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微信推荐

今日微博推荐

飞翔的“猪肉桶”,E-3“望楼”预警机的早期故事

发布时间:2017-10-16  原作者:李昭辉   点击数:

原创不易 认可价值 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 以及来自空军之翼

  译者注:本文原文发表在2015年9月刊的美国《空军》杂志(AIR FORCE Magazine)上,原作者是《空军》杂志的特约编辑约翰•科雷尔(John T. Correll)。科雷尔曾担任过18年的《空军》杂志主编。译文所配图片有改动。

  “谁有可能会反对E-3空中预警与控制系统飞机?这又是为什么?”

美国空军的一架E-3“望楼”空中预警机。在进入战术空军司令部服役之前的作战性模拟测试中,E-3扛住了近300架入侵者飞机尽最大努力对其发动的空袭和攻击
美国空军的一架E-3“望楼”空中预警机。在进入战术空军司令部服役之前的作战性模拟测试中,E-3扛住了近300架入侵者飞机尽最大努力对其发动的空袭和攻击

背景概述

  无论何时,倘若要列一张“最有价值的军用飞机”的简短列表的话,那么E-3空中预警与控制系统飞机(Airborne Warning and Control System,AWACS)一定会名列其中。当其于1977年进入部队服役后,空中预警机立刻就改变了整个空战的游戏规则——其机背上旋转的圆型雷达罩中的脉冲多普勒雷达可以在各个方向上探测到数百英里远的情况,并且搜索和跟踪在整个空域内每架正在进行机动的飞机。

E-3A“望楼”预警机的雷达天线
E-3A“望楼”预警机的雷达天线

天线罩内部
天线罩内部

  空中预警机是如此地擅长指挥战斗,以至于它可以成倍地放大其所控制的机群的战斗力。美国战术空军司令部的指挥官们声称预警机是“自从雷达出现以来最重要的单一战术方面的进步”。美国空军的预警机项目在管理上也运作得很好:第一架量产型飞机仅比预定交付日期晚了四个月,而且仅比预定成本超支了百分之四。

  从那时以来,空中预警机就参加了美军的历次武装冲突——从入侵格林纳达和海湾战争直到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E-3也是北约方面装备的首架被作为“联盟资产”的飞机,由北约多国人员组成的空勤机组共同驾驶。在2001年发生了针对纽约和华盛顿的恐怖袭击之后,美国方面不仅依靠自己的预警机队,而且还依靠北约的E-3进一步强化了针对可能发生的进一步的恐怖袭击而开展的不间断的空中巡逻。

  今天,在服役了接近40年之后,E-3空中预警机仍然很强大,而且广受好评——虽然并不总是如此。在发展早期,空中预警机不断被那些想要限制或直接毙掉该项目的人所打压。

  最早的预警机批评家之一是参议员威廉•普罗克斯米尔(William Proxmire,威斯康星州民主党人),他曾因为曝光政府中的浪费和欺诈行为而获得了很高的名望。普罗克斯米尔在1971年曾指控五角大楼在预警机项目中的浪费行为,后来还称预警机是一款“正在寻找自身的任务定位的飞机”。

最早期的AWACS项目批评者之一,参议员威廉•普罗克斯米尔(威斯康星州民主党人)。他称预警机是一款“正在寻找自身的任务定位的飞机”
最早期的AWACS项目批评者之一,参议员威廉•普罗克斯米尔(威斯康星州民主党人)。他称预警机是一款“正在寻找自身的任务定位的飞机”

  曾被《纽约时报》描述为是“与预警机项目展开了一场一个人的战争”的参议员托马斯•伊格尔顿(Thomas F. Eagleton,密苏里州民主党人)称空中预警机是一款“显而易见的迷惑人的小玩意儿,但没有真正的战斗效用”,是个“滑稽的玩意儿”,他甚至还说空中预警机是一个“不会贡献任何东西,在遭受攻击时幸存机会为零”的“灾难性失败”。

参议员托马斯•伊格尔顿(密苏里州民主党人),他就是那个被《纽约时报》描述为“与预警机项目展开了一场一个人的战争”的家伙
参议员托马斯•伊格尔顿(密苏里州民主党人),他就是那个被《纽约时报》描述为“与预警机项目展开了一场一个人的战争”的家伙

  新闻媒体和负责项目审查的美国总审计局(General Accounting Office)也在一旁帮腔,然而,要知道,在此前的测试性模拟演习中,大约300架入侵者的飞机也无法击败空中预警机——不过显然国会老爷们、新闻媒体和审计部门对此并没有留下什么印象。1976年,众议员帕特里夏•施罗德(Patricia S. Schroeder,科罗拉多州民主党人)提出要将空中预警机项目列为“年度火鸡”(Turkey of the Year),并试图取消该项目的所有资金。

众议员帕特里夏•施罗德(科罗拉多州民主党人),她将空中预警机项目称为是“年度火鸡”
众议员帕特里夏•施罗德(科罗拉多州民主党人),她将空中预警机项目称为是“年度火鸡”

  当福特、卡特和里根政府提出要将空中预警机作为对外军售物资向盟国出售时,反对之声顿时汹涌而起。1980年,批评家们反对向沙特阿拉伯提供空中预警机,同时他们认为把E-3A预警机出售给沙特将是一个无可挽回的错误,而且对以色列来说这将是一个致命的威胁。

  总的来看,对预警机项目的遏制还在继续着。一位名叫亚历山大•科克伯恩(Alexander C. Cockburn)的“权威人士”在1981年的一期《华尔街日报》上写道,空中预警机项目对承包商而言是一个“从天而降的灾难”和“大笔的意外之财”。他还说,空中预警机的真正秘密在于“它无法起作用”。

  面对如此多的非难,空中预警机项目似乎不可能最终修成正果了,然而在20世纪60年代规划对该项目的要求时,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其会遇到后来所面临的困境。

最新评论

欢迎广大航空迷投递稿件,内容可以是飞行器介绍、航空史、战史、航空趣闻、飞行器细品图片、与航空有关的文章都可以投稿。

投稿信箱:
arm007@vip.sina.com
afwing@gmail.com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扫一扫关注空军之翼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