常好。北美公司原本想在 YA3J-1 上尝试双垂尾,但海军方面不同意,因此 YA3J-1 仍为单垂尾,垂尾翼尖可折叠以便存放入机库。

飞行中的 YA3J-1 原型机,注意其控制滚转的扰流片和发动机中间的细长内置弹舱舱门

  “民团团员”的使用的新技术几乎可以写满一卷手纸,这里只简单列出几项:

    1、铝锂合金蒙皮
    2、起落架使用 STRUX 高强度钢
    3、钛金属结构
    4、可变截面近气道
    5、伸缩式空中受油管
    6、整体式前风挡
    7、雷达导航系统和数字式目标定位
    8、线传操纵系统(首创)
    9、边界层控制技术
    10、平视显示器(首创)

YA3J-1 驾驶舱,注意平视显示器

   座舱方面,飞行员有良好的前向视野,后座的轰炸/导航员只有两个很小的侧舷窗,原本北美公司方面不想给后座安装任何舷窗的,这样的好处是在黑暗中,后座能更好地看清雷达屏幕,并且不会受到核爆辐射光的伤害,但海军飞行员强烈反对这种禁闭室式设计,北美公司只好象征性地给后座开了两个小窗。

YA3J-1 后座

  “民团团员”的航电系统也是由北美公司自己开发的,AN/ASB-12 轰炸设备包括:

    1、多用途雷达。机首雷达整流罩在地面可向上收起,以缩小体积,当整流罩收起时,雷达天线自动转向下方以避免损坏。
    2、与雷达计算机配套的有一个“飞行员信息显示器(PPDI)”,这可以看作是第一种平视显示器。
    3、机鼻下方有一个电视摄像机,图像可以传输到飞行员的 PPDI 和轰炸/导航员的雷达屏幕上。
    4、在“Navaho”导弹基础上改进而来的“REINS”雷达惯导导航系统。
    5、“多功能数字分析仪”(VERDAN),是第一种装备到飞机上的固态计算机系统。

  第二架“民团团员”于 1958 年 11 月试飞成功,但由于液压和电器设备失灵,与次年 6 月 3 日坠毁。但这不影响 A3J-1 进入量产,第一架量产型 A3J-1 于 1960 年首飞,发动机也换装为推力更大的 J-79-GE-8,与麦道的 F4B 的发动机相同,最大推力 48.5 千牛,开后燃时为 75.6 千牛。1960 年 7 月,“民团团员”开始航母试飞,为了顺利通过国会那一关,海军尽可能地要 A3J-1 多创几项飞行记录,1960 年 12 月 13 日,海军试飞员勒瑞·海斯和拉瑞·蒙罗驾驶 A3J-1 达到了 2.1 马赫的速度,然后爬升到 27,750 米高度的高空,但飞机很快失去稳定,进入滚转,发动机也熄了火,海斯试图重新控制飞机,在无控下落了一阵子后,海斯成功地将 A3J-1 改成机头朝下的姿态,发动机重新点火成功,最后安全降落。

量产

  首架列装型 A3J-1“民团团员”于 1961 年交付美国海军,到 1963 年全部订货交付完毕时,“民团团员”的正式编号变成了 A-5A,因为 1962 年 9 月美国国防部决定标准化美军所有飞机的编号。虽然飞行性能出色,但海军航空兵对“民团团员”并不十分满意,在装备初期,VERDAN 计算机的无故障间隔时间仅为 15 分钟,这对地勤人员来说简直是灾难。飞行员也有牢骚,A-5 虽然着陆速度低,但机身太重,飞机硬着陆时往往会在甲板上跳一下,鼻轮撞在拦阻索上,轮胎会蹦出橡胶碎块,飞进发动机里,单轮式起落架(“民团团员”三个起落架全部是单轮式)强度也不足,总让人提心吊胆。不过也有飞行员反应这些问题实际上是被夸大了,但不表示一点都问题没有。无论如何,所有飞行员都不否认,要想驾驶好“民团团员”,必须有过硬的技术,海军飞行员往往很好面子……。战斗机驾驶员很喜欢在空中从上往下看“民团团员”,并且嘲笑其为大笨象,当“民团团员”进场着陆时,飞行员控制油门,导致发动机声音一会大一会小,飞战斗机的就笑话 A-5 好像着陆的时候最“爽”,这点连勒瑞·海斯都不否认,他离开试飞中心回到航母上后,把自己的 A-5 命名为“多情的色鬼”,还买了一个大象玩具,把他“多情的色鬼”号“民团团员”的正式编号 701 涂在大象身上,挂在飞行员待命室的闭路电视摄像机上,让所有的人都能看到色鬼和大象。不过也有忠诚捍卫 A-5 飞行员尊严的人,肯·安尼少尉就是其中一员,在一次演习中,他驾驶他的 A-5“民团团员”紧紧咬住了一架 F-8“十字军”战斗机的尾巴,F-8 的飞行员大呼小叫“我甩不掉 A-5”,这在航母飞行员里引起了不小的骚动,所有飞 A-5 的都觉得大长面子,但安尼落地后悄悄对民团团员们说,这只能在 6,000 米以上的高度玩玩,他的 A-5 其实根本没挂载武器。

