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微信推荐

今日微博推荐

航空相片

发布时间:2017-07-26  原作者:高明明   点击数:

原创不易 认可价值 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 以及来自空军之翼

  当父亲“闯”入我的屋中,扛在肩上的头颅如一头掉了皮的洋葱,一双小眼透着混浊。有时我都觉得他矮小得快遁入地中,而他呼出的浊气在我认为,无非是要表现出很急迫的样子。尽管,他身上的负重很轻飘儿,却把他的背压驼了。岁月在他的脸上打印出几块老人斑,如一幅陈旧的地图,标划出这次来的“计划”。

父亲当年的英姿。注意后面机头上的两颗五星是机务评比考核得来的,而不是通常被用来代表的战绩标志
父亲当年的英姿。注意后面机头上的两颗五星是机务评比考核得来的,而不是通常被用来代表的战绩标志

轰-5轻型轰炸机
轰-5轻型轰炸机

  他背了一个小帆布的包,放在床上颤崴崴地从里面掏着什么?我说爸家里啥也不缺,你掏啥呀?

  父亲搬到外地,每到春天的季节,几乎都来看望他的孙女,今天来得迟些。说实话,我们父子之间有着一层“隔膜”。每到春天和冬季我总是想跟父亲过不去,许多沉积在心底的回忆总是翻腾出来,如春天辽西路上的“翻浆”,泥泞得陷进去就不好拔出来。过去的许多年,在那种恶劣地天气中,我常常身“挂”上冰冷的车梯与铁勾间,在锦州港口的专用铁路线上穿梭,异常辛苦。我是整个辽西地区第一个可以知道气候变化的人,也就是说在一天24个小时的任何时刻我都在室外作业过,春天的第一缕春风与冬天的第一缕冷气,都没有我感受得更加敏感和直接。于是,我觉得这些所有的生存体验都“拜”我父亲所赐。为什么一个本来可以在“天空之城”却非要让我来到“地狱之门”。风如刀割,挥汗如雨,让我饱受了人间冷暖。我曾被铁路信号机刮到,险些葬身车轮。我曾亲眼目睹装卸工人被吊车砸成肉泥,最危险的时候,港口干活的一些快刑满释的犯人“哗变”,武警开枪差一点击中我的左腿……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欢迎广大航空迷投递稿件,内容可以是飞行器介绍、航空史、战史、航空趣闻、飞行器细品图片、与航空有关的文章都可以投稿。

投稿信箱:
arm007@vip.sina.com
afwing@gmail.com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扫一扫关注空军之翼微信