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微信推荐

今日微博推荐

北极光下的守卫者(修订版)——俄军极地苏-27团背后的点点滴滴

发布时间:2015-01-20  原作者:毛羽飞   点击数:

原创不易 认可价值 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 以及来自空军之翼

  “随着他们朝西面飞去,这样一幅凄凉的景色展现在他们面前:沼泽、森林、湖泊、泥炭湿地以及冰河时期的灰色山峰,构成了随着飞行而不断变化其面貌的冻土地带……方圆几英里之内似乎都渺无人烟,一眼望去唯有蛮荒之地。此情此景之下,一想到要在这样的俄国冬天迫降,他禁不住不寒而栗起来”

——《摩尔曼斯克上空的飓风》,John Golley 著


大约 60 年前英国皇家空军“飓风”战斗机飞行员首次飞过该极地区域后记下了如此景象。大自然的力量执拗地抵抗着文明的侵入——时至今日,俄国的北极地带也并未有多大变化。

  此地环境之险恶如同一把双刃剑——既形成抵御外来入侵的一道天然屏障,也隔离了与世间的交流往来。正因如此,俄国北极地区凭借其得天独厚的隐蔽性,被选为前苏联高纬度核试验基地。

  然而随着科技的进步,上世纪 40 年代后此地的自然屏障渐渐被他国所打破,特别是进入冷战时期后,围绕着前苏联的军事核试验和北方舰队,看似平静荒凉的该地区从来是兵家必争之地。东西方在北极光照耀下的铁幕前短兵相接,其激烈程度被誉为“不流血的前线”。

  正因为历经实战的考验和对任务的苛刻要求,此处的驻扎军几乎都是当时最精锐的尖子部队。俄国人都说“祖国的天空一半由 米格-31 保卫,另一半就交给苏-27”——“能顶半边天”的侧卫军团自然也不会缺席这么热闹的派对。

  随着冷战的结束和前苏联的解体,多少隐藏在冰天雪地之下的秘密也得以揭开它神秘的面纱。

出尽风头的明星团——第 941 红旗近卫歼击机团

  对简・萨尔文森(Jan Salvesen)上尉和他的 9 名机组人员来说,1987 年 9 月 13 日这个日子至今难以忘怀。这一天,他驾驶的挪威空军 602 号 P-3B 巡逻机在巴伦支海上空遭到了前苏联一架从未谋面的新型战斗机拦截,更糟的是 P-3B 的 1 号发动机因遭到对方的“恶意报复攻击”而空中停车。不过 Jan Salvesen 上尉也并非一无所获——他的机组成员拍下了几张非常清晰的新型战斗机照片(甚至连飞行员的长相都一清二楚),世界一片哗然。苏-27 的首战表演,以这样一种令人啼笑皆非的方式落下帷幕。

  而那架“脾气暴躁”的“红色 36”号侧卫,正隶属于第 941 红旗近卫歼击机团的第 2 中队。(见补充说明一

耳熟能详的战绩与活跃至今的身影

  第第 941 红旗近卫歼击机团成立于 1952 年,设立之初隶属于苏联海军北方舰队旗下的海军航空兵,在 1957 年被划入防空军。941 团自设立起就一直驻扎在 Kilp-Yavr 基地(有多种拼法和别名,包括 Kilpajarvi、Kil'p-Yar、Kilp-Yar、 Kilpyarvi、Polyarn'y、Polyarnyy 等,位于 69°5′48″N, 032°24′30″E)。该基地位于临巴伦支海和白海的科拉半岛(Kola Peninsula),距摩尔曼斯克市(Murmansk)西北 30 公里处,离北方舰队最大的核潜艇基地和试验中心仅一步之遥。

  由于此处一年四季火药味浓重,941 团配备的战斗机/截击机一向是与时跟进的——米格-17、米格-19、苏-9、米格-23M,并在 1985 年底开始换装初期生产型苏-27P,是当时最早配备苏-27 的 2 大团之一,足以可见其在军中的重要地位。