A-5A“民团团员”

  A-5“民团团员”总共生产了不到 200 架,对于美国来说,这是一个很小的数字,其中原因有二,首先,当时五角大楼的对核打击的思路是导弹挂帅,北极星导弹更合上面的胃口,整个“民团团员”项目当时已耗资两亿美元,“民团团员”的单价也上升到 1,000 万美元左右,即便让“民团团员”同时执行常规任务,这个价格也太高了,海军希望装备一种性价比更高的常规攻击机。其次,“民团团员”那个内置式核武器弹舱是典型的说的比做的好的产物,如前文描述过的,这个弹舱位于两台发动机之间的机身下方,容积相当大,因此除了携带核弹外,还被用于携带一个副油箱,投弹时,核弹和副油箱一起抛出去。这听起来是不错的想法,但问题是副油箱连同导轨等一系列小玩意并不听话地向下落,反而随着飞机尾部的气流向上走,甚至绕回来打在飞机身上,因此,这个内置式弹舱从来就没有被使用过。这样一来,A-5“民团团员”就成了一根还有点肉鸡肋,扔了实在可惜。海军于是想着让它担任一些不那么火爆的工作,比如高速侦察什么的。

MK-27 核弹,体积要比 A-5 内置式弹舱的容积小得多

A-5B/RA-5C

  其实对“民团团员”侦察潜能的开发开始得并不晚,1961 年,A3J-2,“民团团员”的对地攻击型就已经开始研制,并于 1962 年 4 月末首飞。A3J-2 与 A3J-1 最大的区别之处在于,A3J-2 的机体背部明显隆起,这是因为加装了油箱的缘故;同时襟翼面积变得更大,边界层控制技术也进一步强化,发动机引气不只吹在襟翼上,而是能够吹到整个机翼表面;两个机翼下方各加装了两个武器挂架,每个挂架可以挂载 950 千克的武器;进气道和刹车也作了改动。A3J-2 后来被命名为 A-5B,海军订购了 18 架,但当北美公司完成了其中 6 架的制造时,海军方面取消了了订单,所有 6 架 A-5B 根本无缘上舰,因为海军对用 A-5 系列来执行战略战术打击任务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还在生产线上 12 架 A-5B 也立刻开始改装成 RA-5C。

首架 A-5B 试飞中

RA-5C 原型机

  RA-5C 的研制是和 A-5B 同时进行的,于 1962 年 6 月 30 日首飞。从结构上来看,RA-5C 和 A-5B 几乎一样,也就是说明显要比 A-5A 重一些,由于强化了边界层控制技术,RA-5C 在打开 BLC(边界层控制技术)引气的时候,发动机功率会明显下降,飞机在这时也会突然掉一点高度。RA-5C 也有武器挂架,但其任务却不需要使用到这些挂架。作为侦察机,A-5 一出生就带着的前向电视摄像机被保留了下来,并且在机腹部从前至后加装了一个细长的侦察设备舱,RA-5C 的主要侦察设备包括:

  1、KA-51A/B 前视广角照像机
  2、KA-50A,,KA-51A, 或 KA-62A 垂直照像机
  3、AN/ALQ-61 电子侦察装置的被动电子对抗天线(PECM),可侦测并定位敌雷达位置并测定其波形和波长,同时可用磁带记录 112 分钟敌雷达波工作情况。
  4、 多种照相机和摄像机,KA-58A 全景照相机供中高空使用,KA-57A 供低空使用,相机的拍照方向可通过棱镜来控制。
  5、AN/AAS-21 红外传感器,能在 140 度视角内搜索热目标,如隐藏在树林里的卡车。
  6、西屋公司的 AN/APD-7 侧向空中监视雷达。
  7、AN/ALQ-21 被动电子对抗天线。
  8、闪光灯吊舱,为低空拍照提供光源。

