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微信推荐

今日微博推荐

中情局的无人机战争

发布时间:2013-04-15  原作者:加特林   点击数:

原创不易 认可价值 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 以及来自空军之翼

  众所周知,美国中央情报局近年在多个热点地区展开了以无人机为主要作战平台的“特种”战争。由于各种原因,例如中央情报局壁垒森严的保密制度,以及这些作战行动的突发性和时效性,这场中情局无人机战争存在着许多不为外界所知的内幕。2011 年 8 月中,中央情报局发表了最为详尽的一份关于其执行的无人机作战行动的报告,为我们提供了一个了解这一无人机战争的好机会。

  总的来说,中情局的无人机作战行动杀死杀伤的总人数远远超过了报告公布之前各界的推测。这里先列举几个中央情报局在报告中提供的无人机战争相关伤亡数字,自 2004 年起,中情局的无人机仅在巴基斯坦(没错,中情局无人机的主战场是巴基斯坦的部分地区)就炸死了 2,292 人。报告指出大多数被炸死的人是反美武装力量中的基层作战人员。炸死的武装分子中,有 126 人的身份已经被确认。

  但最为令人不安的是,报告中指出死亡总数中至少有 395 人被证明是平民,包括超过 160 名儿童。其中 56 名儿童是在奥巴马前 20 个月的总统任期内被炸死的。而受伤人数超过了 1,100 人,这个数字是首次为大众所知晓。有记录的死亡案例比原本推测的数字高出 40%。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美国武装力量在阿富汗境内进行的无人机空袭行动,在数量上远远少于美军地面作战行动受到严格限制的巴基斯坦境内的类似行动,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美国政府非常不希望在阿富汗境内发生重大的误伤平民事件。而因为无法在巴基斯坦境内进行较有规模的地面作战,无人机空袭行动就得到了相当程度的“纵容”。

  这里必须指出,根据 2011 年美国布朗大学沃特森国际研究中心发表的研究报告,十年来的伊拉克及阿富汗战争已经造成了至少 132,000 平民死亡。其中阿富汗死亡平民预估在 12,000 人到 14,000 人之间。而中情局执行的无人机空袭作战行动炸死了 395 名巴基斯坦平民,考虑到美国在巴基斯坦并未进行较有规模的地面作战行动,这一数字说明中情局无人机战争已经发展到了外界必须给予足够重视的规模。这已经不再是几名 007 式的间谍的个人战斗,也不是几十名特种兵杀死几名反美武装分子的特种作战行动,而是一场隐藏于美国“反恐”战争背景下、由建制复杂人数庞大的秘密作战部队进行的高技术战争。

  2011 年 11 月,由于美在巴军事行动造成了更多的伤亡,甚至发生了炸死巴基斯坦边防军人的恶性事件,中情局一度暂停了在巴基斯坦的无人机作战任务。55 天之后,中情局的无人机重启针对巴基斯坦境内目标的轰炸任务。

错综复杂的中情局无人机战争发展进程

  对于作战无人机的价值,中情局和美军很早就有了清晰的认识,并给予了相当的投入。在历史上,中情局参与过许多以无人机为主要工具的作战行动,例如派出“火蜂”无人机侵入中国境内对重要目标进行摄影,但这些行动均以航空侦察为主要目的。1993 年,为了支持在前南地区的维和及作战行动,美军参谋长联系会议决定购买一种已经具备实用能力的空地侦察监视系统,最后看中了当时通用原子公司刚刚从 LSI 公司收购的 GNAT-750 无人机相关设备和技术。不久后,美军购买的 GNAT-750 无人机,转交给了中情局。后来 GNAT-750 演变成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作战无人机——RQ-1/MQ-1“捕食者”。

GNAT-750 无人机,机头上方还没有巨大的卫星天线整流罩

  在这一时期,中情局为了将 GNAT-750 的潜在能力充分发挥出来,下了不少功夫。与后来的“捕食者”相比,GNAT-750 使用的数据链通信设备要简单得多,因此中情局找到了一个折衷的办法,找来了一架 RG-8 动力滑翔机,为 GNAT-750 提供通信中继。用动力滑翔机作为中继平台显然不是一个理想的选择,RG-8 每出动一次,要花费 6 小时往返于基地与作战区域,真正有效的通信中继工作时间只有两小时,而 GNAT-750 已经可以留空 48 小时之久。地形和气象也给中情局无人机作战人员带来了很多困扰。最终中情局逐一克服了各种困难,为 GNAT-750 增加了更好的发动机、传感器、通信设备,乃至侦察能力很强的合成孔径空地成像雷达。值得一提的是,这个雷达源自于被取消的海军 A-12 先进攻击机项目。可以说,后来美国武装力量在伊拉克、阿富汗等战场所拥有的无人机作战能力,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中情局在这一时期的艰苦工作。