  冷战期间北约频繁地侦察该区域的潜艇活动,给了第 941 红旗近卫歼击机团相当多的练兵机会。1987 年 9 月 13 日那天,“巴伦支海手术刀”的飞行员是瓦西里・辛巴尔(Vasiliy Tsymbal)大尉,这位大尉同志生性顽劣,在这之前早就“劣迹斑斑”了。有一次为了驱逐一艘挪威间谍船,辛巴尔和他的战友一边超低空飞行,一边把飞机内的燃油洒在船上——所有挪威船员都洗了个“航空煤油淋浴”(零下好几十度,想想都头皮发麻……)。

  再回过头来说“巴伦支海手术刀”。其实并不像很多媒体报道的那样——辛巴尔上尉恼羞成怒之下故意凭借“高超的操控技术”和“对苏-27 性能的自信”,用垂尾将对方发动机短舱割开并导致停车——事实上这只是一起由于苏联飞行员估算不足而导致的空中碰撞事故而已,当时的媒体过于添油加醋了。

  而且这架“红色 36”号苏-27P 也并非全身而退——回到基地后留下了右垂尾顶端破损的照片。为了避免国际舆论谴责,“红色 36”号回到基地后马上把战术编号的“6”刷成“8”,摇身一变成为“红色 38”号;而这次玩过头的辛巴尔大尉也不得不接受停飞处分,没过多久后被调往位于克拉斯诺达尔省(Krasnodar Region)的 562 团,直到 90 年代末因飞行事故殉职。

  其实除了“红色 36”号以外,941 团的王牌侧卫和飞行员更大有人在。随着资料的解密,必将有更多惊心动魄的战史披露在我们面前。

Russian Cheek Art

  俄国飞机的涂装不像西方那般花哨,一般都有工厂规定的标准迷彩样式。不过随着苏联的解体,俄罗斯军队的纪律也不像以前那般死板(严明?)——各个中队特有的个性徽章也开始大量涌现。

  第 941 红旗近卫歼击机团干什么都不甘落后,团徽章的设计工作就落在两位地勤,阿列克谢・米洛诺夫(Alexei Mironov)和安德鲁・叶尔达绍夫(Andrey Yeldashov)身上。在刚解体后的 1992 年,国民生活极度困难的俄罗斯,军队的艰难处境更是可想而知。好几个月领不到薪水就不说了,身处这“鸟不拉屎”的北极圈,官兵们的士气极度低落,相应的维护保养和日常训练都基本处于瘫痪状态。为了调动官兵的积极性,在得到上级的支持和鼓励下,米洛诺夫和叶尔达绍夫快马加鞭的开始了队徽的设计。

  米洛诺夫的灵感来自于北极地区常见的一种动物——海象。可惜还没来得及看到队徽搬上飞机,他就不幸死于事故。叶尔达绍夫在米洛诺夫的设计上继续改进,加入了极地区域比较有标志性的险峰和曲折海岸作为背景,在外围镶上俄语“Zhemchuzhina Zapolyar’ya’”——“极地珍珠”之意;最后以各种形式加上俄罗斯国旗(“Besik”)的三色图案作为外圈修饰。(补充说明二

老版队徽

新版队徽

一段时间内新老队徽混用

  这个既有地方特色又能激发爱国热情的队徽很快受到了官兵们的热烈欢迎。时至今日,941 团的“海象”侧卫们仍然骄傲地翱翔在寒冷的巴伦支海上空……

队徽设计者——叶尔达绍夫

941 团时期,所属苏-27 的一些特殊标记

最新评论

欢迎广大航空迷投递稿件,内容可以是飞行器介绍、航空史、战史、航空趣闻、飞行器细品图片、与航空有关的文章都可以投稿。

投稿信箱:
arm007@vip.sina.com
afwing@gmail.com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扫一扫关注空军之翼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