RA-5C 驾驶舱

  RA-5C 的侦察设备由后座控制,RA-5C 上的后座被称作侦察攻击/导航员(RAN)。A-5A 上的 AN/ASB-12 航电系统也保留了下来。在航母上,RA-5C 由舰队“联合情报控制中心”(IOIC)指挥,派发任务并分析其带回的胶卷和磁带。RA-5C 于 1964 年服役,直接出厂的 RA-5C 有 43 架,包括在生产线上就开始改装的那 12 架,随后,又有 43 架 A-5A 和 A-5B 被改装成了 RA-5C,其中包括那 6 架已出厂的 A-5B,随后,A-5“民团团员”的生产线被关闭,在越战中,RA-5C 表现不错,海军又增购了 46 架,但实际上只有 36 架交付,生产线于 1970 年 8 月再次关闭。新生产的 RA-5C 使用了 J-79-GE-10 发动机,最大后燃推力提高到 79.46 千牛,机翼前缘也加装了缝翼,并再次修改了进气道,大幅提高了着陆性能,在甲板上跳跃的情况基本上不再出现了。

RA-5C 后座

实战

  RA-5C 的装备技术是和实战同时进行的,1964 年 8 月,第一架 RA-5C 在越南上空执行了侦察任务,为了避免这种全身都是高技术的飞机落入北越手中,RA-5C 最初的任务范围被完全划定在南越上空,这样根本获得不了什么有用的情报,海军方面只好允许 RA-5C 进入北越领空。RA-5C 的任务是搜索北越军位置和调动,搜集战前和战后战场情报,同时拍摄大量越南地形照片,以供制作军用地图。

越战中 RA-5C 花里胡哨的涂装

  通常情况下,RA-5C 不会在空中没有己方战斗机的情况下从航母起飞,虽然和 F-4 战斗机使用一样的发动机,但 RA-5C 却要比 F-4 重得多,因此机动性必然不如 F-4,但毕竟二者有类似的高速性能,因此,为 RA-5C 的护航的任务通常指派给 F-4 来完成,同时 F-4 也充当 RA-5C 的后视眼,给几乎没有后向视野的 RA-5C 补盲。虽然 RA-5C 机动性不如 F-4,但速度上还是占优,所以,空中对话中经常能听到战斗机飞行员叫 RA-5C 飞行员慢点飞的要求。

  飞越北越领空时,RA-5C 飞行员通常会打开加力,速度不低于 1 马赫,以 2,100 米至 2,400 米的高度进入目标区,一般 RA-5C 不会直接飞越危险区上空,其照相机具备一定的侧向拍摄功能,这样做有两个好处,第一能尽可能减小被北越地空武器攻击的可能性,第二也可以麻痹北越部队,使之以为自己尚未被发现。闪光灯吊舱在实战中几乎从没用上过,这个劳什子只会告诉北越高射炮:看,我这里。夜间任务时,被动红外传感器和侧视雷达用得更多,但这些电子设备太娇贵了,在天上经常打不开机,又有新的笑话随之应运而生:“来买 RA-5C 吗?低于一打不卖,这是为你好,起码能保证其中一个能用。”

   那个内置式弹舱的遗留物还在做害,虽然已被彻底用作挂载副油箱,但是在飞机弹射起飞时,副油箱还是会从舱内掉出来,引起火灾。至少有一架 RA-5C 是这样报销的,好在飞行员反应比较快,弹了出去。越战中共有 18 架 RA-5C 损毁,战损率是所有海军飞机中最高的,其中 13 架是被高射炮打下来的,两架撞上了萨姆,一架被米格-21 咬掉,还有两架摔得莫名其妙。RA-5C 战损率高也可以说是因为其任务危险性太大,每次空袭前后,RA-5C 都必须到战区上空转一圈,初期空袭前侦察还是比较安全的,北越方面不愿意过早暴露自己的目标,但很快他们就发现 RA-5C 一走,A-6 就来,因此北越方面决心不放 RA-5C 回去,这样 A-6 也许就不会来了。空袭后侦察危险性一直很大,北越士兵会用一切武器向空中射击,由于空袭后侦察的主要目的是拍摄战场照片,研判空袭效果,因此只要最后一枚炸弹落下去了,照片就算数,所以几乎所有执行空袭后侦察任务的 RA-5C 机组都愿意跟着 A-6 一起前往战区,紧跟在最后一架 A-6 的后面,只要看到这架 A-6 的炸弹落了地,RA-5C 立刻加力冲上去猛拍一阵,然后掉头追上编队,大家一起回家。

