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微信推荐

今日微博推荐

飞行员报告:试飞苏-27

发布时间:2015-04-08  原作者:Armstrong   点击数:

原创不易 认可价值 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 以及来自空军之翼

原著:David North

  《航空周刊》编辑大卫·诺斯在飞苏-27前,曾飞过美国空军和美国海军的麦道F-15和F/A-18,这些飞行经历让他能更好地评估苏-27这种苏联顶级战斗机。


《航空周刊》编辑大卫·诺斯在1990年的范堡罗航展上成为第一名苏-27的美国飞行员

  1990年初,我们曾试图在俄克拉何马航展期间组织一次苏-27试飞,但被苏联贸易部长否决,因为美国不允许苏联飞行员飞航展上的F/A-18。

  在俄克拉何马航展期间,我有幸与西蒙诺夫进行了几个小时的关于航空和航电技术的讨论。他最后承认我对苏-27的老旧座舱技术的批评是对的,他们正在为苏-27未来改型研究阴极射线显像管技术。我还有幸坐在苏-27机翼下和留里卡发动机设计局总设计师维克托·切普金讨论了AL-31F发动机的升级问题,他们正试图改善发动机的耐用性。


留里卡发动机设计局总设计师维克托·切普金

  在1990年的范堡罗航展上,西蒙诺夫实现了他许下的承诺。

  范堡罗航展的一个早上,维克多·普加乔夫邀请我坐进苏-27座舱看一看,他说当天我们能一起飞一下。我和维克多坐进座舱,我熟悉了一下基本操作并在飞行许可上签字。我在前座,普加乔夫在后座。傍晚,我驾驶苏-27从停机坪滑进开放跑道。我接通加力,飞机滑跑335米后以250公里/时的速度离地,然后收回起落架和襟翼。当我尝试降低推力以保持在高度和速度限制区域时,一时大脑短路,忘了苏-27没有美国战斗机那样的油门杆加力软制动,油门杆上的一个锁销,抬起后才能从加力位置向后收。普加乔夫在后座大叫:“大卫,关加力!”,我才回了神,不得不做一个破-S机动来降低高度,同时降低推力。我终于把高度稳定在了限制内,但空速还是略微超出限制。

  此时,我已经意识到了我在飞行技术上的盲目自信和自负,眼高手低。现在我正驾驶着陌生的苏联战斗机飞行在陌生的英国乡村上空,甚至不操作起落架手柄下方的老式棘轮控制面板来切换无线电频道。我忙着把米心算成英尺,把公里/小时心算成节,同时还要尝试去看懂陌生的姿态陀螺仪,这个座舱人机界面设计能让美国工程师发疯。我在做这些的同时,还要与一位只会说一点英语的俄国飞行员一起飞行,谢天谢地,他是最有经验的苏-27飞行员。


维克多·普加乔夫在389号苏-27UB上做飞行前检查

  不过,我的负面情绪很快就烟消云散了,在英国的军事空中交通管制的大力协助下,我们来到了博斯科比顿基地飞行区。

  我做了几个副翼滚转,速率大约是150度/秒,普加乔夫说飞机可以达到270度/秒。我们也做了几个尾冲,虽然我从不晕机,我还是揣起飞行手套,要呕吐就吐在手套里吧,一名好飞行员从来不会把座舱搞得一塌糊涂后等地勤来收拾的,好在我没用上手套。我们通过一个“眼镜蛇机动”让飞机在某一刻以150公里/时的速度挂在天空中,单座苏-27由于重心更靠后,所以在“眼镜蛇”中能达到130度的迎角。


著名的普加乔夫“眼镜蛇”机动

  在英国空中管制的帮助下,我飞回范保罗机场,在黄昏中完成了一次美国海军式的陡峭降落。

最新评论

欢迎广大航空迷投递稿件,内容可以是飞行器介绍、航空史、战史、航空趣闻、飞行器细品图片、与航空有关的文章都可以投稿。

投稿信箱:
arm007@vip.sina.com
afwing@gmail.com

扫一扫关注空军之翼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