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校的一天——“野鼬鼠”攻击机作战纪实

Silencsrv

回首页

Part1 Part2 Part3 Part4 Part5

 

 

  1967年4月19日下午,一队美国空军战斗轰炸机群正飞行在中南半岛上空,气势汹汹地杀向位于红河三角洲的目标。打头阵的是扮演“野鼬鼠”角色的F-105战斗轰炸机,它们从泰国Takhli基地起飞,负责在越南防空体系上空炸开一条道路,掩护后续机群通过。为此它们必须第一批杀入敌阵,最后一批撤离。至于为什么叫他们“野鼬鼠”?那是生活在内华达沙漠里的一种小动物,靠捕猎蛇类为生。为了生存它们必须凭借自己的机智勇敢与狡猾的毒蛇搏斗。

这就是“野鼬鼠”小动物

  紧随其后的是负责空中掩护的F-4“鬼怪”战斗机,再后面就是突击机群的主力——满载集束炸弹的F-105D“雷公”战斗轰炸机群。本次攻击目标是距离河内西南37英里、距离Takhli基地500英里的宣迈地区,那里是北越重要的军队和物资集结地。

越战中典型的“野鼬鼠”编队,由F-105F和其他打击飞机组成

  “野鼬鼠”的任务十分危险:它们必须以自己为诱饵引诱北越防空雷达开机跟踪;如果对方抢先发射导弹或打开跟踪制导雷达,“野鼬鼠”会根据对方无线电信号源锁定对方位置,然后发射“百舌鸟”反辐射导弹摧毁敌方雷达,然后引导其它战机一举摧毁敌防空阵地。要想成功完成任务的关键在于把握好发射“百舌鸟”的时机,因为对方也有可能会先发制人发射导弹。太早或者太晚发射“百舌鸟”都不行,要么被对方轻易躲过,要么不等“百舌鸟”击中对方雷达自己就被对方发射的导弹击落了。

  此次行动中“野鼬鼠”编队的代号是“王鱼”,带队长机是一架F-105F双座战斗轰炸机(“王鱼01”),驾驶它的是Leo K. Thorsness少校,负责搜索并摧毁越南防空系统的制导雷达;“王鱼02”和“王鱼03”也是全副武装的“野鼬鼠”战机,只有“王鱼04”是一架普通F-105D战机。

准备登机的Leo K. Thorsness少校

  现年35岁的Thorsness少校是Takhli基地的“首席野鼬鼠”。和其他联队不同,部署在Takhli基地的“野鼬鼠”们分散到各个飞行中队里,彼此联系不多。但Thorsness却是个例外,无论在整个联队里还是在“野鼬鼠”飞行员这个群体里,他都是当之无愧的“野鼬鼠之王”。

Thorsness少校当天的座机F-105F“王鱼01”

  Thorsness是明尼苏达州核桃林市人,1951年加入美国空军并获得飞行学员资格。之前他飞行过包括F-100战斗机在内的许多机型。1966年10月Thorsness来到Takhli基地开始了自己的“野鼬鼠”生涯。

  Thorsness和他的搭档——后座电子战军官Harold E. Johnson(队友们都叫他Harry)上尉已经在北越上空执行了差不多90次任务,按照规定只要再飞10次就可以拿到回家的“船票”了。当然“野鼬鼠”的经历充满危险,到现在为止他们已经成功躲过北越防空系统53次攻击。应该说他们的运气真的很棒!因为能在完成100次出击后全身而退几乎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在F-105战机飞行员群体中流传这么一个笑话:“当你飞满66次时,你应该已经被击落两次了,但两次里只有一次能成功获救。”实际上单单在1967年就有26架“野鼬鼠”被击落。

一架F-105成功躲避了擦肩而过的萨姆

这架F-105就没那么幸运了

  突击机群在老挝南部上空与KC-135加油机会合,加油完毕后转向红河三角洲,那里密布着越南人民军的防空导弹和高炮阵地。Thorsness的座机挂载着两枚“百舌鸟”反辐射导弹、CBU-24集束炸弹和射速6000发/分的航炮。至于为何选择这样的火力配置,Thorsness有自己的看法:“只要有可能我总是选择带两枚反辐射导弹,当然也可以只带一枚导弹外加一个电子干扰吊舱。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我对自己发明的机动战术很有信心,可对电子干扰吊舱就没多少信心了,所以为了增强杀伤力我总是选择带两枚反辐射导弹。”

F-105F 与 F-105D 组成的猎杀小组,F 型翼下挂载 AGM-45“百舌鸟”反雷达导弹

尊重本站权利,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您如果看到不注明转载的情况,方便的话请当场指出。空军之翼将十分感谢您的热心帮助!

 

 

Part1 Part2 Part3 Part4 Part5

-Part1-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