  被击落的 18 架 RA-5C 的 36 名飞行员,只有 9 人获救,其余的不是死了就是当了俘虏,救援工作真的像电影一样惊心动魄。小弗朗茨·弗里登盖斯特是一架 RA-5C 的 RAN(后座),于 1967 年 3 月 19 日在北越上空被击落,他得救的故事有一个版本就挺精彩(还有另一个版本,只是细节稍有不同而已),小弗朗茨跳伞落在离海边不远的地方,立刻被北越民兵逮住,但只有两人留下看着他,其他人又去找另一名飞行员。小弗朗茨有一把.38 口径左轮手枪,但现在正握在一名北越民兵手上,另一名民兵则拿着步枪。小弗朗茨身上还有一把.22 口径自动手枪,民兵在搜身的时候没有发现。这是救援直升机突然出现在海上,看守小弗朗茨的民兵下意识地做了个躲藏的动作,小弗朗茨立刻掏出怀里的自动手枪,击毙了持步枪的北越民兵,拿着小弗朗茨的左轮的那个民兵立刻向小弗朗茨开火,但枪没打响。为了安全起见,小弗朗茨的左轮弹舱内前两发装的都是空弹壳,只有第三发开始才是实弹,小弗朗茨利用这个机会击毙了第二个民兵,然后跳海游向救援直升机,得以生还。

  RA-5C 一直被使用到越战结束。由于生产线已关闭,RA-5C 所需的备件越来越难获得,同时电子技术也有了巨大的进步,类似的侦察任务完全可以由战斗机携带侦察吊舱来完成,因此,从 1974 年开始,RA-5C 逐渐退出现役,到 1979 年,美国海军序列里已不再有 RA-5C“民团团员”的名字了。退役后的 RA-5C 大多数被当作固定目标而在各种演习实验中消耗掉了,其中一架还被用做战斧巡航导弹的目标而辉煌地被炸成一个大火球,相信大家依然还记得这段著名的录像。

后记

  各型 A-5“民团团员”共造了 156 架,包括原型机。如今幸存下来的已不多,大多是作为各博物馆的娇客,失去了以往战场上的威风。不过比起外形上相当接近的英国 BAC 公司的 TSR-2 攻击机,A-5“民团团员”的运气算是不错的了,TSR-2 虽已试飞成功,但还是被工党给毙了。此外还有几个小插曲值得补充一下:

   由于有那个著名的内置式武器舱,A-5“民团团员”本可以成为不错的伙伴加油机,但海军还是选择了其他机型,如小麻雀般的 A-4,也许他们觉得 A-5 作为伙伴加油机太“昂贵”了吧。

  北美公司曾在 YA3J-1 的基础上为美国空军设计过一种高速截击机,基本上就是在两台 J-79 发动机上方增加一台液体火箭发动机的 YA3J-1。与海军一样,美国空军也对火箭发动机不感兴趣。

  1972 年,美国空军又提出先进截击机计划,北美公司依然搬出 A-5,不过这次不再用火箭发动机了,而在两台 J-79 的上方加装了第三台 J-79,美其名曰 NR-349“报复者”,可挂载 6 枚 AIM-54 不死鸟空空导弹。美国空军对北美公司的不求上进十分愤怒,“报复者”随即无疾而终。

NR-349“报复者”

参数

机型 翼展 翼面积 全长 全高 空重 最大起飞重量 最大速度 升限 航程
A3J-1/A-5A 16.15 米 71.44 平方米 23.11 米 5.92 米 18,852 千克 31,750 千克 2,124 千米/小时 19,510 米 3,000 千米
RA-5C 16.15 米 71.44 平方米 23.3 米 5.92 米 17,000 千克 36,100 千克 2,125 千米/小时 15,900 米 3,300 千米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