“死神”无人机已经锁定这辆皮卡,随时可以发动攻击

  中情局第一次广为人知——注意,中情局由始至终从未正式承认实施了无人机空袭行动——的无人机反恐空袭作战,发生在 2002 年 11 月 4 日,一架中情局 MQ-1B“捕食者”无人机从位于北非法国领地吉布提的美军基地出发,在中情局和美军人员的遥控下,使用“地狱火”导弹攻击了也门境内一辆汽车,炸死车上所有六名基地组织人员。几乎在美军入侵阿富汗的同时,中情局和美国空军开始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境内实施无人机空袭任务。而中情局担负了当时大部分的无人机空袭任务,是这一类型的行动中的骨干力量。这点在时任国防部长的拉姆斯菲尔德的一次访谈中得到了证实,他表示美国四大军种是入侵阿富汗的主力,但大部分武装型“捕食者”无人机都处于中情局的控制之下——有趣的是,他挑选了具体的字眼,从而没有正面证实中情局在直接实施、参与无人机空袭行动。在实际操作中,中情局控制的部分无人机来自于空军作战部队编制,此外两者还合作建立了联合控制机构,以统筹战区上空各种无人机的交通管制等较为基本的操作。

MQ-1“捕食者”是美国的第一种实用化的作战无人机

Google Earth 卫星地图显示在巴基斯坦沙姆西空军基地停放的三架 MQ-1“捕食者”无人机

  中情局所控制的无人机,大多数部署在阿富汗贾拉拉巴德空军基地和巴基斯坦萨姆西空军基地,从那里起飞出发奔赴往目标地区上空执行任务。而具体的飞行控制和作战操作,则由分别位于美国本土中情局总部所在的兰利地区附近的指挥中心,以及分布在阿富汗、巴基斯坦的基地内的中情局人员负责。所以中情局与美国空军一样,具备从美国本土遥控半个地球之外的无人机实施作战的能力。出于各种原因,中情局雇佣了一些民间承包商协助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行动,例如臭名昭著的“黑水”保安公司为中情局在巴国境内基地提供安全保卫服务,并协助装配导弹、炸弹等具体操作。中情局在巴基斯坦境内最重要的无人机作战基地,设在该国西部的萨姆西空军基地之内。中情局的无人机单位在这一基地运转了很长时间,直到 2011 年底北约飞机“误炸”巴基斯坦边防哨所事件之后才停止了运作。中情局一度在该基地安置了人数达到一百人左右的无人机作战单位,外加海军陆战队人员和私人保安公司职员。

  如前所述,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中情局是最频繁的在巴基斯坦境内发动无人机空袭的机构,而美国空军是在中情局开始这些任务一段时间之后,才更为积极的加入到对巴无人机战争之中。中情局对无人机战争不断加强的投入,最为直观的结果就是无人机空袭导致的地面人员伤亡数字直线上升。2010 年,仅仅在巴基斯坦境内、由中情局自身发起的无人机空袭,就杀死了约 1,000 人。如果我们对比一下阿富汗境内美军特种部队进行的“夜间特种作战”导致的死亡人数——约 2,000 人,就不难看出中情局无人机战争已经发展到了何等的规模。

  在华盛顿邮报进行的一次采访中,一名中情局官员很坦白的说,中情局变成了一个“可怕的杀人机器”,不再是躲躲藏藏搞情报的特务机关。这个官员随后意识到这么说不太有利于中情局的形象,赶紧改口说中情局是一个“可怕的作战工具”,但意思是很明白的——现在的中央情报局不再仅仅是情报机构,而是直接参与战斗的作战单位。而最主要的作战方式就是无人机空袭行动。

MQ-1 的远程控制站

  中情局的这一转变进行得并不一帆风顺,特别是无人机作战行动的起步阶段尤为艰难。在巴基斯坦地区,中情局在 2004 年至 2007 年,仅仅进行了 12 次无人机空袭作战行动。这些行动都是针对基地组织及与其相关的人员。当时布什政府对使用无人机攻击巴基斯坦领土上的基地组织目标有较大的顾虑,最主要的原因是当时的巴基斯坦政府由被视为美国政治盟友的穆沙拉夫总统所控制。显然穆沙拉夫政权无法向巴基斯坦国民解释为什么美国可以侵犯巴基斯坦领空、甚至直接杀死本国境内的人员,更无法控制群众对平民被美军“误伤”的愤怒情绪。基地组织和其它反美派系也会借此煽动民间的反美和反穆沙拉夫情绪。

2009 年 3 月被美国无人机摧毁的巴基斯坦村庄的房屋

  于是在这几年里,中情局的这些无人机作战行动被美国政府决策层套上了枷锁:只能在确认巴基斯坦境内的目标是“高价值”的基地组织领导人,或协助基地组织的关键人物时,才可以使用无人机对其进行打击。而且,中情局必须在攻击前向政府决策层证明通过各种手段,空袭对平民造成伤害的可能性已经被最大程度的降低了。在这些严格的限制下,中情局仅仅进行了这么 12 次空袭,结果相当的不理想,战果仅仅是确认炸死了三名基地组织或巴基斯坦塔利班重要人员,而炸死的平民——虽然中情局已经被要求最大程度的控制附带损伤——高达121人。这一平民伤亡数字来自于西方媒体对众多来自空袭地区现场媒体报道的统计,是一个至少有据可查的数字。其中在 2006 年 10 月,中情局派出的无人机错误的把 80 名巴基斯坦学生炸死,掀起了巴基斯坦国内强烈的反美抗议浪潮。

最新评论

欢迎广大航空迷投递稿件,内容可以是飞行器介绍、航空史、战史、航空趣闻、飞行器细品图片、与航空有关的文章都可以投稿。

投稿信箱:
arm007@vip.sina.com
afwing@gmail.com

扫一扫关注空军之翼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