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尔菲里. 鲍里索维奇. 奥夫相尼科夫访谈

Cipher 编译

原载苏联二战飞行员网站

本文获得原作者 Oleg Kroytov 授权翻译中文

禁止一切商业转载,网络转载请注明出处

回首页

Part1 Part2 Part3 Part4 Part5 Part6 Part7

 

 
第二部分 朝鲜战争

让我们现在谈谈朝鲜。在朝鲜你飞 MiG-15 么,或者当时已经有 MiG-15bis?

在中国,我们在 MiG-15 训练中国和朝鲜飞行员,我们还在北朝鲜空域驾驶 MiG-15bis 空战。还是在老的第 28 近卫战斗机团的,该团曾经获得库图佐夫三级勋章。

你顶替了某人?还是你是第一批?

没有,这时我们没有替换任何人。那里已经有了夜间螺旋桨战斗机。但是我没见过他们。我们团部署在安东(丹东)。那时他们刚开始修建庙沟机场。阔日杜布跟随他的团抵达朝鲜。他降落在丹东机场。罗波夫他们团去了庙沟。

丹东机场的苏联米格-15 部队

告诉我们,你的朝鲜战争是如何开始的?

详细的还是简短的?这是我的版本。我当时正在进行恶劣天气飞行的定期培训,还有仪器飞行和夜间飞行。训练是在萨瓦斯莱卡战斗机飞行训练中心(类似于 Top Gun)。我们团在 3 月份的时候派我到那培训。

那时,是 50 年代,朝鲜战争开始了。开始北朝鲜占优势,把南朝鲜快赶到了釜山。这时候美国人开始干预。

罗波夫他们团的飞行员也参加了这些课程。我记得他们中有个飞行员是普莱普特契科夫。当他得知他们团出发去中国的时候,他向基地负责人申请提前测试学的课程然后回到他自己的团。不久他就离开了。亚罗斯拉夫尔的一个团也被派到东方。

我完成了培训。另外,跟你说,只有两个人获得了一级飞行资格。一个是我,另一个是萨瓦斯莱卡中心的头,他后来成为基辅第八国土防空军司令,我记不得他的名字了。其他的飞行员获得了二级资格。我在很难降落的天气下完成了 MiG-15 的夜间训练。

那时你的军衔是什么?

中尉。课程结束后,我回到卡里宁。我是在冬天去的,在 6 月底的时候我回到了我的中队。初夏非常热。我下了电车然后开始步行去机场,驮着我的背包和衣物。基地指挥官坐着吉普向我开过来。我的出现使他吃惊。“奥夫相尼科夫!你从哪来的?”

我停下然后心想,我是不是忘了向他敬礼?这经常发生,就必须向比你级别高的军官敬礼,就算他在车上。我说,“从训练课程那里,上校同志!我刚刚完成课程。”

“好吧,立即去总部,告诉他们把你也加入到名单里。”

什么名单?好吧,我继续走,路上遇见一些同志。他们都穿着平民的衣服,在一个小卖部喝啤酒。那时候我们在飞行食堂的小餐厅有啤酒。他们还在餐厅里卖伏特加。

穿着平民的衣服?

是的,在空军里。我们在训练的时候不喝酒。我们知道应该在何时何地喝酒。

长话短说,我到了总部然后向麦特夫.马特维奇.派斯托夫汇报,他是人事处主管。“少校同志!基地长官看到我,然后说我应该也包括在名单里。”

“我要重做一次名单!”

我说,“我不知道。我只是执行命令。名单是干什么的?”

“在中国的临时任务。”

我们知道,美国的间谍已经知道罗波夫的团在哪,他们已经去了。西方国家就此施压,所以这个团转移到了符拉迪沃斯托克。接替他们去中国的是第 151 近卫飞行团。

他们有强迫某人签署保密协议吗?

我不记得了。

在你的临时任务之前,你在 MiG-15 上有多少飞行小时?

可能 15 小时。包括我的夜间飞行时间。团里的其他飞行员没有比这多的。我飞得更多。

我们坐火车去的中国;我们的 MiG-15 应该随后就到。我们计划很周密,一周后火车载着飞机抵达。飞机组装起来后,我们测试飞行。这些中国飞行员已经在学校完成了 Yak-11 的训练,一种螺旋桨飞机。

中国空军的 Yak-11 教练机

这是那些接受我们转飞培训的飞行员。不是在双座 MiG,而是在双座的雅克。我觉得总共有六到七个教官。

开始转飞之前的中国飞行员

从技术方面来说,飞 Yak-17 比 MiG-15 难么?或者基本上差不多?

你必须明白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飞机。同时,他们某些地方也相同。当然,他们的速度不一样。并且降落一架前三点式的飞机比后三点式的容易。

Yak-17UTI 教练机

以你的观点,这些中国飞行员从 Yak-17 转飞 MiG-15 有问题么?

几乎没有问题。他们是很用功的飞行员。他们执行书面的指导完全没有问题。

中国学员

尊重本站权利,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您如果看到不注明转载的情况,方便的话请当场指出。空军之翼将十分感谢您的热心帮助!

 

 

Part1 Part2 Part3 Part4 Part5 Part6 Part7

-Part1-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