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微信推荐

今日微博推荐

瑞典鸭翼初代机——萨博-37“雷”小传

发布时间:2018-01-16  原作者:Armstrong   点击数:

原创不易 认可价值 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 以及来自空军之翼

走出石器时代

  伯耶·方登是JA 37的研制工程师之一,他在1966年从瑞典空军测试中心进入萨博工作。1970年时他正在奥拉夫·艾斯平(萨博 340客机和“雷”的项目总监)手下参加“雷”的飞行和武器系统研制项目。方登说:“当我们开始使用全数字系统后,我们就从石器时代迈入电脑时代,从此能通过编程来提高系统功能,而不再需要修改硬件。”

  “获得了安装着飞机相同计算机硬件的模拟器后,我们就能抢在试飞员之前体验JA 37。这也意味着我们能在和平时期对JA 37的一些战时功能进行训练和发展。模拟器成为我们最重要的工具。”

  “全数字系统的最大变化是,虽测试和开发时间与以前大致相同,但实施升级的时间接近于零。你只需推出新版本软件就行了,既高效又经济。”

  伯耶列出了JA 37服役后的所有主要改进清单,非常有说服力:

   1979年,自动锁定功能,雷达搜索程序升级。

   1981年,雷达瞄准前置角的机炮瞄准。

   1981年,地面控制拦截新模式。

   1983年,全向机炮瞄准。

   1983年,平显上的红外导弹导引头方向显示。

   1985年,战斗机数据链,能在战斗机之间交换数字化目标信息。

   1986年,地面防撞系统。

   1987年,集成AIM-9L。

   1987年,改进地对空信息传输。

   1990年,雷达多目标跟踪能力。

   1990年,新的箔条和红外干扰弹发射器,不影响武器装载。

   1992年,自动高精度机炮瞄准。

  通过这套数字化系统,伯耶的团队大幅提高了“雷”的作战性能,改进后的机炮瞄准系统就是一个例子。JA 37的内置30毫米厄利空机炮对战斗机来说已经是很强大的机炮,炮口初速1000米/秒。打开飞控自动驾驶模式,雷达和计算机可自行将机鼻对准迎头目标,正如伯耶所说:“飞行员所要做的就是扣动扳机!”而这种自动机炮瞄准赋予跑弹近3公里的有效射程。

  也许伯耶的最大的成果是“战斗机数据链”数据交换系统,使“雷”能够在编队内共享目标信息。他说:“萨博对计算机和数据链系统战术优势的理解领先于空军和政府数年,并开展了相应的研制工作。”

通过数据链,编队内的JA 37都能共享目标信息
通过数据链,编队内的JA 37都能共享目标信息

   “一些空军官员留恋‘龙’式战斗机的地面指挥系统,想在‘雷’上继续使用该系统或其升级版本,所以JA 37的战斗机数据链功能被隐藏起来作为地面指挥系统的后备系统。为了研制这套数据链,我甚至挪用了攻击型升级项目的备用资金。”伯耶在1981年成为一个30人工程师团队的负责人,升任“雷”式战斗机升级项目经理。

最后发展

  除了发展JA 37外,萨博还继续改进AJ 37,其中之一就是让该机能挂载新的RB 15反舰导弹,取代了RB 04。伯耶说:“一开始新导弹的计算机是被安装在挂架中的,我觉得这很扯淡,于是要求改进。最后我们为该机升级了机载计算机并应用了MIL 15538标准数据总线,把第一代‘雷’变成一种全新的攻击机。”

挂载有源干扰吊舱的SK 37E电子战假想敌机
挂载有源干扰吊舱的SK 37E电子战假想敌机

  升级后的飞机被叫做AJS 37。萨博在1993年到1998年期间对SH和SF侦察机进行了类似升级,编号也相应改为AJSF和AJSH。JA 37经过逐步升级后也陆续获得了C、D和Di的编号后缀。最后升级的“雷”是SK 37,1998年有10架双座教练型被改装为电子战教练机,该机被用于取代J 32E“矛”,编号为SK 37E。

JA 37 Mod D的改进座舱
JA 37 Mod D的改进座舱

  持续升级使“雷”长期活跃在一线。2005年,最后的一线中队的“雷”终于被JAS 39“鹰狮”取代。用于辅助“鹰狮”训练的几架“雷”一直服役到2007年,在2007年6月进行了最后一次飞行。萨博-37“雷”不仅是一种标志性的瑞典战斗机,也在世界航空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在萨博三大喷气式战斗机中,萨博-37是承上启下的一代
在萨博三大喷气式战斗机中,萨博-37是承上启下的一代

最新评论

欢迎广大航空迷投递稿件,内容可以是飞行器介绍、航空史、战史、航空趣闻、飞行器细品图片、与航空有关的文章都可以投稿。

投稿信箱:
arm007@vip.sina.com
afwing@gmail.com

扫一扫关注空军之翼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