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微信推荐

今日微博推荐

少尉杀手,钱斯沃特F7U“弯刀”舰载战斗机

发布时间:2018-01-14  原作者:Armstrong   点击数:

原创不易 认可价值 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 以及来自空军之翼

  下面是关于F7U失速螺旋的事故。

  1955年1月11日,林赛上尉完成一系列机动后,飞机在8500米高度时接近失速。突然他的F7U-3上下颠倒开始螺旋,林赛在座舱中被猛烈地甩来甩去,最后他弹出飞机幸存了下来。九天后,巴德·西克尔少校开始调查什么样的飞行状态导致林赛坠机。他在螺旋中下降了5400米后,用尽能想到的所有改出技巧,最后只能弹射。

  谢尔顿说:“这是一次狂野旅程,他的弹射高度刚刚能保证降落伞张开,然后落向一片犁过的田地,两腿插入土中直至臀部,正是松软的土壤救了他的命。”

  当莫里·洛索上尉发现自己陷入同样的螺旋时,他放开操纵杆伸手去摸弹射座椅顶部的弹射手柄,让他惊讶的是飞机自己改平了。随后的风洞试验证实,现有的螺旋改出操纵对于“弯刀”无效,飞行员只需轻轻向后拉杆或完全撒手不管,只要高度足够飞机就能自行改出。但此时“弯刀”已经恶名远扬,以至于美国太平洋舰队航空兵司令哈罗德·马丁海军中将下令其麾下的“弯刀”中队开始换装格鲁曼F9F-8“美洲狮”。

F9F进化到-8时终于拥有了后掠翼
F9F进化到-8时终于拥有了后掠翼

  这个消息让F7U飞行员亚历克斯·索蒂尔和他的队友们惊喜不已,索蒂尔回忆道:“我们正在滑出停机坪,突然看到一辆装着登机梯的吉普向我飞驶而来。吉普车停了下来,舰长和另一个人爬上登机梯,舰长手里拿着一个信封。我终于不用飞F7U了,舰长告诉我们海军正在把所有‘弯刀’赶下航母,他们甚至不想让我们驾驶F7U获得上舰资格。”

  几年前,索蒂尔在一个婚宴上遇到了一群前海军飞行员,他们聊了起来。“我们互相问对方在中队上遇到过什么问题,以及飞过哪些飞机。当我告诉他们我飞过‘弯刀’时,他们就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一定是觉得我有点不正常。”

  F7U-3飞行员约翰·摩尔在关于自己海军飞行生涯的书《错误百出》中写道:“‘弯刀’只需‘少许’改进就能成为一种很好的飞机,如增加传统平尾,推力增大三倍,前起落架高度减半,完全重新设计飞控系统,最后当然是让别人去驾驶。”

  即使在马丁开始对“弯刀”进行大清洗后,钱斯·沃特仍在制造F7U。在生产了180架F7U-3后,沃特又制造了98架F7U-3M,该机是美国海军第一种能够挂载“麻雀”空空导弹的战斗机。沃特还制造了12架F7U-3P照相侦察型,并试图向美国海军兜售250架A2U-1对地攻击型。海军的确订购了这种舰载攻击机,不过在开始生产前取消了订单。

挂载AIM-7“麻雀”空空导弹的F7U-3M
挂载AIM-7“麻雀”空空导弹的F7U-3M

F7U-3P奇怪的照相机鼻
F7U-3P奇怪的照相机鼻

A2U-1和F7U-3的区别
A2U-1和F7U-3的区别

  即使那些喜欢‘弯刀’的人也承认该机存在太多缺点,如果要维持F7U机队,美国海军就要付出时间和金钱代价来解决这些问题,就像在沃特F-8“十字军”或道格拉斯A-4“天鹰”上做的那样,最后F7U可能会变得更好。支持者说这是海军航空发展的一个必要步骤,虽然F7U的事故数据很难看,但是在20世纪50年代早期到中期,凡是涉及喷气式战斗机与航空母舰的事故,数据都一样难看。

  谢尔顿说:“我喜欢飞‘弯刀’。我调查过许多家伙,在大多数情况下一旦飞行员克服了恐惧,驾驶‘弯刀’升空并开始飞行后,他就会喜欢上这架飞机。”

  迪克·卡维克对“弯刀”从来就没有太多的恐惧,即使在进入VF-124中队的第一天目睹航校同学在驾驶“弯刀”首飞仅仅几分钟就坠机时也是如此。卡维克还记得“弯刀”退役时当地报纸的态度:“米拉马报的标题是《VF-124扔掉“弯刀”获得了全新的F3H“恶魔”》,这真的伤到了我们这些F7U-3飞行员。所以当这天到来时,我作为中队维护官认为‘弯刀’有必要进行一次试飞,而且就在‘恶魔’抵达前几分钟起飞。我驾驶F7U高速通场,队友说看起来美极了,飞机完全被笼罩在水汽中。很快‘恶魔’也抵达了,但由于存在一些发动机问题,该机只能以低得多的速度慢吞吞通场。”

  最终在1954年6月-1956年12月,美国海军共有13个舰队中队装备过“弯刀”。1957年钱斯·沃特对F7U-3的重大事故分析显示,该机共飞行55000飞行小时,发生78起重大事故,损失了四分之一的飞机,这个事故率在美国海军所有后掠翼战斗机中是最高的。

最新评论

欢迎广大航空迷投递稿件,内容可以是飞行器介绍、航空史、战史、航空趣闻、飞行器细品图片、与航空有关的文章都可以投稿。

投稿信箱:
arm007@vip.sina.com
afwing@gmail.com

扫一扫关注空军之翼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