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微信推荐

今日微博推荐

法兰西上空的美国英豪——“拉菲特飞行队”传奇

发布时间:2013-04-13  原作者:Crazy Ivan   点击数:

原创不易 认可价值 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 以及来自空军之翼

  1776 年,法国人德·拉菲特侯爵远赴新大陆帮助乔治·华盛顿的军队推翻英国的殖民统治。他一定没想到,作为回报,140 年后会有一批美国人以他的名义为法国而战。又过了 90 年,一部电影《空战英豪》(Flyboys)让这段尘封已久的往事重新展现在世人面前——这就是“拉菲特飞行队”(Lafayette Escadrille)的真实故事。

战史篇

  当 1914 年 8 月欧洲爆发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美国政府一直保持中立状态,但很多美国人并不愿意隔岸观火,纷纷以志愿者的名义投身协约国军队。他们有的承担战场救护,有的参加步兵作战,有的进入航空部队。其中几位飞行员认为,与其分散在法国人当中参战,不如建立一支全部由美国人组成的队伍,这样可以向国内民众集中展现他们在战争中的作用,从而影响政府改变中立政策。为此,他们在作战之余不断游说法国军方,终于促使这样一支特殊的飞行中队在 1916 年 4 月 16 日得以正式成立,番号定为 N124(N 表示该中队主要使用 Nieuport 式战斗机)。

“拉菲特飞行队”的印第安人头像标志

  创立之初,N124 中队只召集到7名美籍飞行员,指挥官由法国上尉乔杰斯·赛诺特(Georges Thénault)担任,其他管理和地勤人员也都是法国人,驻扎在靠近瑞士的吕克瑟伊基地进行临战训练。5 月 13 日,N124 执行了第一次作战任务——对前线实施航空侦察。仅过了 5 天,奇芬·洛克威尔(Kiffin Rockwell)在坦恩上空击落一架德国的 L.V.G.双座机,为该中队首开空战胜利的记录。当地面观察哨将确认的消息传到驻地,战友们打开一瓶珍藏多年的威士忌酒以示庆祝,而喝上一杯这样的“死亡之酒”从此就成为中队成员击落敌机后享有的一项殊荣。

为 N124 首开记录的奇芬·洛克威尔在地面测试飞机

  不久,N124 奉命移师到巴勒迪克支援凡尔登战役,在不断取得战绩的同时自身也开始遭受伤亡损失,战争不再是一场浪漫的游戏。6 月 23 日下午的一次巡航中,N124 编队在多奥蒙特东北遭遇德国机群,其中维克托·查普曼(Victor Chapman)在追逐敌机时被击中,坠落在德军战线后方,不幸成为第一个在法国捐躯的美国飞行员。而另一位成员劳尔·卢弗贝里(Raoul Lufbery)则展现出过人的勇气和技艺,10 天内连续击落4架敌机。到 9 月中旬返回吕克瑟伊休整时,N124 已经历过 146 次任务,证实击落 13 架敌机,自身阵亡一人,另有三人负伤。随后他们开始换装性能更好的 Nieuport 17 型战斗机,同时招收新队员,还从巴黎带回一只 4 个月大的幼狮,取名“威士忌”当成中队的吉祥物。

N124 中队使用的法制 Nieuport 17 战斗机

  N124 中队下一阶段的任务是为空袭德国工业目标的轰炸机提供护航。10 月 12 日,在对欧本多夫的毛瑟兵工厂进行大规模空袭时,英法联合机群遭到德国战斗机的全力阻击,共损失 15 架飞机。卢弗贝里此役收获第 5 架战果,率先成为队中的王牌,但如此严酷无情的战斗也让个别飞行员精神高度紧张,加上酗酒导致举动失常,不得不提早结束飞行生涯。由于调防和天气的原因,1916 年底 N124 很少参与作战任务,但他们的存在已经引起德国方面的注意,并以“违反中立”为由向美国政府提出强烈抗议。在外交压力下,原本自称“美国人飞行队”的 N124 才改名为“拉菲特飞行队”,不过他们还是在机身上画上塞米诺族印第安人的头像以彰显自己的特殊身份。

“拉菲特飞行队”成员与幼狮吉祥物在一起

  1917 年 1 月底,N124 中队进驻罗夫奥,接连参加了协约国在奥斯-埃纳河地区和罗耶-苏瓦松地区的反攻作战。期间他们迎来第二只小狮子,跟“威士忌”相配就称之为“苏打”。这也许真是个好兆头,4 月 6 日美国终于正式对德宣战,但 N124 仍留在法军编制内。10 天后,队中年仅 20 岁的埃德蒙德·吉尼特(Edmond Genet)在低空飞行时被高射炮击落,成为美国参战后第一个战死的美国人。到 6 月份,N124 全部换装新型的 SPAD VII 战斗机,相应地更名为 SPA124,此时卢弗贝里也以 10 次空战胜利当上双料王牌。之后的 4 个月里,SPA124 中队转赴弗兰德斯前线,为协约国在帕斯彻代勒、凡尔登和马尔迈松等地发动的攻势出力。11 月 8 日,“拉菲特飞行队”接收了第 38 位也是最后一位成员,而老资格的卢弗贝里已经将自己的战绩提高到了 15 架。

SPA124 中队使用的法制 SPAD VII 战斗机

  当美国远征军登陆欧洲后,参战的大部分美籍志愿人员开始转入美军编制。1918 年的第一天,詹姆斯·霍尔(James Hall)取得“拉菲特飞行队”的第 37 次空战胜利,这也是他们在改编前被军方认可的最后一个战绩。直到 2 月 18 日,美国陆军航空勤务队(USAS)才正式收编 SPA124,改为第 103 驱逐机中队,任命最初的成员之一、已击落两架敌机的威廉·肖(William Thaw)为少校指挥官。这支新部队继承了原有的印第安人头像标志,但随着“拉菲特”的名头被去除,包括卢弗贝里在内的不少老队员也陆续调离,有的转入其它单位作战,有的改去训练新来的飞行员。而 103 中队的第一个“牺牲品”就出自新入队的保罗·巴尔(Paul Baer)之手,他于 3 月 11 日击落一架德国侦察机。在 4 月份配合协约国地面部队抗击德国最后一次大规模攻势的战斗中,威廉·肖和保罗·巴尔都以累积战绩荣登王牌榜,但被晋升为中校的威廉·肖不久就因身体原因不再参与作战。随后 103 中队换装 SPAD XIII 战斗机,指挥官之职则由另一位老队员罗伯特·洛克威尔(Robert Rockwell)接任。虽然人员和装备发生了很大变化,但“拉菲特飞行队”的进取精神仍得以延续,第 103 中队到战争结束时总计打下 49 架敌机的傲人战绩就证明了这一点。

最新评论

欢迎广大航空迷投递稿件,内容可以是飞行器介绍、航空史、战史、航空趣闻、飞行器细品图片、与航空有关的文章都可以投稿。

投稿信箱:
arm007@vip.sina.com
afwing@gmail.com

扫一扫关注空军之翼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