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微信推荐

今日微博推荐

来自EA-18G“咆哮者”电子战军官的爆料

发布时间:2015-05-08  原作者:Armstrong   点击数:

原创不易 认可价值 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 以及来自空军之翼

原著:Tyler Rogoway

  电子战是现代空战中最重要也是很容易造成误解的一部分。今天,美国海军最富经验的电子战军官在这里给大家介绍一下电子战,以及他们的新玩具——EA-18G“咆哮者”飞机,最后是电子攻击的未来。

电子攻击究竟是什么?

  电子攻击(EA)就是对敌人的电磁频谱进行攻势压制,主要集中于雷达和通信方面,拒止、监视、处理和评估都是电子战(EW)的子集。美国国防部的所有军种都在一定程度上执行电子战任务以支援战区,但广频谱联合电子战平台只有三种,分别是美国海军的EA-18G、美国海军陆战队的EA-6B、以及美国空军的少量EC-130(这种飞机频谱有限但高度专业化)。在如今高度依赖技术的生活方式里,不让敌人使用信息设备就会严重妨碍他的作战能力,信息就是一切,你无法对抗你不知道或看不见的东西。

  在这三种飞机中,EA-18G和EA-6B机载电子攻击(AEA)平台是唯二能在高威胁环境中作战的。美国海军和美国空军的电子攻击平台在任务支援上都值得称赞,“咆哮者”和“徘徊者”负责对付敌防空系统,包括压制敌方防空火力(SEAD)(发射AGM-88高速反辐射导弹攻击敌雷达)、快速反应支援(干扰),EC-130“罗盘呼叫”则提供后续支援,并提供长时间干扰。实际上“罗盘呼叫”和“徘徊者”/“咆哮者”并不是竞争对手,它们在任务能力上具有互补性,都有各自的任务专精领域,所以不能简单评价一种飞机就一定比另一种好。


实际上“罗盘呼叫”和“徘徊者”/“咆哮者”并不是竞争对手,它们在任务能力上具有互补性,都有各自的任务专精领域

这么多年以来电子攻击任务有了怎样的变化?

  电子战起源于二战,当时只有些基本干扰手段,如箔条和初步噪声干扰等。现代电子战尤其是机载电子攻击在越南战争得到了大发展,虽然新干扰技术大量涌现,但电子战学说仍处于起步阶段。所以尽管电子战平台在越战中表现抢眼(如EB-66、EA-3、EA-6A),但由于任务制定者们缺乏电子战知识和标准化程序,阻碍了电子战平台战斗力的进一步发挥。机载电子攻击实际上在第一次海湾战争期间才真正成熟起来,在战争中起到了绝对主导作用。我想越战后,凡是有EA-6B、EF-111或者EA-18G干扰覆盖的地方,就再也没有一架盟军飞机被雷达防空系统击落了。

  一体化防空系统(IADS)可以对整个国家的防空装备进行不同水平的控制,早期预警系统可以向瞄准系统提供跟踪信息,然后这些信息又被传递给射手,这个信息链路一旦被打断,与目标交战就变得很困难。一体化防空系统在技术和战术两方面都促进了机载电子攻击的进一步完善。

  海湾战争结束后,美国联合空中力量看到了机载电子攻击的成功,决定精简机型并扩充最佳平台,这导致了EF-111和EA-6B哪个该留下的问题。EF-111作为机载电子攻击平台存在可怕的缺陷,尽管速度快、航程远、有着和EA-6B基本相同的电子战系统,但在几乎所有方面都远逊色于后者。F-111的飞行员和“徘徊者”一样只负责驾驶飞机,剩下的唯一一名电子战军官(EWO)就处于任务饱和状态,所以具备多名电子战军官的“徘徊者”在电子攻击、电子监视、战场管理和“哈姆”攻击方面都远远胜出。

  EF-111“渡鸦”内置10个发射机(数量和“徘徊者”一样),但由于使用发动机驱动的发电机供电,所以就受到了载机供电能力的限制。而“徘徊者”的发射机都在ALQ-99干扰吊舱中,由位于吊舱前端的冲压空气涡轮(RAT)供电,可自持。这看起来可能没什么大不了,但具有显著战术意义。由于“渡鸦”的供电有限,所以上无法同时开启所有发射机,“徘徊者”就没这个限制了,你可以想象出这种限制对战术支援任务的影响。

  “渡鸦”的发射机安装在弹舱内部,尽管具有空气动力学好处,但约束了发射机的视界并使机身屏蔽更为严重。此外该机只有两个机翼挂点可用,还没有“哈姆”或ALQ-99吊舱布线。虽然“徘徊者”缺乏速度,但形体而言,这与“渡鸦”的巨大缺陷相比只是小瑕疵而已。


EF-111作为机载电子攻击平台存在可怕的缺陷,尽管速度快、航程远、有着和EA-6B基本相同的电子战系统,但在几乎所有方面都远逊色于后者


“徘徊者”的发射机都在ALQ-99干扰吊舱中,由位于吊舱前端的冲压空气涡轮(RAT)供电

最新评论

欢迎广大航空迷投递稿件,内容可以是飞行器介绍、航空史、战史、航空趣闻、飞行器细品图片、与航空有关的文章都可以投稿。

投稿信箱:
arm007@vip.sina.com
afwing@gmail.com

扫一扫关注空军之翼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