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微信推荐

今日微博推荐

下一代轻型战斗机:和你爷爷开过的那架完全不一样

发布时间:2014-01-27  原作者:迈克尔•皮鲁查,美国空军上校   点击数:

原创不易 认可价值 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 以及来自空军之翼

训练和维护

  F-40的飞行训练几乎完全是通过模拟,这是主要武器系统的首要训练方式。由于不需要训练飞行员,也就没有必要看到飞机实体。大多数单位有内置软件,可用模拟武器进行训练,体验“战鹰”的外形和使用感觉,而不需要有真实的飞机。(对于没有此类软件的平台(例如RC-135),Lyton工业公司研发了一套改装软件,可用于飞行中F-40模拟训练。)能够经常使用F-40的单位用模拟系统进行操练,有些单位在执行战术训练任务之前必须有模拟操练。通常,只有在内华达州内利斯空军基地或法伦海军航空站举行的大型军事操演中才会看到大量的UCAV。

  模拟训练使得空军大多数F-40飞机能够保持在库存状态(因此有“装箱的战鹰”之称)。(海军和海军陆战队没有这个问题,因为分配给海上舰艇的所有F-40飞机都已经完全装配好,随时可以起飞。)当这些飞机运抵战场时,人们预期它们将仍然保持库存状态,直到需要使用的时候,而结果证明这种想法有问题,其原因有两个。第一,由于维护人员对真实作战飞行的经验不足,“战鹰”的可靠率低于预期。第二,由于训练中从未使用F-40飞机实体,联合终端攻击控制员对于纯虚拟的模拟训练不放心。因此,他们很少使用UCAV,甚至在模拟训练中也不接触。

  空军很快纠正了这两个问题,而且是采用一箭双雕的方法。在每一个驻扎可使用F-40的飞行中队的基地,至少有三架UCAV执行日常飞行任务。(库存的飞机轮流上天,以便所有的F-40每年都有几段飞行时间,机组人员也可以保持装配、拆卸和维护技能熟练。)由于这些飞机与地面部队一起操演时担当重任,联合终端攻击控制员逐渐习惯了它们的空中支援。大部分训练仍然使用模拟武器;因此,F-40经常“反复出现”在空中,看似数量很多,其实不然。(联邦航空管理局对于让UCAV在管制空域飞行仍有疑虑,因此,除了西部试验场之外,在大多数情况下,看到的F-40飞机都是与有人驾驶飞机混合编队飞行。)这些UCAV经常在内利斯空军基地和法伦海军航空站参加实弹投放操演;佛罗里达州廷德尔空军基地的“战斗弓箭手计划”(空对空武器系统评估计划)和犹他州希尔空军基地的“战斗铁锤计划”(空对地武器系统评估计划)也经常使用F-40飞机在半自主控制模式下进行实弹投放(或发射)。

  用任何标准来衡量,F-40计划都很成功,使得美国用较低的成本获得了功能灵活的轻型战斗机,也让联合作战部队拥有了“战鹰”初露头角之前并不存在的若干作战能力。现在,世界各地冒出许多仿制者,足以证明这个计划的成功:俄罗斯、中国和法国的制造厂商都在实施类似的计划。(讲句公道话,法国达梭公司的“Gran Duc”计划早于美国F-40计划,它相当于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最早期的UCAV计划——称得上F-40飞机的老祖父。)

达索“Gran Duc”超音速UCAV概念

达索“Gran Duc”超音速UCAV概念

2013年的观点

  除非法律有明文规定,没有人会真的认为UCAV不久将取代有人驾驶作战飞机。飞行员身历其境所具有的灵活性仍然是空战中最重要的因素,目前看不到取代机组人员的任何可能性。而MQ-1和MQ-9飞机使用的遥驾模式只适用于无对抗天空。但是,我们可以拓展人驾作战飞机的作战能力,甚至达到在合适的时候根据空中任务命令取代它们的程度,只在需要的时候使用人驾作战飞机。美国已经这么做了40多年,起初是在越南使用“火蜂”无人机,后来使用“战斧”导弹和空射巡航导弹。像“火蜂”一样,UCAV设计成可以反复使用,而且分派给它们的任务比较简单——尽管它们有很重要的作用。鉴于我们面临的财政挑战、未来的威胁环境和UCAV承担任务的多种可能性,它们应该成为某项重大武器计划理所当然的考虑对象。

最新评论

欢迎广大航空迷投递稿件,内容可以是飞行器介绍、航空史、战史、航空趣闻、飞行器细品图片、与航空有关的文章都可以投稿。

投稿信箱:
arm007@vip.sina.com
afwing@gmail.com

扫一扫关注空军之翼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